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马龙和夜先生擦肩而过,进了赵辉诊所。

    不过无意间看向夜先生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正咧嘴对自己怪异的笑,马龙愣了一下。

    看着夜先生骑上一辆电瓶车离去。马龙不由挠了挠头。感觉对方很奇怪。

    “看什么呢。”赵辉问道。

    “没什么。”反应过来的马龙进了诊所。随手拿出一包红南京,扔给赵辉一根。

    二人在诊所吞云吐雾,赵辉问道:“你怎么找到我诊所来了。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快说说楚红芸的情况。”

    “能说什么。”马龙苦笑,“不过这次和前两次有些区别。楚红芸死的地方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她怎么会被猫胎人抓住。她当晚到底去了哪里?”赵辉疑惑问道。

    “谁知道呢。”马龙叹了口气,“原本她还准备告诉我们陷害嫂子的幕后主使。现在倒好了。”

    听到这话,赵辉说道:“我已经找到一些线索了。”

    “什么线索?”马龙神色一动,连忙问道。

    赵辉随即将自己发现的情况告知了马龙。

    马龙听了直皱眉头。问道:“你有什么打算吗?”

    “既然郁宏伟敢勾引我老婆。我绝对不会放过他!”赵辉咬了咬牙说道。

    “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还要破案,我不能麻烦你了。”赵辉说道:“你放心,我已经想好对策了。一定会让郁宏伟付出代价!”

    “阿辉,你可别胡来啊!”马龙担心的说道。

    “怎么会呢?我想的再清楚不过了。找到二人通奸的证据,告他!”

    马龙点了点头:“那嫂子呢。如果真的找到嫂子出轨的证据,你会和她离婚吗?”

    听到这话。赵辉顿时沉默了,神色暗淡下来。深吸了两口烟,最终叹息道:“我不知道。马龙。如果是你,你会离婚吗?”

    “是我的话当然离,我根本不能接受老婆出轨。”马龙说道。

    “你还没结婚,根本不明白我的感受。”赵辉深吸一口气,“她是我深爱的妻子,我们有家庭有孩子,加上恋爱,在一起生活六年多的时间,我实在没法接受她不在我身边的日子,而且如果离了婚,孩子怎么办?我也相信她始终是爱我的,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难言之隐。”

    “可作为一个男人,尊严被侮辱,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就算这件事抹平,感情的创口恐怕再也无法愈合。”

    看见赵辉痛苦的神色,马龙立即安慰道:“先别多想,虽然目前查到的线索很糟糕,但没找到证据之前,妄下这种定论也是不可取的。看开点,一切等水落石出之后再说。”

    “嗯,不说这个了。两个星期不到的时间,连续发生三起凶杀案,而且是同一个人所为,目前为止你们有线索吗?”

    “根据第一具女尸家属提供的信息,我们做了相关调查,死者生前没得罪什么人,一直表现的中规中矩,而且有个男友,上个月刚刚分手。但我们调查了他男友,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第二具尸体没有任何人认领,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前两起凶杀案还没找到第一案发现场,上午发现的楚红芸的尸体,凶案现在在郊区,草丛中是死者的血迹,没什么挣扎的痕迹,肌肉极度扭曲僵化,显然是因为凶手对她阴户进行的大肆破坏和活猫在里面的挣扎产生的极度痛苦导致的。案发现场没发现凶器,找到一个帆布的旅行包,里面有猫的毛发,判定是凶手装猫用的。猫是普通的流浪猫,和之前两起案件一样,所以我们决定先从旅行包下手。”

    “因为旅行包是新买的,所以要调查本市有卖这种的包的店面,说实话极为困难,要花费教长时间。两个星期不到死了三人。凶手的平均作案周期在三到四天左右。即便是以前碰到的连环凶杀案也没有如此频繁,案发现场采集不到指纹,更增加了破案的难度。”

