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辉本以为通过酒店的监控录像,便可以看到和妻子晚上去西顿酒店的男人的真面目。

    哪知道事情大大出乎他的预料,和林佳音在酒店大厅争辩的女子居然不是自己的妻子!

    至于是谁这并不重要。关键是当晚去酒店的人不是妻子。那么妻子那天晚上在哪里?她胸口的指印又是怎么回事?

    赵辉脑子里一团乱麻。有些不可置信的一次又一次的用鼠标拖动进度条,或向前,或向后。或几分钟,或半个小时。可无论拖动到什么位置。也依旧是那个陌生的女人。

    直至将整个录像拖动到最后,画面中仍然没出现妻子的身影。

    赵辉的手松开鼠标。立即从烟盒取出一根香烟,点燃之后边抽烟,边快速思考着问题的所在。

    李华加班晚归的第二天。自己就去了西顿酒店找林佳音确认。

    因为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而且如果直接说出怀疑妻子的话,恐怕还不一定见的到林佳音,所以他撒了个谎。并没有提及5周年结婚纪念日。

    在和林佳音见面的时候,赵辉已经下意识的认定。去西顿酒店因为订桌的事和林佳音争辩的正是自己的妻子,所以问了关于香水和那男人的问题。

    谁知道这一切居然会呈现这样的结果。估计连林佳音都把那年轻女人误认为自己的妻子了,也怪自己没解释清楚。

    确认和林佳音争辩的女人是别人只会。赵辉立马就想到,很可能妻子当晚跟自己解释的一番话也全是谎话。

    但问题来了。既然当晚不是自己的妻子,妻子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而且将之利用来搪塞自己呢?

    赵辉心中一怔,很可能李华当晚也在西顿酒店,或者在那里出现过,所以才会清楚的知道这件事。

    想到这里,赵辉又开始看监控录像。

    这次没有拖动进度条,而是仔仔细细一分一秒的观看,看到底画面中有没有出现过妻子的身影,哪怕是一秒钟也好。

    监控录像一个小时,赵辉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上面。

    将枯燥沓长的一个小时视频看完,赵辉还是没能找到妻子的身影。

    当然,这并不代表妻子没在酒店出现过,或许她是在摄像头拍不到的位置。

    赵辉没再思考下去,自己在这里想太多,还是没用处,不如去找酒店大堂经理林佳音问清楚。

    于是赵辉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便立即起身离开家,开车又赶去西顿酒店。

    到西顿酒店的时候,已经中午11点了。

    没想到酒店张灯结彩,门口停了十几辆花车,看样子又在举行婚姻。

    赵辉来到柜台前,询问那天的前台小姐:“请问一下,林经理在吗?”

    前台小姐也认出是前几天来的男人,解释道:“林经理在忙,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打电话过后两分钟林佳音就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是你。”看到赵辉,她有些惊讶,似乎还带着一丝尴尬。

    赵辉心里明白,估计是前几天在她家看到成年人玩具的事。

    “林经理,实在抱歉,又来打搅你了,我来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赵辉礼貌的说道。

    “关于你妻子的?”神色恢复平静的林佳音问道。

    赵辉点了点头。

    “行吧,你说,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林佳音和善的说道,用无名指将刚才因忙碌垂到额前的秀发勾到耳后,一个小小的动作,充满了女人味。

    赵辉正要问林佳音关于妻子的事,没想到就有人来叫林佳音,说婚礼司仪要找她。

    “你有事的话先忙去吧,我下次再来找你也没事。”赵辉说道。

    “实在不好意思啊,要不等下班吧,你来找我,我有时间。”林佳音满脸歉意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下班?”

    “晚上七点半。”

    “好的,那真是麻烦林经理了。”

    “客气什么,你上次还帮了我,我都没来得及感谢你。”

    和林佳音告别,离开酒店之后,赵辉心里有些郁闷,想要询问妻子的事,结果林佳音在忙。

    他上了车,没急着开车,而是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一根烟抽完,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戚雨桐小姐吗?”赵辉问道。

    “你好,你是哪位?”

    “我是李华的老公,我叫赵辉。首先非常感谢在我妻子去安江出差的时候,你热情招待她,还留她住宿。”赵辉礼貌的说道。

    “原来是赵先生,你太客气了,我和李华是朋友,难得碰到一次,当然要尽一下地主之谊了。”戚雨桐笑着说道。

    “对了,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前天晚上,我老婆在你那住宿的时候,好像有一条项链落在你们那了,不过她也不确认是不是掉在你家的,更不好意思给你打电话,所以我就厚着脸皮冒昧的打电话询问了。”

    “这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项链丢了当然要找,我马上叫人去你老婆住的客房好好找一下,待会就给你回电话。”

    “实在太感谢你了。”

    挂了电话,赵辉情绪稍微稳定了一喜。

    虽然妻子和自己说过很多谎话,但这次看样子没有说谎,毕竟还给了自己地址,就算继续招人串通骗自己,自己也要去实地求证的。

    现在他最想知道的还是妻子上次下班晚归的行踪。

    不一会,戚雨桐回电话说没有,赵辉当然知道没有,刚才只是试探,向对方道谢,自己这边再找找。

    “嗯,我也会帮你们找的,找到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赵辉收起手机,正准备回家,没想到电话又响了,这次是一个陌生的来电。

    当赵辉接通电话时便听到电话那头礼貌的问道:“您好,请问是赵医生吗?”

