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清早,李华便拎着包包去上班。

    赵辉说道:“我送你吧。”

    “你不是要送军军去幼儿园吗?”李华疑惑的问道。

    “没关系,时间来得及。”赵辉牵着儿子军军。和李华一起出了门。

    “老公。等我十一放假。咱们去外面玩玩吧,听说去泰国旅游很价格很实惠,我还从来没去过呢!”在去公司的途中。李华对丈夫说道。

    “再说吧,离国庆还早。”赵辉有些冷淡的回应。

    “不早啦。只剩两个月了。听说国庆旅游的话,旅行社至少要提前半个月预定呢!”

    “泰国有什么好玩的。儿子去的话不要被人妖吓到了才好。”赵辉半开玩笑道。

    “去你的,说话每个正经。”李华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

    将妻子送到公司门口。赵辉接着把儿子送到幼儿园。

    等两件事处理完了,他才开车来到自己的店,拿钥匙打开门,进去之后,打开空调。坐了下来。

    然后,他便马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好友验证通过了,正是锦绣河山通过了自己的请求。

    “你好。”赵辉想了想。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你好,请问哪位?”锦绣河山回复。

    “我是希顿酒店的工作人员。请问是王正兵先生吗?”

    “对,我就是,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太太李华那天晚上跟您一起来酒店,但临走时的时候她把手机落在我们这了。我们联系不上她,正好听她喊过您的名字,然后在*中找到了您的*,希望您有时间赶快把手机领回去。”

    “你们可能误会了,李华不是我妻子,我们只是同学关系。”

    “原来是这样,那您能帮她认领一下吗,我们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她或者她的家人。”

    “不好意思啊,我和她那天也是几年来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很熟。你要不在她手机通讯录翻一下,找找有没有她家人的电话呢?”

    见到这条消息,赵辉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看来这男人说的和妻子一般无二,可是妻子回答自己时那慌张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

    赵辉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说不定妻子已经和王正兵核对了口供来欺骗自己,这样一来,就算自己刚问过王正兵的一些信息,似乎也没什么作用了。

    到底该怎么办,才能知道妻子和王正兵是不是串通起来在骗自己呢?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您好,请问是赵辉医师吧,我是肖姗姗的妈妈,前两天跟您约见面的。”

    “你好,大姐。咱们约好早上9点对吧,我现在在店里,你现在可以带着你女儿过来。”赵辉收拾心情,认真的回答。

    “我已经到凤凰路了,请问您店铺是多少号啊?”

    “36号,沿着凤凰路一直往西走,路边有一家叫心愈咨询诊所,就是我的店了。”

    “好的,谢谢了,咱们待会见。”

    挂了电话,赵辉不由叹了口气,暂时没想到办法只能先收起思绪,等处理完客人的事再想办法吧。

    不一会一辆白色的大众汽车停在了店门口,赵辉知道是客人来了,便拿出笔记本放在桌面,端正坐姿。

    店门开着的,随后他看到一名中年妇女拖着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少女往店门走。

    少女似乎很不情愿,一脸的不耐烦,被妇女生拉硬拽,总算进了店铺。

    赵辉立马起身迎接。

    妇女这才松开拉住女儿的手,满是愁容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您好,请问您就是赵辉医师吧?”

    “你好,吴女士。”赵辉看了两人一眼,目光在少女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

    少女长得还算漂亮,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却画了浓浓的烟熏妆,还画了口红,身上是亮闪闪的牛仔服,下身这是一条包臀短裙,裙摆短的直到大腿根部。

    不过无可否认,少女身材很好,前凸后翘,裙下两条修长的大腿裹着黑色丝袜,散发出诱人的光泽,根本不像她这个年纪应有的身材。

    “这就是你女儿姗姗吧,二位请坐。”赵辉说着去拿茶叶倒水。

    吴女士让女儿肖姗姗跟着自己一起坐下,女儿偏偏不肯坐,还从口袋中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根叼着嘴里。

    “你还像不像话?有没有一点高中生的样子!”吴女士忍不住了,一把夺过女儿口中的香烟扔到地上,斥责道。

    哪知道肖姗姗表现的出奇淡定,没任何生气的样子,正眼都不看母亲一下,望着门外冷哼一声道:“我已经按你的意思来心理诊所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吴女士眼圈一红,难过的说不出话来。

