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青年古怪的装扮,怪异的笑容,居然还认识自己。李华心里有些疑惑。问道:“你认识我吗?”

    “我认识赵医生。”青年微笑着解释。“在他诊所,曾经看到你们一家的合照。”

    “那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老公不在家。”李华说道。

    “我知道他不在家,我主要想找你。”

    “找我做什么?”李华有些警惕的问道。

    “能进屋聊吗?”青年笑问道。

    “天这么晚了。有些不方便,你有什么事在这里说就好了。”李华皱了皱秀眉说道。

    正说话间。楼下上来一个中年男人。李华认识,是住楼上的刘青山。一家四口人,有一个12岁大的女儿和五岁大的儿子,军军周末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去刘青山家玩。

    刘青山夫妇为人老实。他在一家电子厂上班。班次分早中晚,看回来的时间,估计是中班下班。

    刘青山上来看到李华。主动跟她打了个招呼。

    李华连忙回礼笑道:“刘哥,你下班了。”

    “是啊。”刘青山点了点头。又看了鸭舌帽青年一眼,说道:“家里来客人了啊!”

    李华笑笑。没有解释。

    刘青山随即便上楼了。

    看着离去的刘青山,鸭舌帽青年微微皱了皱眉。说道:“其实我是来找赵医生的,既然他不在家。改天再来拜访吧。”

    也不等李华反应过来,鸭舌帽青年便拎着包转身下楼。

    看着离开的青年。李华心里很纳闷,刚才还说不找赵辉,特意来找自己的,怎么又突然改口了。

    他只觉得这男人很怪异,但并没有多想,随即关上门进屋了。

    第二天早上,赵辉去父母家接军军上学。

    母亲忍不住问道:“小辉,你是不是跟小华吵架了啊?”

    “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赵辉立即否定道。

    “没有我怎么听军军说,你最近老是不在家,而且小华偷偷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哭啊?小辉,你可不要欺负小华。小华从别的城市嫁过来,娘家不在余庆市,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自从她当了我们家媳妇,家里的一切都收拾的仅仅有条,长得漂亮,勤劳能干,对于我们两老口也挺孝顺的,我对她一直都很满意。不要因为一些小问题发生争执,夫妻之间,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好好过你们的日子。”母亲劝说道。

    赵辉自然不会告诉母亲关于李华出轨的事,心里有些难受,低头说了一声:“我知道了,妈你别瞎操心。我带军军去上学了,快来不及了。”

    仓惶的逃离父母家,赵辉将军军带上车。

    军军问道:“爸爸,你是不是真的和妈妈吵架了呀?”

    “没有,我最近只是有点忙,所以没时间在家休息。”赵辉摸了摸军军的头,为他系上安全带。

    “可是为什么我每次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她就哭。而且有时候我还看到她一个人躲在房间偷偷的哭,爸爸,你不要和妈妈吵架了好不好?你们吵架,军军心里也好难过。”

    “好,我答应你。”赵辉勉强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那你今晚回家好不好?”军军随即又问。

    赵辉心里又是一酸,平时觉得儿子军军也就一个贪玩的孩子,想不到关键时刻这么懂事。

    “军军,我问你,要是让你选择和爸爸妈妈当中一个人一起生活,你选择爸爸,还是妈妈?”赵辉没回答儿子的话,反而认真的问道。

    军军毕竟是孩子,立刻被这话吸引了,想了想说道:“我想跟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可如果爸爸或者妈妈其中一方离开这个家了呢?”赵辉追问。

    “咦,爸爸,你怎么跟妈妈问的话一样呀?”军军挠了挠头问道。

    听到这话的赵辉心里一沉,泛起一丝酸楚,看样子李华和自己一样,也是已经做好了离婚的准备。

    “因为爸爸妈妈都很爱你,所以才会问一样的问题。你告诉爸爸呢,你选择和谁生活在一起。”

    军军小脑瓜思考了好一会,才认真说道:“我选妈妈。”

    “为什么?”赵辉皱起眉头,心里有些难过的问道。

    “因为妈妈给我做饭,替军军洗衣服,还哄我睡觉跟我讲故事,又给军军买吃的穿的。”

    “可爸爸会陪你玩,给你买玩具,接你上学放学。你就不能多想想爸爸吗?”赵辉带着一点醋意说道。

    没想到他话刚说完,军军突然眼圈一红,流下泪来,哭着说道:“军军不要你们分开,军军要和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

    赵辉心里尤为痛苦,急忙给军军擦眼泪,说道:“好好,军军不哭,爸爸妈妈绝对不会和你分开的。”

    军军这才停止了哭泣,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赵辉问道:“真的吗?爸爸是大人,不许骗小孩,我们拉钩!”

    说着,他就伸出了手指。

    赵辉愣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和军军拉钩,心里说道,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了。

    送军军进了幼儿园后,赵辉立即给姓郑的男人打了个电话。

    等了好一会,电话才接通,对方的声音有些深沉,疑惑问道:“请问哪位?”

    “郑先生你好,我是申通快递公司的快递员,有一个寄给您的包裹,不过包裹上的地址在拖运的过程中被弄模糊了,我想跟您确认一下您的家庭地址。”赵辉认真说道。

    “什么快递?”对方显然愣了一下,疑惑问道。

    “不知道是一个小盒子。”赵辉一本正经的回答。

    “知道了,那你记一下。”对方随即报出了自己的家庭地址:温泉路32号金鼎苑10幢三单元801。

    听到对方报的地址,赵辉心中一动,温泉路的金鼎苑确实就在西顿酒店附近,而且方向也没错。

    而他住的801和照片上阳台拍摄妻子的高度也很像。

    赵辉立即断定,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这个王八蛋,总算找到你了!

    “快递什么时候送过来?”随即听到郑先生问道。

    “大概中午的时候吧。”赵辉敷衍回答。

    “我那时候不在家,或者你放门卫。”

    “好的,知道了。”

    赵辉挂了电话,立即开车赶往金鼎苑探查地址。

    按照郑先生说的地址,50分钟后,他开车到了对方家的楼下。

    从楼下看8楼,自然什么也看不到,由于周围大楼的阻挡,也看不到一公里外的西顿酒店。

    他随即上楼,到了八楼。

    在没安排好自己的计划之前,赵辉当然不会冒然敲对方家的门,而是在8楼的走廊,透过窗子看对面的景象。

    这回他果然看到了西顿酒店,而且角度来看基本一致。

    赵辉咬了咬牙,看了看801的门牌号,就是这里。

    刚才在电话中听对方的口气,姓郑的应该在家。

    他脑子里飞速运转,姓郑的电脑里有妻子的照片,很有可能当初就是他为李华拍的照片,二人是奸夫银妇的关系这回无疑了。

    如何坐实二人的通奸罪名是个很大的问题。

    即便有电脑里的照片和韩东霖的口供,也没法说明二人确实通奸。

    可他对韩东霖使用的一套显然行不通,因为他对姓郑的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一些具体情况一概不知。

    何况论坛的照片不是他发的,没法以此为借口进行旁敲侧击。

    就在赵辉竭力思考的时候,801房间的门突然开了,接着他便看到一个微微秃顶,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赵辉心中一动,连忙走了上去:“你好,是郑先生吧?”

    “你是哪位?”郑先生不置可否的问道。

    “我是物业的,因为楼下阳台有水漏下来,怀疑是你们阳台地面有渗水问题,所以我想进去检查一下。”赵辉认真的说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