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认识黄磊?”赵辉听周小敏语气不对,连忙问道:“我发现最近我老婆和黄磊走的很亲近,所以想找你问问情况。”

    “李华有跟你提过她和黄磊的事吗?”周小敏反问道。

    “没有。他们俩之间有什么事?”

    “我怕说了会破坏你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毕竟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不说的话会让我们夫妻感情陷入进一步的危机。”赵辉沉声道。

    听到这话。电话那头周小敏沉默了。过了一会才问道:“我记得黄磊也是青州人,他毕业之后不是在青州上班吗,怎么跑到余庆市去了?你说他和你老婆走的亲近什么意思?”

    “李华曾瞒着我去咖啡厅见他。而且见面的时候黄磊叫她的小名花花。”或许是因为周小敏是李华大学舍友的缘故,又或许他真的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二人的关系。所以赵辉便向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吐露他发现的李华和黄磊之间的事。

    周小敏听了之后说道:‘其实。他们在大学时候是情侣关系。”

    “情侣?”赵辉心中一惊,脱口而出道:“李华不是说黄磊和大学时她的闺蜜是情侣吗?”

    “对。大一那会,李华并不是黄磊女朋友,黄磊的女朋友是我们另一个舍友叫苗雨欣。苗雨欣以前是李华的闺蜜。二人的关系非常好。有时候还经常睡一个被窝,如果不是苗雨欣交了男朋友,我真的会怀疑两人是同/性恋。开始的时候。包括我和李华,对于苗雨欣交的这样的男朋友感到很疑惑。因为有一次黄磊跟我们宿舍几个女生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用色眯眯的眼光看我们,还公然调/戏李华。这件事使得我们都很生气。为苗雨欣感到不值。”

    “而且从此以后,我们都很讨厌那个黄磊。不跟他多说一句废话。李华是最讨厌黄磊的人,每次苗雨欣要跟她提自己男友。李华总会说:你要再提他,我们闺蜜可做不成了。”

    “谁知道。到了大二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有一次苗雨欣请几个舍友吃饭,就李华没去。我和苗雨欣去宿舍找李华,结果发现黄磊在我们宿舍,而且他正在和李华搂抱亲热。当时那一刹那,我们所有人都懵了。李华和黄磊也坐了起来,李华面色通红,低下头不敢看我们的眼睛。当时苗雨欣的神色当真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问李华是不是黄磊要非礼她,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哪知道李华却默默的摇了摇头。”

    “从此以后,苗雨欣和李华的闺蜜关系便破裂了,李华搬到了别的宿舍,而且她也正式和黄磊交往了,后来听说他俩交往了一年时间,大学还没毕业就分手了。”

    听到周小敏的叙述,赵辉顿时皱起了眉头,李华大学时代的这段生活可算黑历史了,抢了闺蜜的男友,还是个龌蹉的男人。只是他想不明白,一向讨厌黄磊的李华为什么会和对方走到一起了。

    而且,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即便李华不愿意透露当年的事,可以简单的交代一下黄磊是她男友。

    可前些日子,她居然隐瞒自己只说黄磊是她以前闺蜜的前男友,从这两点看实在蹊跷。

    “你说了李华李华开始很讨厌黄磊,为什么却莫名的和她开始交往,可能人的性格都会改变,但以我和她结婚这么长时间的判断,她不可能会做抢闺蜜男友的恶心事。”赵辉追问道。

    “不光是你,我们也很纳闷。事后我还偷偷发短信问过李华,但李华说突然喜欢上了。”周小敏说道。

    “那他们之间为什么要分手?”

    “不知道,李华也没跟我提过。”

    “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黄磊是个什么样的人?”赵辉问道。

    “猥琐、涩狼、小气、自私自利,没男人气概的男人。”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给出了回答。

    “知道了,谢谢你周小敏。”

    “不客气。”

    赵辉挂了电话,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李华之所以没向自己透露她和黄磊以前的关系,是不是怕自己心里不舒服或者胡思乱想。

    但用谎言欺骗自己,更能说明李华和黄磊现在有问题。

    难道二人旧情复燃?

    赵辉想起了当初二人在咖啡厅见到的一幕,李华对黄磊很生气,黄磊拦住她,她用包打对方。可能是大学时代二人分手时遗留的怨恨,赵辉甚至猜想是因为黄磊交了别的女朋友,所以二人才会分开,李华因为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所以在对方拉住她手的时候便用自己的包包发泄怒火砸对方。

    因为窃听窃损坏,接下来包厢里面的事赵辉并不知道,按照现在掌握的情况来推断,黄磊很可能是跟李华解释了什么,不然出来的时候不可能那么心平气和。

    以前的事过去也就过去了,毕竟那时赵辉还不认识李华,但既然结了婚,如果李华和黄磊发生旧情复燃的现象,赵辉就无法容忍了。

    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二人重新见面后有没有再上过床。

    可现在的线索根本不足以让他继续追查下去。

    就在他毫无头绪之际,电话铃声响了,是余冰打来的电话。

    他立马接通了电话,却听电话那头的余冰焦急道:“赵医生,我弟弟失踪了!”

    “失踪了?他不是受伤躺在家里养伤的吗?”

    “我昨晚下班凌晨两点到家的时候就没看见我弟弟,打他电话直接关机状态。我想他受了伤腿脚不利索,这么晚了能去哪里?给他同事打过几个电话,都说不在对方家,也不在工作的餐馆。后半夜我又去他常去的网吧、kt**、台球室等地方都找了一圈,根本找不到他的人。他刚来余庆市连半年都不到,除了同事,没别的朋友,我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实在没办法了,因为他以前跟人说话也少,这两次跟你聊的最多,我就想他会不会去找你了,就给你打电话问问。”

    “你先别急,报警了吗?”赵辉冷静问道。

    “已经报了,大概四点钟左右报的,警察询问了我一些情况就展开调查了,但现在都没找到我弟弟。赵医生,前两天你跟他聊的比较多,他有没有跟你说过还生我的气,想要离家出走之类的话?”

    “没有,经过我两次开导,我觉得他情绪稳定了不少,不会有离家的想法了。而且他还受了伤,腿脚不便,就算想离开,也应该很困难才对,除非有人带他离开的,或者在别人的帮助下才有可能。”赵辉分析道。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过关系最好的朋友,或者一些最近玩的好的朋友?”

    “没有,我和他聊的时候基本都聊你们姐弟的话题,他有什么好朋友我倒真不清楚。”

    “好的,我知道了。赵医生,你要是后续得知或者想到我弟的一些情况消息,麻烦记得告诉我一声。”

    “没问题。”

    挂了电话,赵辉心里有些纳闷,腿脚不便的余光怎么会突然失踪了,上次离家出走情有可原,这次他情绪很稳定,而且还在养伤,出走的概率很低,除非是有人带他离开的。

    会是谁呢?难道上次他在餐厅发生冲突,客人打了他还对他怀恨在心,所以把他带走了教训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