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下午,赵辉先把儿子接回家,在家里陪军军玩游戏。一直等到晚上六点半。才看到妻子回来。

    李华见到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露出欣喜的笑容。而是一脸的冷漠,换了鞋子之后,便走进客厅。

    “妈妈回来啦!”军军很兴奋。小脚跑的飞快,扑进了妈妈的怀抱。

    李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摸了摸孩子的头说道:“军军。你先进屋画半个小时的画,我跟你爸有点事要说。”

    即便军军。也能感受到今天的妈妈和以前大不一样,点了点头,拿着画笔乖巧的进了自己卧室。

    赵辉心里有些沉重。以前都是自己向妻子质问。现在角色似乎颠倒过来了。

    “说吧,有什么事。”赵辉问道。

    李华坐到对面的沙发上,长叹一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你是在报复我。才会在*圈发那样的照片,我骗了你很多次。让你心灰意冷,我没权利责备你。这都是我咎由自取,与其这样。使得咱俩都痛苦,不如离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李华眼圈已经红了,但是强忍着没落下泪吧。

    听到妻子的话,赵辉愣了一下,想不到李华主动提出离婚。

    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赵辉不知道多少次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是无论怎么样,他都忍住了,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与其说是为了想找到郁黄二人和妻子的罪证来报复他们,还不如说这都是赵辉自己逃避的借口。

    即便李华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再怎么样对自己撒谎,赵辉潜意识里还抱着最后一丝丝侥幸心理,认为李华不可能背叛自己。

    然而,他到现在都犹豫不决不想做的事情却被李华亲口提了出来,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看着深爱自己,同时自己深爱的妻子,赵辉深吸一口气,苦笑道:“如果说我是被陷害的,你信吗?”

    “那我说我没有出轨,你会信吗?”李华不答反问。

    赵辉沉默了,二人没再说话,僵持了很久。

    李华开口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一分财产,我会净身出户,但孩子必须归我。”

    赵辉不禁想到了前几天问军军到底要爸爸还是要妈妈的问题,儿子给出的答案是后者。

    让他就这么交出军军怎么能够愿意?而且妻子本就不是本市人,让她净身出户,孤儿寡女就凭李华在凤凰酒业每个月几千块钱工资,怎么能够生活下去?

    到了真正离婚的时候,赵辉也不可能做出这么绝情的事,让李华净身出户。

    “你先听我解释。”赵辉没接过李华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圈照片上的女人叫余冰,是酒吧的小姐。她弟弟有些心理问题,有着严重的恋姐情节。前些日子,余冰找上了我……”

    就这样,赵辉将他和余冰的事情说了一遍,以及昨天晚上余冰请她吃饭的事,以及自己的分析。

    他说完又补充道:“我今天去了趟警局,让马龙带我做了尿检,相信明天就回有结果。你不信的话到时候我将检查的结果递到你手上。”

    赵辉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反而从口袋里取出一张信封,递给了赵辉,说道:“那你自己看看吧。”

    赵辉打开信封,面色陡变。

    里面一共二十多张照片,全都是昨晚他和余冰在酒店的床上亲热活动,一张张全是两具交缠的身体,明显可以看见赵辉和余冰的面容。

    “你怎么会有这些照片?”赵辉错愕问道。

    “有人寄给我的。”

    “谁?”赵辉急忙问道,难道是余冰拍了和自己上/床的照片还寄给了妻子?

    “厂里门卫。”李华淡然说道,“我真的不怪你,但是如果以后我想到这些照片,我心里会很难过。”

    “这件事是我错,我一直将她当成朋友,所以并没有提防那女人的用心,但因为这件事你想跟我离婚的话,我不会愿意。”赵辉随即说道:“在我没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我不会跟你离婚。”

    “真相?你还要什么真相?我们都已经变成这样了,你觉得一切还重要吗?”

    “重要。我不想受人摆布,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婚,我要查清到底谁在陷害我们夫妻,以及你和郁黄二人的关系。”赵辉语气坚定道。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对吗?”李华露出一丝凄然的笑容,问道。

    “因为你没跟我说实话。”赵辉深吸一口气,起身道:“我想我该走了。无论你怎么埋怨我,我都坦然接受,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我会找出幕后黑手,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完,赵辉便走出客厅,并关上门。

    出门的那一刻,他知道夫妻的情分已经名存实亡,但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认输,他一定要查清真相,发起反击。

    而在赵辉离开后,李华再也忍不住,坐在沙发上抱着头崩溃的哭了起来。

    哭声惊动房间里正在画画的军军,第一时间冲出来,没看见爸爸,反而发现妈妈坐在沙发上痛苦,很懂事走过去,两只小手抱住母亲的脑袋,说道:“妈妈别哭,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我找爷爷奶奶替你教训爸爸!”

    李华将军军一把抱入怀中,哭声在整个大厅回荡开来。

    赵辉从楼上下来,心情格外的压抑,天色已晚,都市绚烂的霓虹成了单调的背景。他坐回车上,有种喘不过的感觉,连忙点了烟,抽烟的同时,脑海不由浮现和妻子相识到结婚后五年一起的点点滴滴。

    这份爱意已经融入彼此的身体,化作浓浓的亲情让赵辉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

    突然间,他有点想哭,但还是强忍下来。

    这个时候,他想要买醉,但他意识到喝酒误事的道理。

    如果不是昨晚余冰请他喝酒,现在妻子也不会对他死心。

    他终于明白了,当夫妻间,一个人心死,会对另一方造成多么大的痛苦。

    所谓哀莫大于心死。

    妻子肯定也曾有过认为自己心死的想法,居然一个人苦苦支撑到现在,让赵辉自叹不如。

    他抽完一口烟,忍不住给林佳音打了个电话。

    电话没一会边接通了,赵辉叫了一声:“佳音。”

    “你怎么了。”电话那头明显听出赵辉声音不对劲,关切问道。

    “没什么。都快一个月了,也没跟你联系过,就想问问你过的怎么样?”

    “嗯,我……还好。你是不是因为你老婆的事心情不好?”

    “我能跟你聊聊吗?”赵辉说道。

    “你等一下,我女儿叫我,我看看怎么回事。”

    对方说完便没了动静,但是电话没挂,赵辉等了十分钟,问道:“你还在吗?”

    林佳音显然不在电话边上,没有任何回应。

    赵辉叹了口气,估计对方在忙,便把电话挂了。

    随便找了家饭馆点了一份盖浇饭,没吃两口赵辉便吃不下去了,便回住处洗了把澡。

    等到晚上9点半,马龙就打来电话约他一起去余冰家。

    二人约定在余冰住的筒子楼巷口集合。

    大约十点钟,二人便到了。

    因为巷子很窄,车子开不进去,二人便步行进入巷子,到了筒子楼,看到二楼余冰的住处大门紧闭,屋里没任何灯光,估计余冰早就上班去了。

    二人毫不犹豫的上了楼。

    站在余冰家门口,赵辉用力敲了敲门。

    等了好半晌,屋里灯亮了,接着门被人打开,余光拄着拐杖站在门后,有些诧异的看着二人:“赵医生,是你!”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