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辉心里有些郁闷,但这事他也不打算告诉母亲,便说道:“妈。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是我和李华存在的一些问题。觉得没法过下去了。”

    他离婚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从明处转到暗处,不再成为郁宏伟攻击的目标后便能更好的调查事情的真相。

    “我不管这些。反正我认定花花是我的媳妇,你们不许离婚。否则你就别认我这个妈了!”母亲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

    “行了。再说吧,我现在还有事。”赵辉说完便挂了电话。坐在床边点了根烟,安抚一下内心,抽完去刷牙洗漱。也没吃饭就在网上找了家律师事务所。打电话联系过后得知对方的地址,立即开车赶了过去。

    律师姓杨,是个中年人。长得和善可亲。

    二人稍微聊了一下,杨律师得知赵辉的情况。虽然怀疑妻子出轨,但没有确实的证据。反而自己跟余冰上过床,跟林佳音有感情纠葛。离婚的话会对赵辉很不利,无论财产分割。还是抚养权的问题,李华都占很大的优势。

    赵辉皱了皱眉。说道:“你先帮我拟定个离婚协议,其他的再说,我不想跟她闹到法庭。”

    “但现在的情况,如果你需要孩子的抚养权,这官司就很难打了。”杨律师说道。

    “知道了,先按照我说的做吧。”赵辉郁闷道。

    离婚协议拟定的是财产对半分,孩子抚养权交由赵辉,不需要李华每月拿出生活费供养孩子。

    协议简单明了,但能不能顺利施行,就是个问题了。

    赵辉付了300块钱,杨律师给他一张名片,需要打官司可以找他。

    赵辉从律师事务所楼下下来,坐在车上看着离婚协议,一时间有种难以呼吸的心痛感觉。

    没想到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居然是李华打来的。

    想了想,赵辉还是接通了电话。

    “辉,我妈病情恶化了,已经送去了医院,能不能送我回青州?”李华的声音十分着急,还带着一丝哀求的意味。

    按理说,回青州的话包个车子,或者去车站坐长途汽车,到青州也就几个钟头的时间,不过赵辉知道李华打电话的目的其实是希望自己跟她一起回去。

    赵辉虽然不想理会妻子,但李华母亲暂时还是自己的丈母娘,而且对自己一直都很好,赵辉不可能不管的。

    “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哪。”赵辉问道。

    “我在去接军军的路上。”

    “你接到军军在幼儿园门口等我,我半个小时左右到。”

    赵辉马上开车赶往军军的幼儿园。

    等到了幼儿园之后,赵辉一眼看到了牵着儿子在校门口等待的李华。

    赵辉打开车窗,朝他们招了招手。

    李华似乎有些走神,并没注意到不远处赵辉的车子,倒是军军第一时间发现,兴奋的喊道:“爸爸爸爸!”

    李华这才反应过来,牵着军军上了车。

    赵辉看到李华的脸色很差,憔悴中还有未擦掉已经干掉的泪痕,看着着实令人心疼。

    她上车和军军坐在后面,一句话不说。

    倒是军军,开心的说着学校里发生的事。

    “爸爸,今天老师奖励我两朵小红花呢!”

    “真的吗,军军可真厉害。”赵辉露出一丝敷衍的笑意。

    如果不是军军一直说这话,车厢里恐怕要十分压抑。

    赵辉忍不住问道:“要不要回去拿两件衣服?”

    “不用了,直接去青州就行了,我已经跟军军班的老师请好假了。”李华回答道。

    赵辉没再多说,专心开车。

    随即,李华对军军说道:“军军,咱们今天去外婆家,你先在车上睡一觉吧,到了我叫你。”

    “外婆家?外婆家好远啊,妈妈,我们去干什么呀?”军军疑惑的问道。

    “外婆生了很严重的病,我们要去看她。”

    李华又劝又哄,过了一会,军军躺在后座终于睡着了。

    车厢变得格外安静,两人都没说话。

    赵辉打开了车里的音乐,以缓解车内的压抑。

    正好是一首袁娅维翻唱的《说散就散》。

    ……

    没办法,好可怕。

    那个我,不像话,一直奋不顾身。

    是我太傻……

    说不上爱别说谎,就一点喜欢。

    说不上恨别纠缠,别装作感叹。

    就当作我太麻烦,不停让自己受伤。

    我告诉自己,感情就是这样,怎么一不小心太疯狂……

    这歌不放还好,刚放出来,就听到李华小声的抽泣。

    赵辉觉得有些心烦,直接把音乐关了。

    李华的抽泣声终于逐渐停止,车厢恢复安静。

    然后他听到了一句:“谢谢你。”

    是李华说的话,打破了车厢的压抑。

    “谢我什么?”赵辉皱了皱眉。

    “谢谢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陪我回青州看我妈。”

    “我只是带军军去看他的外婆。”赵辉违心的说道。

    李华擦了擦眼泪,转而说道:“我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

    “去见我妈的时候,千万不要提你要和我离婚的事,好吗?”

    “我知道你妈的情况,不可能乱说的,你放心就行了。”

    “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几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青州,此时天已经黑了,青州市一片霓虹绚烂,车流不息,和余庆市的夜景一般繁华。

    李华在车上一直没睡,让赵辉开车直接去第一人民医院。

    半小时后,三人到了医院,李华提前叫醒了军军,由赵辉抱着,三人一起在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李母。

    李母床边挂着水,还有心电监护仪在工作着。

    她的脸色很难看,伴有水肿的现象,眼窝深陷,神色带着痛苦的表情。

    赵辉三人的到来让她痛苦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想要从床上坐起来,赶忙被赵辉和李华阻止了。

    “妈,你要不要紧?医生怎么说?”看到母亲全身浮肿的模样,李华控制不住了,顿时流下了眼泪。

    “傻丫头,哭什么呢,妈不要紧,医生都说没什么事,快别哭了。”李母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妈看到你们能来,真的很高兴。军军,过来,也没听你叫一声外婆啊?”

    赵辉抱着军军靠到床边,军军乖巧的叫了一声:“外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