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呵呵,赵医生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上次来过你的诊所。还跟你咨询了两个小时。我姓夜。”电话那头的人笑着解释。

    赵辉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对方就是上次自己觉得他精神有点问题的家伙。说这世界不公平,又说什么要救世主。

    还跟自己说了女友出轨,用什么样的变态手段狠狠报复了奸夫之类的话。

    赵辉此时想不起对方长得什么样。但是对于对方表现出的行为和自己说的一些话,他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但身为心理医生。而且最近花了不少钱。赵辉不得不接受对方的请求。

    “那行吧,你等我一会。我马上赶过来。”

    碗里的面也顾不得吃了,赵辉立即下楼开车,赶往诊所。

    在诊所门口。他再次看到了夜先生。

    当看到对方的面容时。赵辉就想起来了。

    夜先生的面容属于很普通的那种,放在人堆里几乎就找不到了。不过一副黑框眼镜倒显得有点特别,平添几分斯文的气质。

    但赵辉心里清楚。眼前看似斯文正常的夜先生,脑子里不知道装的什么。

    看到赵辉下车。夜先生笑道:“赵医生,你可算来了。你好像换车了吧。我记得上次你诊所门口不是停的这辆车。”

    “你观察倒是挺仔细。”赵辉淡然说道:“我的车坏了,拿去修了。这辆是租来的。”

    “原来是这样。”

    “走吧,进屋说。”赵辉拿钥匙打开了诊所的门。

    二人进屋。赵辉请他在沙发上坐下,又给对方倒了杯茶。然后坐到他对面问道:“有什么想聊的吗,尽管跟我说就好了。”

    夜先生随即拿出六百块钱,笑着放在桌上:“还是老规矩吧,跟你聊三个小时。”

    赵辉也没客气,将钱收了起来,不过其中有一张钞票上沾着几点暗红的血迹。

    赵辉不由皱了皱眉:“这是?”

    “噢,那是姨妈血,上次我女朋友上厕所,不小心将钱掉垃圾桶里了。”夜先生笑着说道。

    “姨妈血?”赵辉不自主的松开手,那张百元钞票便落在了桌上,“你不是跟你女朋友早就分手了吗?”

    “哈哈,开个玩笑,赵医生别当真。其实我上次在菜场买了只活鸡回去杀鸡的时候钱不小心掉了出来,沾染到一点血迹。”夜先生笑道,“你要是觉得心理有障碍的话,我给你换一张就是了。”

    “不用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事啦,我给你换一张。”说着夜先生又拿出一张钞票,将茶几上那张带着斑斑血迹的钱收了起来。

    赵辉心里舒服了许多,给夜先生发了根烟。

    哪知道夜先生笑道:“谢谢啊,我不抽烟。”

    于是赵辉便自己抽了起来。

    “赵医生,我记得我上次跟你聊到我的前女友,不过没聊完吧。”夜先生问道。

    “没聊完?”赵辉疑惑道:“你用你的方式报复了前女友的两个男朋友,然后跟她分手了。”

    “我问你知道我是怎么对待这种出轨贱人的吗?”夜先生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追问道。

    “你怎么做的?”

    “报复完两个男人之后,我打电话给我前女友,说想给她一笔分手费。然后让她来找我。她结果说没空。我说我给她十五万。你猜这贱人怎么着?立马叫我去她住的地方。”夜先生咬牙切齿道。

    “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了。”夜先生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我拎了个包,包里带着给她的惊喜,去了她的住处。到了之后,她给我端茶倒水,对我态度好的不得了,还留我吃中饭,然后进了厨房做饭。”

    “不过我注意到,她跟我说话的时候总是注视着我拎的包。我知道她是惦记她的十五万分手费。但这表子欺骗我的感情,和其他两个男生交往,还想要我的十五万,你觉得可不可笑?我当然不会给她!吃饭的时候,我们喝了些酒。我知道她酒量不好,是我故意先提起喝酒的,然后就不断劝酒,和她干杯。期间她一直旁敲侧击问我钱的事,我就装疯卖傻,把包放在我身边。”

