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没什么,就是问问而已,可能是我弄错了。”赵辉反应过来连忙追问道。“请问一下。我妻子来的时候是几点。身边有没有什么人,走的时候又是什么时候?”

    赵辉问完,发现林经理古怪的看着他。

    他知道这个问题和前面的道歉完全联系不上。只得无奈解释:“林经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实际上我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我想查清楚,至于具体什么原因。我不方便在这里说。”

    听赵辉口气中的无奈,感受到他看自己还带着一丝诚恳和渴求的意味。林经理看着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这才回答道:“你妻子来的时候大概是晚上8点半左右,而离开是在晚上10点五十几分的样子,因为我当时看了表。所以有印象,要说她身边的话。确实有个人跟她一起来的,是个男人。大约三十多岁,戴着眼镜。长得很斯文。”

    赵辉听完之后,顿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虽然时间不上不容许妻子和男人开/房,但说不定他们本来是打算今晚幽会的。因为酒店桌子的事耽误了,所以只能在分别之前靠玩弄妻子的胸获得暂时的安慰和满足。这才能解释李华的胸部为什么会有十个指印,而且很像是男人的手。

    至于妻子昨晚说是一个醉酒的大个子女人造成的,赵辉是根本不会相信的。

    紧接着,他又想到一件很可怕的事。

    说不定二人回去之前,在车上发上了关系!

    赵辉的脑海随之浮现一副画面。

    妻子和一个陌生男子在车上玩车震,男子趴在她身体上用力撞击,妻子跪在车子的后座,因为刺激面色潮红,胸前饱满的雪峰随之颤抖摆动,被男子紧紧握住,肆意玩弄……

    想到这里,赵辉的脸色变得通红,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但身体却因为这种有违伦理道德的幻想居然有了强烈的反应,让他心中一惊,马上清醒过来。

    他非常诧异,自己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有反应。

    不过不等他思考,见赵辉脸色不对的经理已经询问道:“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林经理,我还想麻烦您一件事,能不能把昨晚8点到11点的监控录像找出来?我想确认一件事。”赵辉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自己愤怒而焦虑的情绪。

    “你是不是怀疑你妻子出轨了?”林经理看了赵辉一眼,忍不住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赵辉问出这句话,就有些后悔了,这么说不是承认自己怀疑妻子出轨了吗?被一个陌生女人知道,实在显得有些丢人。

    “我是过来人,看的出来,而且你每个问题都不离你老婆的行踪,我想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会找到这里来。”林经理解释道。

    林经理友善的眼神不带任何嘲笑,这让赵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激:“谢谢你的理解。其实,我和我老婆结婚有五年了,还有个五岁大的儿子,我以前从来没怀疑过她。”

    赵辉不知道为什么要跟林经理说这些,只觉得林经理是个可靠友善的人,或许因为这点让他消除了戒心,诉说自己的心事。

    也幸亏现在酒店没什么人,他们说话声音又小,所以赵辉不担心被别人或者前台听见。

    林经理说道:“我觉得你没必要怀疑你老婆,她和那个男人虽然昨晚是一起来的,但我感觉二人不像是情人,因为几个小时,自始至终没拉过手,二人交流的眼神也没有暧昧。”

    虽然林经理这么说,赵辉还是不信,若不是妻子胸上有指印的事实在难以启齿,不然告诉林经理,她很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

    “谢谢你的安慰,不过我还是想看一下监控录像,如果你能帮助我的话,我一定会感激不尽的。”赵辉说道。

    “行吧,看得出你挺爱你妻子的。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问问保安监控室有没有。酒店的监控录像太多,他们有时候会删掉一部分的,如果被删掉就不能怪我了。”

    林经理丰臀扭动,踩着高跟离开。

    从后面看,林经理的身材要显得性感的多,尤其是那翘臀,似乎比自己妻子还大一号。

    不过赵辉此时最关心的还是妻子的事,刚才只是无意间的想法,便不再多想。

    等待过程很漫长,何况儿子军军还在自己车里等着,赵辉等的有些不耐烦,有好几次想去监控室找林经理,最终还是忍住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林经理出来了。

    赵辉急忙问有没有找到,从林经理平静的神色中,他看到林经理拿出一个u盘递给了他,并说道:“昨晚的监控录像全在这里面,因为时间太长,怕你着急我也没来得及看,希望这会对你有作用。”

    赵辉将u盘紧紧握在手里,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但是他心里很清楚,一旦查出真相如自己的预想,恐怕这个u盘不是救命稻草,而会变成破坏家庭的利刃。