    赵辉将一切看在眼里,肖姗姗的表现正和前两天吴女士在电话中描述的一样,身为高三的学生,却有着比之一般青春期少女更加叛逆的性格,光这身打扮和表现的举止言行足以说明一切了。

    “吴女士,你先别着急。要不,您在车上先等着,我跟你女儿聊聊再说。”赵辉安慰道。

    “那行吧,拜托你了,赵医生。”

    “赵医生是吧,要是我妈不回去,我不会配合你进行治疗的!”肖姗姗双手交叉抱着手臂,使得胸前显得异常丰满,突然就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这话,吴女士急忙看向赵辉。

    赵辉眼神示意她不要着急,并说道:“吴女士,您女儿对您很反感,我看您还是先回去吧。等和她聊完,我会亲自把她送回去的。”

    吴女士这才稍微心安,又跟赵辉道谢之后,才离开诊所,开车离开。

    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肖姗姗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坐到了赵辉对面,淡然说道:“看吧,尽管看,看我到底有什么心理问题,我时间可不多了哦!”

    赵辉微微一笑:“你心理没什么问题,只是比较普通少年男女更加叛逆一些罢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你父母吗?”

    “关你什么事?”肖姗姗冷哼一声,压根没有半点配合的意味。

    赵辉是一名有着心理医师资格证的合格心理医生,以前遇到各种心理方面问题的人都有,所以尽管肖姗姗表现的很不配合,他也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

    赵辉笑着问道:“不回答我没关系,耐心听我讲就行了。对了,要喝茶吗?”

    赵辉说着给自己泡了杯茶,肖姗姗这时候却拿出手机发信息,根本不理会他。

    赵辉并不生气,很悠闲的喝了一口茶,然后目光一直盯在肖姗姗身上,默默的观察着。

    肖姗姗反倒不耐烦了,抬起头美眸狠狠瞪向了他:“你看什么看?”

    “我在看你是怎么在掩藏自己脆弱的内心。关于你家里的事,其实你母亲已经跟我介绍了。你爸小时候就跟你妈离婚了,你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在学校受尽白眼和耻笑,缺少父爱,你妈从小对你管教就很严厉,因为这样,造就了你叛逆的性格,她越是说你,你越加讨厌她,我说的对不对?”赵辉看着肖姗姗淡然说道。

    “你有没有说完,说完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走了?”肖姗姗不答反问。

    “肖姗姗,其实你再掩饰也没用,我可以看穿你的内心。你小时候受了太多耻笑,让你不得不建立一道心理防线来保护自己,实际上是怕自己内心受伤和痛苦。所以可以看出你外表比较要强和倔强。也许,你很恨你的父母,恨他们不为你考虑,在你从小就离婚,让你失去了拥有父母的快乐。但你要知道,不管你母亲,还是你父亲,都是爱你的。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也不可能离婚。夫妻之间,没有对错,你要明白,离婚后的他们内心也非常痛苦。”

    “你母亲和你相依为命,最希望的是用她的后半生来呵护你,照顾你,给你最好的,她其实为你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你应该换位思考一下,理解一下她的苦衷。”

    赵辉说了一番话之后,便不再多说,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目光一直盯在肖姗姗身上看她的反应。

    哪知道肖姗姗却突然冷笑起来:“赵医生,你说你能看穿我的内心是吗?”

    赵辉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看到肖姗姗站了起来,抬起一条黑丝美腿,架在自己面前,然后向上卷了一下她的裙摆。

    虽然是不经意的轻微动作,却让裙摆又上去一点,雪白的大腿又露出半截,甚至看到一点红色雷丝。

    肖姗姗穿的原来并不是黑丝裤袜,而是长筒丝袜,两条黑丝带连着丝袜一直延伸到包臀裙中,大腿雪白光滑粉嫩,性感的装束诱人至极。

    赵辉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怔怔的看着肖姗姗,额头流出了一丝冷汗:“你想干什么?”

    肖姗姗并没回答,自始至终,保持着一副妩媚的笑容,然后从上到下一颗一颗的解开上衣的纽扣。

    雪白的肌肤便一点一点的呈现在赵辉面前,让他居然不自主的有了一丝异样的反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