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而此时的张琴正在遭受丈夫屈辱的对待。

    她跪在客厅的沙发上,浑身一丝不挂。

    因为玩具的折磨,已经让她浑身香汗淋漓。控制不住的身体有些颤抖。

    因为这样的姿势。使得胸前一对雪峰如同两只成熟的柚子。倒挂下来,随着身体的颤动而波涛汹涌,浪花滚滚。场面实在太过诱人。

    不仅如此,她还得按照吴军的命令。一边承受两只玩具给自己带来的折磨和身体上的享受。一边不断屈辱的和赵辉通话。

    “对,就是这样。你可真是够骚的。跟别的男人打电话是不是令你很兴奋啊,已经湿透了哦!”吴军银笑着在她耳边说道。

    张琴没法和丈夫说话,心里羞耻到几点。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正如吴军所说,越是这样,居然越是令她感到兴奋和紧张。

    她甚至幻想起玩弄她的并不是玩具。而是电话那头的赵辉。

    接着她便听到赵辉在电话那头问道:“你在干什么?”

    “没……没做什么,只是有点不舒服。”张琴忍不住又申吟了一声。

    “你丈夫在你身边?”赵辉又问。

    吴军贴在张琴耳边。自然也听到了,笑着朝妻子摇了摇头。

    “不……不在。”

    “我听到他声音了。”

    “他刚才到客厅来喝水。现在……又回卧室了。”

    张琴说完,吴军不由竖起了大拇指。笑着将那玩具一下子拔了出来,发的“噗”的一声似拔瓶塞的声音。张琴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随即又赶紧捂住嘴。下意识的扭动一下臀部。

    “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又遭受你丈夫的凌辱了?”

    “没有。”张琴娇躯一颤。

    “咱们还是*联系吧,我给你发信息。”

    “别……别,先别挂!”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电话里说的清楚一点。”

    旁边的吴军笑道:“对,没想到我老婆反应还很机智,跟你说清楚,如果和赵辉通话时间不到十分钟,要接受我的惩罚呢!”

    说着,吴军又将成年人玩具插了回去,李华翘臀一抖,差点忍不住又叫出来,幸亏咬住了红唇。

    “我觉得现在不适合打电话,明天再说吧,再见。”

    当电话那头挂断,张琴急叫:“喂……喂!”

    “挂了吗?”吴军脸上笑容没了,问道。

    “他……他好像知道了,把挂了。”张琴紧张的看着吴军,“老公,不要,不要惩罚我,我尽力了。”

    “少罗嗦,跟我去洗手间!”吴军说着一皮鞭抽在了张琴雪峰上。

    张琴惨叫一声,只得哆嗦着身体,老老实实跟在吴军后面,一路爬进了洗手间。

    赵辉挂了电话,心里格外郁闷。

    这个吴军简直就是疯子,上次喝醉在他家留宿赵辉已经深有体会,想不到这次居然一边玩弄张琴,一边让她给自己打电话。

    想到电话那头的张琴很有可能此时正光着身子摆出屈辱的姿势在和自己通电话,赵辉就浑身不自在,小腹还觉得一阵燥热。

    他深吸一口气,点了根烟抽完才回卧室。

    第二天,他送军军上了学之后又给张琴发了条*。

    “张琴,不好意思,昨晚匆忙给你挂了电话,只是觉得那种场合不合适。当晚李华和吴军在西顿酒店见面的事你都知道了吧。我不知道你丈夫为什么要为李华隐瞒,但是她显然知道一些事情,他们两个都在欺骗我。我不知道李华有没有背着我出轨,你是李华的同事和闺蜜,我想你不会看到我和她最终闹到家庭破裂,离婚的结果,我只想知道真相。能不能帮我这个忙,试着从你丈夫口中问出李华当晚的去向,实在感激不尽。”

    过了一会,张琴问了一句:“李华是不是知道我和吴军的隐私了?”

    “知道一点。”赵辉无奈,有些委婉的说道。

    “你说的?”

    “当然不是,是李华自己问吴军的,她以为你被吴军家暴,然后就和吴军在西顿酒店见面,接下来的事我昨晚都告诉你了。”

    “我帮你问问好了。不过,你要知道,无论怎么样,李华都是爱你的。每次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聊得最多的还是你。”

    “嗯,谢谢。”赵辉沉默几秒钟,感谢道。

    “我也拜托你一件事,关于我和我丈夫的事,希望你能保密,永远不要对外说出去。”

    “这个没问题。只是我想不明白,既然吴军都这么对你了,你为什么不选择跟他离婚?”

    “你不懂。”

    赵辉愣了一下,回复道:“是不是你对他及你儿子所做的事内疚愧歉,所以尽管受尽丈夫凌辱也不愿意离婚?”

    “你……你怎么知道的???”

    信息中连续几个问号表达了张琴对于这件事的震惊。

    赵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马上回复道:“那天我在你们家喝酒,吴军告诉我的。”

    *那头又陷入沉默,过了一分钟才说道:“与这两件事有关,但不是直接因素。我爱我儿子,也爱我丈夫,我不想他们因为我受到受伤,为了家庭的和睦和幸福,牺牲我自己个人的一点快乐又算的了什么。”

    赵辉不由怔住了,呆呆的看着这条信息半天不知道回复。

    他从张琴的信息中感受到她对家庭,对丈夫和儿子无私的爱。

    相较而言,自己根本没有张琴表现的宽容和大度。

    自己总是在离婚和不离婚之间挣扎和矛盾,即便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如果真的发现妻子出轨,他究竟该怎么办?

    他以前甚至想过找到李华出轨证据之后直接让对方净身出户,交出军军的抚养权,这么做和杀了李华有什么区别?难道两个人真的有这么大仇恨吗?

    他不由叹了口气,回复信息:“对不起,我不应该多问,你让我很钦佩。”

    “你不觉得我很下贱?”

    “当然不会,原来是同情你,现在更加佩服你。”

    “谢谢。”

    结束了*聊天,赵辉本来打算去诊所看看肖姗姗,想不到却接到马龙打来的电话。

    他二话不说,赶紧接通电话,问道:“马龙,调查的怎么样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先说坏消息。”

    “别急,中午一起吃饭吧,边吃边聊,还是上次吃饭的小餐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