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妻子美妙的胴体,换做一般人,一定会迫不及待的抱住对方。可是赵辉却突然呆住了。怔怔的望着妻子的胸口。

    由于妻子是面朝自己洗澡。所以赵辉看的一清二楚,李华那高耸挺拔的雪峰上,赫然印着十道深深的指甲印!

    十道明显的指引不规则的遍布双球。因为指印很深,导致雪峰的伤痕呈现紫红色。和雪白如玉脂般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赵辉有一种呼吸停滞的错觉。

    他不自主的幻想一副画面,一男一女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浑身一丝不挂。

    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男人紧紧抱住李华。在她丰满的雪峰上肆意揉虐,仿佛是他俘获的战利品,毫不吝惜。

    而妻子则因为痛苦和刺激发出了连绵不断的申吟,似在享受,又似乎在求饶。

    一股热血瞬间从脚底汹上脑袋。使得赵辉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用嘶哑的声音沉声道:“你胸上的指印怎么回事?”

    丈夫的话让妻子李华面色骤变。惊慌失措的侧过身去,下意识的双手挡住胸部。慌乱的说道:“没……没什么。”

    “没什么?我都看到了,到底是不是男人留下的?”看妻子慌乱的表情。赵辉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也跟着害怕起来。

    不过李华马上又反应过来,再次正面转向丈夫。笑着伸出手,把他拉到了身边。

    在洗手间外的时候。赵辉的本能反应已经非常强烈,恨不得立刻和妻子合二为一,在她美妙的胴体上疯狂输出,可看到十道指印和妻子慌乱的表情,原本的冲动早已被愤怒和担心所取代。

    他挣脱妻子的手,冷喝道:“我在问你话,他吗的快告诉我!”

    李华被丈夫突然的怒喝吓了一跳,急忙回答:“你先别激动,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的,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因为走得太匆忙,我正好撞上了一个喝酒的女人。那女人似乎也喝多了,踉踉跄跄,差点摔倒,慌乱间抓住了我的胸,这才没摔倒,不过我的胸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老公,那女人的指甲可真长,疼的我当时差点落泪!”李华故意晃了晃胸前两团雪峰,如浪花一般的抖动,向丈夫诉说委屈。

    如果是平常,看到这波涛汹涌的场面,赵辉一定会忍不住将之捧在手心用自己口舌尽情享用,可他现在没有半点这个心情。

    赵辉神色稍缓,凝视着妻子雪峰上的指印,皱眉问道:“你确定是女的?”

    “当然是女的!我又没喝醉,而且酒店外有灯,难道还会看错不成?”

    赵辉想了想,伸出一根食指,在其中一个指印上比划了一下,触及妻子柔软的胸部,就听她因疼痛微微申吟一声。

    “要不要紧?”看到妻子痛苦的表情,赵辉有些不忍,关切的问道。

    “没事,过两天应该就会好了。”李华随即又露出了笑容。

    赵辉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指印上,疑惑道:“为什么这女人的指甲这么粗,赶得上我的手指了。”

    “那女人长得五大三粗的,比我高一个头,手确实跟你的手差不多大。”李华笑着解释,“好了啦,我都说了是你误会了,我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呢。别多想,老公,要不要咱们一起洗个鸳鸯浴呀?”

    李华说着,手已经伸向了赵辉裆部。

    赵辉原本是有这个打算,现在完全没这个兴致了。

    虽然妻子的解释很合理,但他总觉得妻子对他有所隐瞒,因为刚才妻子一瞬间慌乱的表情不会是装出来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感觉妻子柔嫩芊细的手握在了自己上面,开始动作起来。

    热水顺着妻子的茹沟,然后流经玉臂,到了玉指所握之处,让他感受到了湿润和温热。

    赵辉迅速有了反应,再也忍不住,将妻子紧紧搂入怀中,双手开始在那饱满的雪峰上抚弄。

    或许是对妻子刚刚的解释有所怀疑,在和妻子相互抚慰中,他不禁又想起刚才自己脑海幻想的画面,热血上涌,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学着幻想中的男人蹂躏起来。

    妻子发出一声痛苦的惊呼,一把抓住了丈夫的手,有些不悦道:“你弄疼我了!”

    赵辉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待会小心一点,我受伤了。”妻子神色缓和,眼神变得温柔起来,双手搂住丈夫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和丈夫接吻。

    赵辉在妻子的攻势下浑身燥热,开始主动出击,热情回应妻子的攻势。

    叫声、水声,啪啪声……在小小的浴室回荡开来。

    一番云雨过后,妻子擦干净身体,穿上浴袍回到了卧室。

    赵辉没有立即回卧室,而是走到阳台处,点了根香烟,望着窗外浓浓的夜色,怔怔出神。

    随即,他听到妻子的呼唤声从卧室传来:“老公,进来睡吧,时间不早了。”

    “不急,我把这根烟抽完。”

    “哦,那行,我不管你了,先睡了哦。”卧室的灯随即就关掉了。

    等抽完香烟,赵辉这才回屋睡觉。

    因为今晚的不愉快,以及内心深处的担忧,让赵辉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迷迷糊糊睡着。

    早上,他是被妻子叫醒的。

    赵辉看了一下时间,才早上8点半,问道:“今天不是周末吗,起这么早干什么?”