    “那包里真有十五万块钱?”赵辉被吸引了,忍不住问道。

    “我都说不会给她,怎么可能把钱带着呢?包里其实装的是……”夜先生顿了一顿咧嘴笑了起来:“装的是两块砖头。”

    “其实吧,我本来想等她喝醉了用砖头砸死这见货,我看到她对我笑,嘴里还吃着东西,就会想到她舔两个男人几把时候的母狗样!”夜先生眼睛红了,面容显得有些扭曲。

    “你不会真的这样做了吧?”赵辉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哪能啊!为了一个女人我后半辈子要在监狱里度过,你真以为我傻啊!”夜先生脸上的表情变换的很快,突然又得意的笑了起来:“实际上我把他灌醉之后,扒光了她狠狠艹了她一顿,涩她一脸之后,又把光着身子的她拖出了门外,带到楼下楼道门口。还用黑笔在她肚子上写了一行字:其实我是只鸡,欢迎街坊领居来我家里做客。”

    说完,夜先生哈哈笑了起来:“赵医生,你觉得我这个报复手段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最关键的是,我还锁上了她家里的门,真不知道等她醒来会是一副什么反应。哈哈!可惜我后来就走了,不知道结果,也不知道她最后怎么进屋的,估计没脸再住在那个小区了吧,哈哈!”

    赵辉听了直皱眉头,虽然他能理解夜先生的心情,甚至有和他类似的感受,但对曾经深爱的女人做出这种事,就算没结婚,赵辉也根本不可能这么做,实在是太变态了。

    “你这样做是违法的吧,她后来没有告你吗?”赵辉忍不住问道。

    “呵呵,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告我,就算告我我也不怕,除非她不要比脸了,一脚踏三船,这种女人放在古代是要被灌猪笼游街的,我这已经算是对她很客气了。”夜先生舔了舔嘴唇淡然说道:“更何况,第二天我就离开了那个伤心之处,来到了余庆市。”

    “你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赵辉没法给予任何评论,转移话题问道。

    “对啊,你能听出我的口音是哪里人吗?”夜先生笑着问道。

    “听不出来,你普通话很标准。”

    “谢谢夸奖。”夜先生微微一笑:“其实最近一段时间我挺无聊的,没什么事可做。”

    “你没上班吗?”赵辉疑惑问道。

    “上班多没劲,还要跟那帮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打工,我才不干呢!”

    上次和夜先生对话,赵辉就感到对方有一些愤世嫉俗,这次感觉更明显了。

    夜先生在诊所不经意的扫了一圈,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办公桌上,然后疑惑问道:“赵医生,你和你老婆还有孩子的合照呢,我上次来不是在的吗?”

    “上次我儿子放学在诊所完,拿着照片不小心把相框摔坏了,我就把照片给收起来了。”赵辉敷衍着说道,“咱们继续聊聊你的事吧。”

    他话刚说完,哪知道夜先生突然站了起来,皱着眉头一步步走到办公桌边上,低头注视着旁边的垃圾桶,表情有些古怪的问道:“你把你和你家人的照片撕了啊?为什么?”

    赵辉面色微变,这才意识到上次撕碎了照片没来得及把垃圾扔掉,想不到这个精神有点问题的夜先生居然关心这个。

    “小孩不小心撕的。”赵辉解释道。

    “我看不像吧!”夜先生仔细盯着赵辉的脸看了半天,“你脸色好像很难看。”

    赵辉尴尬的笑笑,说道:“夜先生,不用管这个了,你现在在余庆市靠什么生活?”

    他想转移话题,夜先生面色却沉了下来,问道:“你老婆是不是背着你出轨了?不然你不会愤怒到撕照片的,看你脸色就知道一定有问题。我看啊,漂亮的女人都是贱人,表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