    “这件案子引起了省厅的高度重视,还成立的专案组,下令一个月内必须破案,并尽早查出凶手作案规律,制止下一起命案的发生。但目前为止掌握的信息,除了死者都是年轻漂亮女性之外,相互之间并没有关联和规律。我们再次在全城发布通告,希望年轻漂亮女性能够谨慎一些,避免凶杀案再次发生。”

    说完马龙长长叹了口气:“我都被这三起连环凶杀案搞的一点脾气都没了。”

    “别多想了,我们先一起去吃顿饭吧,相信有专案组的介入,一定会早日破案,还余庆市人民一份平安和宁静的。”赵辉说道。

    “哎,希望如此吧。我就不跟你去吃饭了,还得赶回警局继续办案。”

    马龙急匆匆的离开了,赵辉摇了摇头,连他也感受到了这起连环凶杀案将要掀起满城风雨。

    下午的时候,赵辉接到了吴军打来的电话。

    看到吴军的号码,他就觉得恶心,不但没接,反而直接将对方拉入黑名单。

    随后的一天多时间,赵辉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的。

    虽然没什么事情,也一直拖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去,他担心自己一旦控制不住要朝李华发火质问妻子,从而打草惊蛇,功亏一篑。

    总算熬到了十月一号,赵辉一早便去了电脑城拿到窃听器。

    在耐心询问窃听器操作技巧后,赵辉便将其收起来第一时间赶回家。

    因为是国庆节,所以妻子和儿子都在家。

    当他到家的时候,看到李华正在和儿子在客厅做游戏,他心中极为难过,但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被妻子看出来。

    “老公,你大清早去哪了呀?”看到丈夫回来,李华问道。

    “去车站买了汽车票,中午吃过饭就走。”赵辉说道。

    李华叹了口气:“本来还想跟你和军军趁着国庆期间好好出去玩玩的。”

    “下次吧,会有机会的。”赵辉心里泛起一丝苦涩,在儿子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笑道:“军军,爸爸陪你做游戏好不好?”

    “好呀好呀,爸爸,我们来玩奥特曼的游戏吧,你当怪兽,我当奥特曼!”军军兴奋道。

    赵辉和军军做游戏的时候,便听李华说道:“对了,明天就是我爸七周年的忌日,你不在怎么办?”

    “你去吧,帮我拜祭一下爸,跟妈也说声对不起。”

    李华失落的点点头。

    趁着李华去厨房做饭的功夫,赵辉打发儿子去画画,随即便回到房间,找到妻子的包包。

    打开包包最里层的口袋,赵辉将硬币大小的窃听器小小心翼翼的贴在侧壁。

    因为窃听窃用一片薄薄的布包裹着,而且和妻子皮包里面的颜色一致,这样贴在侧壁的话,如果不是仔细摸索,根本难以发现。

    而且最里层的袋子李华基本上不装东西,更保证了窃听器的安全性。

    做好之后,赵辉微微松了口气,他躲到洗手间,戴上专门的耳机,然后拨打了李华的电话。

    李华的电话在房间的桩头柜上,而包包则放在手机边。

    铃声响起的一刻,赵辉听的清清楚楚,不由握了握拳头,这次一定能够成功!

    虽然有了自信和把握,赵辉也更加害怕,害怕事情真的如同自己所想,再无半点挽回的余地。

    但无论如何,郁宏伟一定要为此事付出代价。

    据王助理当时对自己说的话,郁宏伟昨天应该就回到了余庆市。

    吃过中饭,赵辉又在军军脸上亲了两口,一时间非常的不舍,但最终还是毅然决然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家。

    他把车子开到已租好房子的楼下小区,然后打车去租车公司取了那辆灰色的别克,开会租房的小区。

    上楼进了租房,赵辉将行李箱扔到一边,坐在沙发上拿出一根烟,点燃之后默默的抽了起来。

    现在自己给妻子腾出了足够的空间,既然郁宏伟都到了送戒指给李华的地步,那在自己不在的一个月期间,二人一定会再次联系,他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到最合适的机会给予致命一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