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到了这个时候李华还打电话干什么?是来嘲讽自己戴了绿帽吗?还是想主动提出跟自己离婚?或者祈求自己的原谅?

    无论哪种结果,赵辉都无法接受。所以在呆呆看了电话几秒钟之后,反应过来的他立即按掉了电话。

    “谁打来的电话。怎么不接?”林佳音问道。

    “无聊的骚扰电话。”赵辉说着站了起来。“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你喝了酒不能开车,这么晚了又很难打到车。我看你还是在我这住一晚,等天亮了再走吧。”林佳音说道。

    赵辉想了想。恐怕即便现在回去,也很有可能面对妻子李华。但他现在如何能够做到心平气和的和李华谈她出轨的事。或者离婚?

    赵辉甚至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李华。

    他轻轻叹了口气:“那好吧,真是谢谢你了。”

    就这样。赵辉在林佳音家里住了下来,不过以他目前的精神状态,怎么能够睡着了?

    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熬到早上六点。赵辉便起床穿上了衣服。

    林佳音的房间没任何动静,估计还在熟睡。

    赵辉没有打扰她,轻手轻脚的离开客厅关上了门。

    回到家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半。这时太阳刚刚出来,晨曦的阳光并不炙热。相反阳光洒在人身上,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小区内晨练的老人、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拎着篮子去买菜的中年妇女……每个人脸上都绽放出淡然的笑容。彼此笑着打招呼,构成一幅和谐美好的画面。

    可此时赵辉的内心却是一片黑暗。和小区的景象显得格格不入。

    他深锁眉头,上楼的时候每往家靠近一步。心里就越发的沉重和忐忑。

    终于到了家门口,他深吸一口气。拿钥匙打开家门。

    进屋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妻子李华斜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穿的还是昨天的那套衣服,秀发有些凌乱,神色显得很憔悴,脸上还有风干的泪痕,看着格外惹人怜惜,不过此时的赵辉却恨不得冲上前一把掐死她。

    他坐到沙发对面,并没把李华叫醒,默默点了根香烟抽了起来。

    或许是将烟灰缸移过来的时候动静大了点,惊醒的李华。

    当李华睁开睡意惺忪的眼睛,看到是丈夫的时候,俏脸绽放出一丝笑容:“你回来了,昨晚去了哪里?”

    “你管我去了哪里。”赵辉将抽了两口的香烟直接掐灭在烟灰缸中,起身就准备回卧室。

    “老公,你相信我,我真的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李华眼圈再度红了,连忙说道。

    赵辉停下脚步,冷眼看着对方,质问道:“那你来解释一下,你跟那个男人在酒店开/房究竟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李华神色暗淡下来,低下头百口莫辩。

    “不用解释了,我不管你是跟他早就有一腿,还是你们因为喝醉了才会发生这种事,但无论怎么样,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再也无法挽回了。我也不想整天生活在怀疑老婆有没有出轨的成天提心吊胆的日子里。找个时间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吧,财产各自一半,孩子的抚养权归我,你也不用你给孩子每个月生活费,总之你好自为之。”

    尽管,赵辉很不愿意说这种话。而且说话的时候他几乎心痛到无法呼吸,但还是表现出毅然决然的冷漠神色。

    听到这话的李华眼眶中的泪珠顿时滚落下来,起身一把抓住了赵辉的手,哭着说道:“老公,不要跟我离婚,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参加同事的聚会,我应该下班回来陪着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赵辉一把推开妻子,心烦意乱道:“别哭了,再哭也没用!你真的想闹的话我会给你爸打电话,让你娘家人知道你做的丑事,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办!”

    越是这样,李华哭的越是伤心,被推开的她再次上去,这回直接跪在了赵辉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腿,苦苦哀求道:“老公,不要离婚,求求你不要离婚,我爱你,也爱军军,只要你不离婚,你以后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我可以在家做全职主妇,由我来好好照顾军军,你可以安心工作,以后我们一家快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求求你了,不要离婚!”

    赵辉的眼睛也瞬间红了,变得有些模糊。

    曾几何时,二人相恋,自己骑着电瓶车接李华下班,李华穿着白色连衣裙,在后座轻轻晃动着一双修长的美腿,脸上挂着浅浅的酒窝笑着说以后一起赚钱买辆车,这样你就不用辛苦天天骑电瓶车来接我了。

    自己说以后我来照顾你,你就不用上班了。

    曾几何时,二人一起步入婚姻殿堂,妻子穿着洁白的婚纱,在她父亲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向自己,在司仪的宣布下,在亲朋好友共同的见证下,二人互换订婚戒指,彼此挽着对方的手,共同宣读着圣神的试验:无论富贵或贫穷,无论疾病或健康,一定会深爱彼此,白头偕老,对彼此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回忆往昔,仿佛一切都在昨日,又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

    现在人醒了,梦也就散了。

    “对不起,我……做不到。”赵辉喉咙有些哽咽,不想再看到妻子悲痛,苦苦哀求的模样,抬脚挣脱了对方的手,立即转身离去,走出了家门。

    “辉,不要走!”李华哭喊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赵辉脚步顿了一下,而是决然关上了门。

    快步下楼的时候,赵辉脑子一片空白,用力抹了抹脸,直到坐上自己的车,抽了两根烟之后,心情才稍稍平复。

    这几天他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烟,还好他平时就有习惯车里随时准备一条烟备着,所以不用去买,估计现在也所剩不多了。

    随即,他把车子开到小区附近一家早餐店,草草吃了顿早餐。

    军军在父母那,今天父母送他上学,所以赵辉不用去接送,吃完早饭便回店里,趟沙发上倒头就睡。

    睡得迷迷糊糊,他被电话铃声吵醒了,是肖姗姗打来的电话。

    他用手抹了一下脸,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

    毕竟收了吴女士的钱,上次肖姗姗打来电话,他本来是想事后回的,结果给忘了,现在不能不接了。

    “赵辉,你快过来救我,我男朋友找了几个人要强女干我,我现在就躲在他家的洗手间!”电话刚接通,就传来肖姗姗焦急略带哭腔的惊恐声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