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听到吴军的话,赵辉面色瞬间就变了。

    妻子说在酒店门口被醉酒的女人撞到,才导致胸口有手印。

    而吴军又说他们在酒店并没有碰到喝醉酒的女人。这就完全说不通了。

    但如果按自己推测的可能。假设吴军和妻子有一腿的可能。也不排除他说的话是假话。

    因为吴军说在西顿酒店附近有事,为了图方便,所以约李华在酒店见面这种说法本来就不可靠。

    赵辉并不知道西顿酒店消费水平如何。但毕竟是正规酒店,按照吴军目前的经济条件。以及和李华的关系。绝对达不到在正规酒店请她吃饭的程度。

    如果说吴军在撒谎,而且两个人有一腿。吴军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的情况下,下意识说出实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如果二人没有一腿,那么就是李华在撒谎。她绝对不是和和吴军一起离开酒店的。或者很早就离开了。

    要是这种可能,那说明吴军也在撒谎,但为什么他会帮助李华撒谎呢?

    一时间赵辉头绪有些凌乱。完全整理不出思路了。

    但可以肯定一点,不是李华在撒谎。就是吴军在撒谎,或者二人一起撒谎。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如果是前几次,赵辉得知李华撒谎的话。一定会非常愤怒,可今天除了惊讶却没什么别的感觉。是自己对妻子撒谎的事已经麻木了吗,还是已经对妻子不抱希望了?

    无论哪种结果。都让赵辉心里有些害怕。

    适应妻子的谎话,彻底对妻子失去信心,即便最后查清如果妻子没有出轨,也会对今后的婚姻关系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

    赵辉深吸一口气,在无法确定自己的推测之前,他也没法和吴军翻脸,随即说道:“我和李华最近发生了一些矛盾,不过没你想的那么糟糕。谢谢你今天能回答我的问题,我想该走了。”

    赵辉要起身却被吴军拉住了。

    吴军笑着说道:“刚喝了一杯酒怎么就走了,我今天这桌菜可是特意为你做的。你是心理医生,我正好还有些事情要问你的。我都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了,我想知道的你总不能不告诉我吧?”

    听到吴军的话,赵辉才重新坐下,皱眉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别急嘛,反正你也不赶时间,咱们边喝边吃边聊。”吴军说着又给赵辉倒了杯酒。

    “来,喝酒。”吴军笑着举杯。

    因为得知妻子很有可能骗自己的事,赵辉心里相当郁闷,也没再拒绝,便和吴军继续喝酒,以求缓解内心的负面情绪。

    “你不是说上次发现我老婆的秘密了吗?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的?”吴军喝了杯中的酒,笑着问道。

    “你确定你想知道吗?”

    “当然!我老婆回来只告诉我按照我说的做了,倒并没说被别人发现了,更何况是赵辉你呢!”吴军显得有些兴奋,看着赵辉露出渴切的目光。

    “我和李华,还有张琴一起吃饭的时候,她的筷子不小心掉了,我就去桌下帮她捡,结果……发现她丝袜没了,裙子下面居然是真空的!”

    “哈哈,我就知道!其实她筷子之所以会掉是我让她这么做的。”吴军顿时兴奋的眯了口酒,笑着说道。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赵辉愣住了。

    “那是因为我想从别的男人口中听到我老婆这样的事,这让我觉得十分刺激和兴奋。赵医生,难道你不觉得吗?”

    “你可真是个变态。”赵辉冷冷道:“你这属于心理上的疾病,得治!”

    “不好意思,我没病。也不需要心理辅导,只是有点特殊的癖好罢了。”吴军笑着说道:“不过我很奇怪,你怎么知道我老婆是遭人胁迫呢?”

    “因为她开始去厕所接你电话的时候,我也正好在打电话,她跟我擦肩而过,被我听到了一点内容。原本我以为张琴受了别人的胁迫,还好心好意提醒你,没想到现在才知道,那个人就是你!”

    “哈哈,你当时打来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听的你口气就知道了,只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你当时是不是也觉得很刺激,别告诉我看到我老婆裙子下面什么也没穿你没反应?”

    “你真是个变态,以淫虐你老婆为乐!”赵辉当时确实有了反应,但只是本能的刺激和冲动,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对于吴军此时此刻的表现,让他深感有些无语,“如果你们的孩子长大知道他的父亲这样对他的母亲,他一定会非常讨厌你!”

    “你也只是说如果,我和小琴怎么可能把这种事告诉他呢?你别看小琴表面不愿意,我让她做那些羞耻事情的时候,估计她内心比我还要激动的多。”

    吴军越说越兴奋,吃了口小菜继续说道:“女人啊,就是需要好好调教,这样她才能从里到外服从你。就比如我们楼下一对小夫妻吧,三天两头吵架,女人动不动还动手打她丈夫。我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窝囊的丈夫,简直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还一味的忍让。”

    “你猜结果怎么样?结果就是后来女人出轨了,还把奸夫带到家里来提出跟他离婚,当时如果不是我们街坊领居劝阻,结果她丈夫就跳楼自杀了。”

    吴军说着直摇头:“赵辉,你说说这个戴绿帽的男人惨不惨?但这事能只怪他老婆吗,当然不能!要不是他一味的纵容他老婆,他老婆也不敢这么嚣张。”

    “换做是我啊,小琴要是敢出轨的话,我打死她!当然啦,小琴也不敢这么做,就是因为我不断的调教,才让她对我百依百顺,哈哈!所以说,女人得好好调教,才能变乖!你现在怀疑你老婆出轨,李华是不是已经有苗头了?要是她能像小琴一样经过调教,啧啧,那身材,那脸蛋,绝对……”

    “吴军,你给我闭嘴!”赵辉听不下去了,愤恨的瞪着对方,打断了吴军的话。

    吴军开始说的一番话的确让赵辉有所触动,但最后开始意淫妻子李华,他自然忍受不了了。

    “好好,不说了不说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干嘛当真呢,来,喝酒!”吴军笑着喝酒。

    赵辉听到刚才吴军的一番话,心里更憋屈了,忍不住又喝了两杯酒。

    当第三杯下肚的时候,赵辉撑不住了,直接趴在桌上烂醉如泥的睡了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就听到有些动静在响。

    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床头有一盏小灯开着。

    赵辉坐起来,觉得头很疼,门外传来的动静听的清楚了许多,好像是吴军和她老婆张琴发出的声音。

    赵辉醒悟过来,自己在吴军家里,估计是喝醉之后对付帮他扶到房间来睡了。

    只不过客厅传来的动静有些不对劲,吴军似乎在命令张琴,张琴有些不从。

    他皱了皱眉,穿上鞋不声不响的走到房门前,将房门轻轻打开一条缝隙,目光透过房门的缝隙接着便看到了一幕令他终生难忘的场景。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