    “军军,你来告诉你老爸。”李华拍了拍儿子军军的西瓜头说道。

    穿着背带裤的儿子手中拿着妈妈做的鸡蛋饼,走进卧室,说道:“大懒虫,起来啦,妈妈说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你们要带我出去玩!”

    “军军,妈妈最后一句可不是这么说的。”李华笑道。

    “我不管,我要你们带我出去玩嘛!”军军撒娇道。

    看着军军撒娇的可爱模样,赵辉笑了起来:“好好,起来,爸爸妈妈带你出去玩。”

    “好耶,可以出去玩咯!”军军格外兴奋。

    赵辉看着淘气的儿子,心里涌现出幸福之意。

    军军是他和妻子李华爱情的结晶,出生的时候有八斤二两,儿子遗传了他的身高和高挺的鼻梁,遗传了妻子白皙的肌肤和漂亮的大眼睛,从小就长得非常可爱,不过也很淘气。

    赵辉觉得军军是上天赐给他和妻子的礼物,不过想到昨晚的事,赵辉心里有种隐隐的不安,害怕他们美好的家庭会破裂。

    上午,赵辉和妻子一起逛街,他妻子自己没买东西,倒是给他买了一套西装,另外给儿子买了两件玩具。

    妻子工作努力,勤俭持家,自己舍不得吃穿,但却不吝啬为他和军军,以及父母买衣服保健品之类,结婚五年,赵辉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从没想过妻子会有出轨的一天。

    当然,赵辉只希望自己多虑了。

    试穿西装的时候,赵辉说道:“家里还有好几套西装,不用破费了。”

    “你要天天面对客人,偶尔换一套新的显得精神些,也更积极一点。”李华笑着说道,亲自为他扣衣服纽扣。

    “都是一些心理上有问题的客人,他们可看不出我穿新衣服有多积极。”赵辉说道。

    不过在妻子始终坚持下还是把衣服买了下来。

    逛完街,夫妻二人带军军去游乐场玩,军军玩的很开心,到中午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

    一家三口找了家西餐厅,吃了顿饭。

    刚吃完饭,妻子李华就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催她加班。

    李华挂了电话,跟赵辉说明情况,又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说道:“军军,妈妈要去加班,下午就不能陪你了,你让爸爸陪你吧。”

    “周末还加班。”赵辉皱起了眉头。

    “没办法,最近公司生意很好,每天都要出货,仓库人手忙不过来,让我去照应着点。”李华说着跟丈夫告别。

    赵辉说道:“我送你。”

    “不用了,我打车就行了,你和军军玩的开心点。”李华在儿子脸上亲了一下就走了。

    赵辉结完账,想了想,牵着军军去停车库取自己的车。

    如果是以往周末,他一定会带军军好好玩一玩,可今天他有些心烦,要去证明一件事。

    “爸爸,我们去哪里呀?”上了车军军问道。

    “先去个地方,待会就回家。”赵辉说着发动车子。

    半小时后,他赶到了西顿酒店。

    只见酒店门口果然是张灯结彩,上面还有滚动的led大字,祝愿新郎xxx跟新娘xxx喜结连理,新婚快乐!

    虽然看到这个,能证明妻子说的话有一小部分没骗他,但这并不能说明实质性问题。

    将车子停好,赵辉让儿子待在车里,说马上就回来,自己则是进了西顿酒店大门,找到了前台。

    “请问一下,你们酒店的负责人是哪位?”赵辉开口问道。

    前台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昨天不是有个年轻女人来找你们酒店负责人理论,说取消了她订的桌子吗,我是她老公,可能我妻子的行为有点过激,我是来替她向你们负责人道歉的。”赵辉解释道。

    他说这些自然是想证明一下妻子有没有骗他。

    令他欣慰的是,听到这话的前台马上说道:“原来你就是她老公,先生客气了,原本就是我们的不对,你老婆找酒店理论也是正常的。我们大堂经理今天有点忙,我看还是不用了吧。”

    赵辉松了口气,看来昨晚妻子那么晚回家果然是因为这件事。

    不过想到妻子因为胸前有指印表现的很慌乱,赵辉还是有点不放心,对前台坚持说要当面向大堂经理道歉。

    正说着,一个三十多岁,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过来,问前台道:“小婷,怎么回事?”

    “林经理,这位先生要找您,说是因为昨晚那件事,他要为他的妻子跟您当面道歉。”叫小婷的前台马上解释。

    小婷说话的同时,赵辉的目光也转移到了这位林经理的身上。

    林经理虽然没有妻子李华漂亮,但长得也很不错,身材很好,黑色职业套裙紧紧裹住浑圆的翘臀,裙下一双黑色丝袜美腿,显得十分性感。

    她留着齐耳短发,发尾烫卷,整个人显得很有气质,给人一种干练利落的感觉。

    见林经理走了过来,赵辉又解释了一遍。

    林经理也客套了一番,说完全不用。

    赵辉和林经理笑着聊了几句,然后说道:“对了,我还得感谢林经理昨晚送我妻子的一瓶香水,她说她很喜欢,因为我们的事,真是让您破费了。”

    “香水,什么香水?”林经理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

    听到林经理说的话,赵辉心里猛然一震,急忙问道:“难道昨晚我老婆临走之前,林经理没有送她香水吗?”

    “没有呀,为什么你这么问?”

    林经理的回答让赵辉一颗心跌入谷底,他甚至觉得,香水有可能是某个男人送的。

    二人可能在来酒店找林经理之前或者之后,去开了房,所以妻子的胸口才会有十道指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