    赵辉虽然心里害怕,但并不后悔这么做。

    他现在根本无法考虑,一旦查清妻子出轨,自己会不会狠下心与妻子离婚,但是他迫切的想查清真相,妻子到底有没有出轨。

    “谢谢你,林经理。等我看完,一定会把u盘还给你的。”赵辉由衷的感激道。

    “没事,就一个u盘而已,不值钱。”

    虽然林经理这么说,赵辉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和林经理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酒店。

    实际上他心里有些不解,为什么林经理愿意帮助自己,当然,或许是这世上好人还是多,林经理只是单纯的帮忙,所以赵辉没去多想。

    上了车后,发现军军居然已经躺在后座睡着了。

    赵辉看见熟睡的儿子疲倦的脸蛋上还挂着一丝笑意,他的心情格外沉重。

    妻子的出轨就代表着家庭的破裂,他不敢想象,以前也从没想过,突然有一天自己会和妻子离婚,离婚后最苦的当然还是军军,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到底该怎么面对单亲家庭的父亲或者母亲。

    而且很有可能,离了婚父母还会各自重新寻找另一半,面对继父或者继母,军军又该如何面对和生活,这无疑会对孩子心理造成致命打击。

    赵辉是心理医生,自然明白孩子的童年受父母离婚影响,会出现孤僻、内向、自卑,沉默寡言等等不同程度的心理缺陷,甚至憎恨父亲或母亲其中一个人。

    他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不再乱想。

    或许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恶劣,真如妻子所说也不一定。

    赵辉稳定一下情绪,开车回去。

    回去的途中,天气突然变得阴沉下来。

    赵辉皱了皱眉,上午的时候还晴空万里,天气说变就变,很有可能待会要下暴雨。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妻子李华去公司加班,并没有带伞。

    但想到昨晚的事,赵辉又忍不住生气,他决定不去想妻子,先查清真相再说。

    不过还没到家,正如赵辉预料的一样,外面下起了暴雨,“啪嗒啪嗒”砸在车之上,响个不停。

    军军被惊醒了,揉着双眼,有些睡意惺忪的问妈妈呢。

    “妈妈中午就上班去了呀,你忘了吗?”赵辉微微一笑,“咱们待会就到家了。”

    正说着,谁知道他手机铃声响了,看到是妻子李华打来的电话,赵辉直接通过车载导航系统接听。

    “老公呀,你在哪里,下雨了,能不能来接我一下?”

    赵辉有些诧异:“你今天不加班了吗?”

    “集装箱下午到不了,没法出货,魏总就放我们走咯!”

    听得出妻子李华的声音很开心,军军连忙叫道:“妈妈,妈妈!”

    “军军在呀,妈妈待会就回来陪你,好不好?”李华笑道。

    “好!”军军大声应答。

    赵辉虽然觉得妻子的回来会破坏自己看监控录像的计划,但还是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就赶往妻子所在的公司。

    车子开到凤凰酒业有限公司门口,赵辉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说已经到了,要不要开进去。

    “老公,我看见你啦!”电话那头传来妻子兴奋的声音,接着赵辉透过下雨的车窗,便看到两个女人打了一把伞冲了过来。

    其中一位正是自己的妻子,而另一位,则是妻子的同事,就是昨晚赵辉给对方打电话的张琴。

    张琴跟赵辉打了个招呼,上了后座,看到军军笑着让军军叫自己阿姨。

    李华则是习惯性的坐上副驾驶,有些诧异的问道:“老公,军军怎么也在车上呀,吃完中饭你们没回去吗?”

    赵辉怕军军乱说,便立即解释道:“你走后我刚好拉肚子,就多待了一会。对了,张琴去哪里,回家还是?”

    他转移话题的方法很管用,李华说道:“小琴今晚在我们家吃饭,待会绕到菜场一趟。吃完饭,你送一下人家哦。”

    “没问题。”赵辉刚准备发动车子,坐副驾驶的妻子从他身边似乎捡起了什么东西,诧异道:“这是什么?”

    赵辉看到妻子手中拿的正是林经理的u盘,心中微微一惊。

    估计u盘是不小心从裤子口袋滑出来的,居然被妻子发现了。

    “咦,上面好像还有字,林—佳—音!”妻子顿时似笑非笑的看向赵辉,晃了晃手中的u盘,说道:“老公,这个林佳音是谁,为什么你会有她的u盘?”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