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见赵辉不说话,吴军让张琴主动出击。

    张琴极为羞愧,虽然不情愿。还是伸手去抓赵辉裤子。

    赵辉赶忙一把抓住。说道:“别这样!”

    见赵辉拒绝。吴军笑了笑,没再让张琴继续,而是让张琴去厨房。

    赵辉心中一惊。这变态的家伙要当着自己的面为张琴注射?

    张琴扭动着身躯,带着身后的玩具爬走了。

    赵辉愤怒道:“你这样的人就不得好死!”

    “死不死我不知道。但人活一世。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你说对不对?”吴军并不介意。反而笑着说道:“就好比你,明明自己老婆出轨了,头上已经长出了水草。还把她当珍宝一样。你就是个傻比,你这样的人永远不知道怎么驯服女人。”

    赵辉冷哼一声:“你的表演有没有结束,结束的话就赶紧告诉我!”

    “别急嘛。这才刚开始,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话刚说完。张琴已经从厨房出来,果然如同赵辉所想。手里拿着牛奶瓶和注射器,慢慢爬到吴军面前。

    吴军站了起来。让张琴露出笑意,然后为她进行注射。

    张琴开始还能勉强露出笑容。但随着肚子逐渐隆起,到了后面。已经像怀胎8月,她便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娇躯开始微微颤抖,趴伏在地上,强忍着疼痛。

    “屁股再抬高点!”吴军一巴掌拍打上去,发出“啪”的脆响,雪白的肌肤上出现五道红印。

    她竭力抬起臀部,眼泪都开始流了出来,痛苦的说道:“老公,快……快停,我支持不住了。”

    “叫我什么?”吴军目光一寒,狠狠踹了一脚。

    张琴摔倒在地,牛奶已经控制不住的有一点溅了出来。

    “主人,对不起,我……我错了!”张琴吓得面色陡变哭着求饶。

    “给我把地上的舔干净,不然老子今天弄死你!”

    张琴吓得赶紧去舔,也不顾的赵辉在看了。

    随着她的转身,身后又朝向了赵辉,赵辉心中的怒火正在积蓄,他竭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要做冲动的事,还是妻子的秘密重要!

    等张琴将地上清理干净,吴军朝她身上吐了口唾沫,骂道:“吗的,这还差不多。枉费老子调教你这么长时间,今天给我再坚持一会,别让客人看笑话!”

    他根本不顾张琴已经隆起很大的肚子,继续自己的工作。

    又是两分钟的功夫,张琴的肚子已经像怀胎十月的孕妇了,她蜷缩在地上,身体剧烈颤抖着,额头冷汗直冒,脸上挂满了泪水,用一种悲哀痛苦的神色看着吴军。

    吴军却变态的哈哈大笑,拿鞭子将其堵上。

    张琴撑不住了,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随着张琴的打滚,赵辉的怒火已经冲上头顶,他再也忍不住了,起身上前,一脚狠狠踹在吴军头上。

    吴军惨叫一声,摔在沙发上,连带沙发一起翻了过去。

    赵辉赶紧拔掉鞭子。

    一瞬间,牛奶碰了出来,溅到他身上。

    “艹你吗!敢打我,你特么是不是不想知道你老婆的秘密了!”吴军怒骂,想要爬起来。赵辉并不给他机会,一个箭步冲上,握紧拳头狠狠在他脸上砸了一拳。

    吴军半张脸顿时肿了,鼻子也歪了,流出了鼻血,重新摔回地上。

    这下他半天没缓过劲来,捂着嘴在地上惨哼。

    趴在地上的张琴没反应过来,依旧努力拍出牛奶,如同喷泉一般。

    赵辉还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男人,就连郁宏伟和黄磊,他都没动过要杀对方的决心。

    他目光扫视了一下屋子,看到桌上的二锅头瓶子,二话不说走了上去,将二锅头拿在手里,朝吴军大步流星走去。

    走到他面前,赵辉一把揪住他后劲的衣领,将吴军拖起来按在板凳上,使得后背对着赵辉。

    “你个变态不是喜欢玩重口味吗,我今天就好好满足你!”赵辉目光一寒,一把抓住吴军裤腰带,去扒他的裤子。

    刚才张琴伺候过吴军,所以他的裤腰带本来就很松,被赵辉轻而易举的扒下来。

    吴军感到不对了,急忙想要反抗,但赵辉却用膝盖压在他后背上,让吴军动弹不得。

    “不要!”张琴也反应过来,急忙喊道。

    可是为时已晚,只见赵辉用力一捅,吴军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半截已经没入。

    吴军喝的二锅头是蓝瓶装250ml的,和啤酒瓶很像,但缩小了一圈。不过饶是如此,这样硬生生的捅进去也不是一个成年男人能吃得消的。

    赵辉又加了一把力,用力一推,整个瓶底没入,吴军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继而双眼一阵发黑,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继而便看到身后有鲜血流出,他彻底被赵辉菊爆了。

    等到吴军晕过去,赵辉才算发泄了心头的愤怒,坐到沙发上喘着气。

    这时候,见到这一幕的张琴却痛哭起来,冲了过来,哭着喊道:“老公,老公,你没事吧?”

    看到张琴的焦急和满脸紧张的泪水,赵辉才反应过来,虽然吴军不是人,但毕竟是张琴的丈夫。

    他心里不禁生出一丝愧疚,站起来说道:“对不起,我刚才看到你被折磨,一时没能忍住,你去换下衣服,我现在就把他送医院。”

    等张琴换好了衣服,二人一起下楼,将吴军送去医院。

    车上,张琴一直在哭,赵辉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

    虽然吴军是张琴的丈夫,但是他对张琴的所作所为,连自己一个局外人都看不下去了,这种人真的没必要为他哭泣。

    送到医院急诊室的时候,连医生也吓了一跳,居然被一只白酒瓶子爆缸了。

    吴军的伤势有些严重,需要进行手术。

    虽然是为了帮助张琴,但赵辉还是主动付了医药费和手术费。

    一直待到凌晨两点,赵辉才离开,临走前安慰了张琴几句,又说道:“你想开点,吴军最起码好长一段时间没法再折磨你了,人是我伤的,我会赔偿你们损失的。”

    没想到张琴却一把抱住了他,头靠在他肩膀痛哭起来。

    身躯也跟着颤抖,苏胸随之起伏。

    张琴的哭声让赵辉有些心疼,毕竟是见证了张琴家庭的惨况和已经被丈夫折磨的有些扭曲的心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