    “你是哪位?”赵辉疑惑道。

    “我在您店门口,看到上面有电话和联系人,所以给您打了电话。最近有很多问题困扰着我,听朋友说你是心理治疗方面的专家,就找过来了,请问您在哪?”

    原来是个投石问路的客人,赵辉马上说道:“你等我十分钟,我马上赶到店里。”

    “好的,那就麻烦您了。”

    赵辉马上开车往店里赶去,当到了他诊所的时候,看到门口正停着一辆红色的马自达。

    看车型,应该是mx-5系的,价格在三十多万,看样子打电话给自己的女人家境倒是不错。

    赵辉将车子停好,在他下车的同时,马自达车上,也走下来一个年轻的女人。

    有着一头橘黄色的大/波浪卷发,披散在肩头,戴着墨镜,穿的是一件米色的风衣,将身上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看到裙下两条白皙光滑的小腿,脚上穿的是一双十公分的红色高跟。

    赵辉有些疑惑,现在是九月份,天气还很色,一般年轻女性都穿比较清凉的衣服,这女人的穿着却是秋天的打扮,才会让赵辉觉得有些奇怪。

    随即,他走上前,笑着说道:“小姐,刚才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吧?”

    女人摘下墨镜,原本就很精致白皙的俏脸上便露出一双明亮的桃花美眸。

    她身材亭亭玉立,脖子上戴着一条嵌着钻石的项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衬托出雪白粉嫩的肌肤和高贵的气质。

    “您就是赵医生,久仰久仰,我叫宋茜。”说着,女人伸出了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芊芊玉指。

    赵辉礼貌的和她握了握手,感受到宋茜小手冰凉柔软,触感极佳。

    随即他便拿出钥匙打开诊所的门,请宋茜里面坐。

    赵辉给宋茜倒了杯茶,在她对面的沙发坐下,问道:“不知道宋小姐有什么问题想要找我咨询的?”

    看的出来,宋茜似乎因为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显得有点拘谨,双腿并拢,坐的很端正。

    “我听一个朋友说你本事挺不错,治好了他心理上的问题。”没有急着回答赵辉的话,低垂着眼帘,摆弄着手里的一杯茶说道。

    “你朋友是哪位?”赵辉有些好奇。

    “陆世明。”宋茜回答。

    赵辉顿时明白了,赵世明是他上一个客人,今年45岁,有着轻度的抑郁,在家人劝说下找到赵辉,进过两个月的心理治疗,已经完全康复。

    赵辉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一个月接到两单生意,对他来说很不错了。

    他点了点头,又听宋茜问道:“请问你这里怎么收费?”

    “要看你心理方面有什么问题,严不严重。一般的话是一万五的心理治疗费,为期一个月。严重的话,可能时间还要延长,价格当然也要翻倍了。”赵辉微笑着回答。

    见宋茜听了之后脸上出现犹豫的神色,赵辉以为她嫌价格贵,便微笑着说道:“现在随便找一个心理方面的专家基本都这个价,甚至有的更高。既然你是听陆世明的介绍,应该相信我的能力。”

    “价格不成问题,只是……”宋茜话说到一半,没再说下去,而是紧张的搓了搓自己的手。

    “只是什么?”赵辉皱眉道。

    “有些……难以启齿。”

    见宋茜脸都红了,赵辉虽然奇怪,但还是笑着安慰:“来我这里治疗的客人,很多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有抑郁中年,有叛逆少女,也有网瘾青年,还有严重失眠患者等等。既然你能来我这里,就说明你有要治愈心理上问题的决心,说出来的话我才好帮助你对不对?”

    “那好吧。”宋茜踌躇了一会,终于抬起头,说了一句:“赵医生,你能不能先把窗帘拉上?”

    “好的,没问题。”赵辉虽然清楚宋茜到底什么心理问题,但还是起身快步去拉上窗帘。

    当整个诊所暗下来的时候,宋茜起身站到赵辉的对面。

    赵辉正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哪知道宋茜却突然慢慢的拉开风衣的拉链。

    “你干什么?”赵辉格外诧异。

    不过他问话的同时,宋茜已经完全将拉链拉开,并用双手猛地展开了衣服。

    下一刻,赵辉目瞪口呆。

    宋茜的风衣里面居然真空一片,雪白的肌肤,丰满的雪峰,平坦的小腹,及下面诱人的春光一览无余,配合那高贵的气质,雪颈上熠熠生辉的钻石项链,顿时让人有种血脉喷张的冲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