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是谁?马龙别卖关子了,查到就说出来吧!”赵辉有些焦急道。

    “这两天经过我的调查,询问过夜色酒吧的酒吧。结果发现。迷药的最终来源居然从徐志明手里流出的!”

    马龙语不惊人死不休。让赵辉震惊万分。

    “你是说是星皇娱乐会所的那个高管,李华的客户!”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赵辉忍不住问道。

    “是啊。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很诧异,当真令人想不到。”马龙接着说道:“照这种形式看来。嫂子和徐志明及叶易成一定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不过阿辉你也不要乱想。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一切没证据的推断都是自己的主观意见。没什么价值的,反而会让你失去冷静。”

    听到马龙的话,赵辉不禁笑了:“放心吧。我没有乱想。我现在相信我老婆。绝对不会背叛我。”

    “我靠,阿辉,你怎么一下子就顿悟了啊?到底怎么回事?如果我换做你的立场。即便是警察恐怕也不能如此理性的看待这件事。”马龙惊讶道。

    赵辉微微一笑,将这几天在青州发生的事跟马龙说了一遍。

    马龙听了又是惊讶又是愤怒。同时为赵辉感到开心。

    惊讶愤怒的是居然有人在青州偷袭赵辉,还把他们夫妻打伤。高兴的是李华英勇无畏,救夫心切的举动让赵辉心态发生了乐观的转变。

    “我就说。嫂子肯定不会背叛你,你能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她这么孝顺。愿意把自己的肾捐出来,而且不顾性命的救你。光是这两件事,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了。”马龙笑着说道。

    赵辉有些感叹:“是啊,人类的思想可真是个复杂奇怪的东西,即便我是心理医生也没法冷静的置身事外,处理自己的事情。之前我觉得李华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水性杨花的女人,我不知道她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面对她,我说不出的厌恶。可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当我开始信任她之后,我觉得一切都充满希望,变得越来越美好。”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那群打你的混混到现在还没调查出来吗?”

    “没有,警察没给我们打电话。”赵辉说道:“原来我推测是郁宏伟和黄磊找人干的,但现在你提供的线索却让我有些懵了。如果真是徐志明绑架了余光,威胁余冰姐弟,从而陷害我,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他的目的和郁宏伟是一样的吗?还有凤凰酒业的老总叶易成,我到现在还没见过本人。他以及徐志明,和李华之间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关系呢?青州的一群混混会不会是徐志明和叶易成找的人?”

    “你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马龙说道,“咱们将事情梳理一下,现在就我们知道的,一共有三波人和嫂子的事存在必然联系。第一波就是郁宏伟和黄磊,第二波就是叶易成及徐志明。这两批人对嫂子和你都没什么好的心思,想要拆散你们的婚姻。第三波就是发匿名短信的人,他总能在关键时候提醒你,所以暂时可以将其定义为对你和李华有帮助的一方。至于如何将事情进展下去,先从徐志明下手吧,我去调查他,有什么新的进展就给你打电话。”

    “好的。马龙,最近真是麻烦你了。你那边的连环谋杀案调查的怎么样了?”赵辉问道。

    “哎,老样子,那猫胎人太过狡猾,根本没露出任何马脚。先前我们怀疑的死者的前男友也相继都被排除了。这件事也急不得,只能慢慢来了。好在从10月份到现在,只发生了一起谋杀案,猫胎人作案的频率好像越来越低了。”

    二人又聊了两句,赵辉才挂了电话。

    军军坐在一旁,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问道:“爸爸,谁打的电话呀?”

    “是你马龙叔叔。”赵辉笑道。

    “马龙叔叔?”军军愣了一下。

    “前几个月还来过我们家吃饭,你忘了吗?”赵辉问道。

    军军挠了挠小脑袋,显然想不起来了。

    赵辉笑了笑,没再多说。

    军军又问:“爸爸,是不是等一会,妈妈和外婆一起出来的时候,外婆的病就好啦?”

    “对啊,很快你外婆的病就会好的。”赵辉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手术一切顺利。

    手术从中午12点半开始的,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

    这期间军军都睡了一觉,赵辉一直抱着他,在手术室外等待。

    终于,随着手术室门外的灯亮,大门推开,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

    赵辉连忙问情况怎么样。

    “移植手术很成功,主要看屈女士对于移植肾的适应能力了,这段时间屈女士要一直待在医院。待会你先把住院费和治疗费交一下吧。”医生说道。

    赵辉点头说了声谢谢。

    医生刚走,李华和母亲被相继推了出来。

    赵辉连忙上前握住了李华的手,军军见到母亲虚弱的样子,都快哭了,叫了一声妈妈。

    李华朝二人笑了笑,没有多说话。

    在医院又待了两天,因为军军待得受不了,而且还得回去读书,赵辉就先带着军军回家,留下李华照顾母亲。

    不过根据这两天的情况来看,丈母娘对于移植肾的适应能力很不错,脸色很好,人也越来越有精神了。

    因为赵辉的脚伤不能开车,又专门花了几百块钱请了个代驾开车带着他们回余庆。

    这次去青州,光是为李母治疗,就花了将近四万。而且后续住院的药物费用也很贵,如果不出现排斥反应的话,估计也得再花这么多钱才能让李母病情痊愈。

    到家之后,赵辉就给李华打了个电话,说已经回家了,让她在青州照顾好自己和妈,不要太劳累。

    李华笑着答应。

    挂了电话,赵辉心情很好,他和妻子之间的矛盾和间隔在这一趟青州之旅中彻底解决了。

    而且回到家乡的感觉也很不错。

    赵辉随即又给马龙打了个电话,询问事情调查的情况。

    马龙说他前两天把徐志明带回警局关了24小时,结果对方却说迷药是自己网上买的,随便玩玩,卖给了酒保。

    而酒保也以相同的借口说是卖给余冰的,所以这种性质最多算是贩卖违禁药物,而且数量较小,基本按罚款进行处置,除非酒吧和徐志明能够招供,或者余冰亲自承认受徐志明指使,陷害赵辉,才能定罪。

    赵辉皱了皱眉,郁宏伟和黄磊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现在又多出徐志明,他现在可谓腹背受敌,每一步都要十分小心。

    而且他发现最近,他都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所谓的线索都是敌人在对自己采取行动之后留下的,所以赵辉觉得不能这么一直坐以待毙下去,他要主动进行出击。

    当然,这事不可能对马龙说,毕竟对方是警察,自己做的有可能触犯法律,万一马龙因此受到牵连,自己真的就难辞其咎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