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辉无论如何也没法想象,一向看上去穿着比较保守的自己妻子的好闺蜜张琴居然会以裙下真空状态和他们一起吃中饭,而且很有可能内裤和丝袜都是她进洗手间之后拖得。

    因为在没进洗手间之前。赵辉清晰的记得张琴腿上是穿着丝袜的。而且当时整个人很轻松。和妻子有说有笑。

    但自从去过一趟洗手间,张琴虽然竭力表现出很自然的样子,但她的表情无疑出卖了她。

    等等!

    赵辉马上想到了刚才张琴和自己擦肩而过所打的那一通电话。尤其是那一句“你别逼我……”

    很显然,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张琴一定是被人所逼。才会在公共场所的洗手间脱掉丝袜和内裤,和闺蜜以及闺蜜的老公一起吃饭。

    不过这对于赵辉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尤其是这件事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以至于他的身体在那么一刹那有了强烈的反应。

    这种感觉似乎比和妻子亲热时来的更加刺激和强烈。

    “喂,老公,你在干嘛,怎么捡一根筷子这么慢?”李华疑惑略带不满的声音从桌子上传了下来,让赵辉顿时回过神来。

    他赶忙捡起筷子起身。脸上有一些发烫,竭力保持什么也没发生。保持微笑递给张琴。

    这时,她看见张琴的脸色不是一般的红。简直如同火烧云一般,嫩滑的肌肤配合艳丽的红晕。再联想到她此时裙下的风光,让赵辉觉得张琴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

    他终于确定了,张琴是故意的。很显然也是受人威胁所为。

    张琴没有接赵辉递来的筷子,甚至根本不敢看他。眼帘低垂,尽量保持镇定的说道:“这里还多了一双筷子,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李华在一边看着,感觉二人的表情都有些怪异,尤其是张琴的脸,像是熟透的红苹果,忍不住问道:“小琴,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可能是刚才吃什么东西过敏了,有点难受。”张琴说着放下筷子,起身说道:“李华,赵辉,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去药店买点药。”

    “小琴,你等下,我也吃饱了,我陪你一起去吧。”李华说着也站了起来。

    赵辉当然知道张琴根本不是买药,而是因为羞耻的无地自容,本能的选择躲开他。

    “那行,我送你们去吧。”赵辉说着叫来服务员结账。

    张琴无奈,只得等赵辉结完账,和二人一起离开餐馆。

    赵辉开着车,带着二人去药店。

    通过后视镜,可以明显感觉张琴浑身不自在,两条雪白光滑的大长腿交叠在一起,夹得紧紧的,还不时将微微往上缩的套裙往下拉,似乎很担心裙底风光再次走/光。

    虽然,妻子的事已经让赵辉心烦意乱,但是张琴毕竟是妻子的闺蜜,抛开二人的关系不说,张琴也算是自己的朋友了,上次张琴大腿内侧的鞭痕已经让赵辉有所触动,现在想来,事情绝对不止家暴那么简单。

    为了张琴,也为了她老公以及他们家庭的和睦,赵辉觉得这件事必须要管一管。

    所以买完药,将二人送到厂门口的时候,张琴刚要下车,赵辉却叫住了她,并说道:“老婆,你先下去,我有点事情跟张琴说。”

    张琴娇躯微微一颤,李华却疑惑的问道:“老公,聊什么呀?不会你对我还不放心,想要从小琴这边打探一下情况吧?”

    赵辉笑笑:“没有的事,上次送张琴回家,她说她们小区有个人得了抑郁症,说帮我联系联系,我问问情况。”

    “哦,是这样呀。”李华没多想,“那行,小琴,我就先进去咯,你可得好好帮帮我老公,生意做成了请你吃大餐。”

    张琴不自然的笑笑,点了点头。

    等李华离开后,赵辉脸上的表情变得认真而严肃起来,说道:“张琴,你是我老婆的闺蜜,也是我的朋友,你如果有什么苦衷的话,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你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琴坐在后座,再次拉了拉裙摆,不自然的说道。

    “你腿上的鞭痕,应该不是你老公造成的吧。”赵辉突然说道。

    “这与你无关,你不要多管闲事。”没想到张琴居然不买账,态度十分冷漠。

    这让赵辉有些惊讶,无奈之下只能说道:“在餐馆吃饭的时候,你进洗手间的之前打的电话,我恰巧听到了一点,而且去洗手间之前,你是穿着丝袜的,然而出来后,不但丝袜没了,还少了那个……别的。我知道你一定是受了别人的威胁。不介意的话,告诉我那人是谁,为什么会这样对你,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

    听到这番话,张琴的脸再次红了起来,眼中露出一丝感激的神色,沉默了一会,才说道:“赵辉,我真的很谢谢你,刚才我做了那么羞耻的事,你还拿我当朋友。但这件事真的和你无关,而且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了。”

    赵辉听了直皱眉,继续追问:“你不愿意说,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别人手里?你老公知道这件事吗?”

    “对不起,我快要迟到了,先走一步。”张琴没再理会赵辉,打开车门随即钻了出去,脚步仓惶的离开了。

    透过车窗,看着张琴狼狈逃离的背影,赵辉忍不住叹了口气。

    张琴越是这样他越想弄清事情的真相。

    本来,他想开车去找张琴老公,把这件事告诉对方。但如果万一从自己口中说出这话,而导致张琴的家庭彻底决裂,那自己就是罪魁祸首了。

    但不让张琴老公知道,他又有觉得非常过意不去。

    万一张琴老公真的被人戴了绿帽,那处境很有可能与自己类似,这让知道一些内情的他于心何忍呢?

    于是赵辉拿出手机,辛亏以前存过张琴老公的号码,所以他就随即给对方打电话想提醒对方。

    电话不一会接通了,赵辉笑道:“吴军,最近还好吗?”

    “赵辉啊,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啊?”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热情粗狂的声音。

    “没什么事,今天中午我和我老婆还有张琴一块吃了顿饭,我就是觉得她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吴军愣了一下。

    “气色有点差,呵呵,我自己感觉而已。对了,你跟你老婆最近怎么样啊?”

    “你指哪方面怎么样?”电话那头更加疑惑了。

    “感情方面。”赵辉试探性的说道。

    “挺好啊,怎么了?”

    “我觉得她有点抑郁的倾向,你最近最好多关心一下她。”赵辉当然不能直接说出今天发生的事,所以委婉表达了自己的善意,至于吴军是不是按照自己的做,就看对方是不是真的关心老婆了。

    “哦,那行,真是谢谢你啊,赵辉。”

    “客气了。”赵辉笑道。

    挂了电话,赵辉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起码提醒了一下吴军,也算尽责了。

    没想到就在这时,他手机铃声响了。

    看到是一个陌生来电显示,赵辉愣了一下,连忙接通电话:“喂,你好,哪位。”

    “赵辉,我在北郊秦河大坝,你来接我。”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强硬的女子声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