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辉的诊所确实有一张折叠床,那是刚开店的时候买的,用来午休时睡觉。这两年赵辉用的很少了。但床一直放在角落没处理掉。想不到肖姗姗只去过一次看的就这么仔细,居然还一直记得。

    “你住在店里晚上怎么办?这几天谁来照顾你?”赵辉皱眉问道。

    “没关系,我这么大人了。不需要人照顾……”肖姗姗停止了哭泣,擦着眼泪说道。“我保证。只要我身体恢复正常了,立即搬回家。”

    虽然肖姗姗平时显得叛逆。现在却是最柔弱和伤心的时候,赵辉有些不忍,又想着她搬到店里之后。自己可以随时和她进行沟通。开导她,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行吧,就住我店里。不过没被子床垫怎么办?而且也不能洗澡。”

    “只要有水和卫生间就行了。被子床垫我宿舍就有,你跟我去学校拿一下吧。”肖姗姗情绪稳定了不少。

    “你既然有宿舍为什么不住宿舍?还有。自从我见到你就从没见你念过书,难道你不想读大学了吗?”

    “见到学校我就打心眼感到厌恶。一点不喜欢待在学校,一分钟也不行。我们班主任当初说了。只要我不在学校惹事,不给我添麻烦。无论我读不读书都可以,到时候照样能拿到高中毕业证。至于大学……”肖姗姗自嘲的笑了笑。“像我这种女生哪里有考大学的希望,与其被别的同学拿来当校花讲,不如知趣点不要待在学校。”

    赵辉皱了皱眉,想要说话却又欲言又止。

    肖姗姗刚遭遇被前男友带人差点侮辱,现在又做了流产,情绪正是最不稳定的时候,还是不跟她说教了。

    “你是不是在平原高中读书?”赵辉问道。

    “嗯。”

    “那行,我带你去拿被子。”

    赵辉带着肖姗姗去学校,车在校门口被拦住了,看门的门卫走了过来。

    肖姗姗打开车窗说道:“开门,我是这里的学生!”

    肖姗姗看样子在平原高中挺出名的,门卫一看到她便露出反感的神色:“原来是你这小丫头,又不好好念书,现在中午了才来上学。”

    “关你屁事!”肖姗姗不但丝毫不惧怕门卫,反而没好气的说道。

    门卫冷哼一声,说道:“我不跟你这小丫头一般见识,不过你要进去可以,但他不能进去?”

    “他是我哥,过来帮我收拾行李的,本小姐不读了还不行了吗!”肖姗姗恼火的说道。

    赵辉赶忙阻止了肖姗姗,打开车门,掏出一包烟递了一根上去,笑着说道:“我妹妹年纪小,她爸妈早就离婚了,家里每个人管教,一点不懂事,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计较。”

    门卫接过香烟,面色好了许多,问道:“你是她大哥?”

    “嗯,堂哥。”

    “大兄弟,我说句难听话,你这个妹妹要好好管教,不然今后走上社会也是个祸害。”

    “喂,你骂谁祸害?”肖姗姗大怒。

    “少说两句!”赵辉赶紧回车关上车门,说道:“麻烦师傅开下门,我们进去待会就出来。”

    门开了,车子开进学校,肖姗姗还在车中乱骂。

    “别骂了,就当没听见不就行了吗?”赵辉说道。

    肖姗姗面色气的通红,她停止了怒骂,反而哭了起来。

    “怎么又哭了?”赵辉郁闷道。

    “我在学校,平时还没受过这种气。我前男友以前总是帮我……呜呜呜。”脆弱的时候,肖姗姗少女的本性流露出来,极为委屈的边哭边说。

    为此赵辉只得苦笑:“待会到宿舍,要是你舍友看到你这样,说不定会笑话你的。”

    他这句话果然起了作用,肖姗姗用袖子用力擦了擦眼泪,不再哭泣了。

    赵辉先把车子在宿舍外停好,问清肖姗姗宿舍房间号之后,让肖姗姗在车上待着,自己下车去女生宿舍帮她被子。

    当然,一方面担心肖姗姗遇到宿管员再次惹麻烦,另一方面肖姗姗刚做了流产,身体很虚弱,不能大量走动。

    索性,现在还没下课,宿舍里没一个人,赵辉跟宿管大娘解释了一番,随后跟着宿管员一起进了宿舍把被子床垫装了起来拎出来。

    当他们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

    “你这两天就在店里好好休息,我下午还有事,要先走了。”赵辉为肖姗姗铺好床说道。

    “我钱花完了。”见赵辉要走,肖姗姗忙说道。

    “问你妈要,跟我说这个干嘛?”赵辉愣了一下,说道。

    “我不要,我从来没问她要过钱。”肖姗姗有些不悦的说道。

    “那你平时零花钱哪来的?”

    “她自己给的。”

    听到这话,赵辉顿时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你妈爱给不给?她生你养你并没有要求你的报答,反而希望你能够开心快乐,你却这样对待她,我真替她感到不值!”

    这话说完,肖姗姗出奇的没有朝赵辉发火,眼中闪烁着恨意说道:“你知道我爸妈离婚的时候,我才几岁吗?那时候我才6岁,刚上幼儿园的时候,每次放学看着别的小朋友有爸爸妈妈接送,我却只有奶奶接送我,那时候我心里有多难过你知道吗?我在想爸爸妈妈怎么了,为什么吵了架之后,爸爸就不要我了,妈妈也要天天工作,只有奶奶能够接我上学放学,我当时多么希望自己和别的家庭小朋友一样,能够得到父母的接送和关爱啊!”

    “不仅如此,因为父母离婚,我不得不告诉自己要坚强,在那些男孩子面前装勇敢,他们笑我没父亲,是个杂种,我就和他们打架,结果回去我妈不但不站在我这边,还哭着打我,你说说我做错了什么?”

    “等我年纪大了一些,上小学四年级知道了父母离婚的真正原因。我妈说她和父亲性子不和,经常吵架,二人觉得再过下去只会更糟糕,于是就离婚了。因为性子不合就离婚,赵医生,你听听多么可笑?性子不合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生下我?他们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却如此的自私,根本不顾自己孩子的幸福,你说,我到底该不该恨我妈?”

    一番话说完,肖姗姗饱满的胸起伏不定,脸色因气愤变得通红。

    赵辉顿时哑口无言,看着眼前的肖姗姗,仿佛看到了十几年后的军军。

    一个家庭的碎裂,父母的离婚,最无辜的那个人永远是孩子。

    虽然肖姗姗的父母并不是因为一方的背叛导致最终的离婚,但结果却是一样的,让他心里不由再次陷入了矛盾之中。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了你如果不离婚的话,今后的生活会更加艰辛和痛苦,还不如离婚?”赵辉想了想说道。

    “既然已经结为夫妻,那一定是早已下定决心要过好日子的,一家人在一起,有什么过不去坎?为什么不能为了我把这些不愉快熬过去?最后会变成什么样,不试一下又有谁知道呢?但他们根本不愿意尝试,就这样毫无顾忌的离婚,不考虑我的未来,我怎么能够原谅他们?小时候我妈还不许我去见我爸,她凭什么?难道我什么都要听她的吗?现在她管不住我了,又找你来为我做心理辅导,你说到底是我有病还是她有病?”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