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辉得知马龙出事的消息是在第二天上午。

    接到马龙母亲打来的电话,赵辉第一时间开车赶往医院。

    他心里焦急如焚,好兄弟居然在这时候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一路上车速提到最快。闯了一个红绿灯他都浑然不觉。

    半小时到了医院。赵辉在病房外看到了马龙的父亲,他正在被一个警察询问,旁边还有马龙的师傅陈警官。

    赵辉上前打了个招呼:“叔叔。陈警官。马龙怎么样了?”

    “小辉来了。”马父勉强打了个招呼,神色透着悲伤和难过。脸色也很憔悴。说道:“虽然已经做了手术,医生说还没度过危险期。如果一个星期醒不过来,恐怕要成为植物人。”

    赵辉浑身一震:“怎……怎么会这样?”

    “哎,我早让他不要当警察。他偏不听。现在出事了。”马父叹了口气,眼圈红了。

    旁边的警察和陈警官很尴尬,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他就在病房。你去看看他吧。”马父说道。

    “嗯,您也不要太难过。相信马龙一定会好起来的。”赵辉安慰了两句便进了病房。

    病房内马龙头部裹着绷带,安静的躺着。心电监护仪上显示的心率跳动很微弱,戴着氧气罩。身上插满了管子。

    一个50多岁的女人坐在床边抓住马龙的手在小声抽泣着,连赵辉进来都浑然不觉。

    赵辉知道这是马龙的母亲。连忙上前叫了一声:“阿姨。”

    马母抬头看了一眼赵辉,满脸的泪痕。她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低头又继续抽泣。

    看到马龙重伤昏迷的模样,赵辉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阿姨,马龙到底怎么回事?”赵辉忍不住问道。

    “我苦命的小龙,还没找对象结婚就成这样了,那个天杀的货车司机,开车把他给撞了……”说着马母哭的更伤心了。

    赵辉又问什么司机。

    从马母断断续续的话语中,赵辉才了解到车祸发生在昨晚12点08分左右,是一辆拖沙石的货车将马龙的车子给撞翻了,不过事后司机第一时间去了派出所自首,然后被拘留了,听说到现在还没放出来。

    赵辉皱了皱眉,他记得正是昨晚自己给马龙打电话不久,可是马龙当时关机了。

    他安慰马母道:“阿姨,您别太担心,吉人自有天相,相信马龙一定会醒过来的。”

    随后,他走到床边,看着床上躺着的马龙,心里很难过,默默祈祷马龙千万不要出事。

    等他出病房的时候,刚才询问马父的警察和陈警官找到他。

    那年轻警察问道:“你是赵辉吧?”

    “对。”赵辉不知可否的点头。

    “你跟马龙是好朋友吧?”年轻警察又问。

    “我俩是发小,好兄弟。”

    “昨晚马龙出事之前,分别在10点13和10点54分的时候你给他打了两个电话,你们之间谈的什么?你知不知道他当时在做什么?”

    “我怀疑我老婆出轨,让马龙帮我调查,第一个电话就是问他这方面的情况,第二电话没打通,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赵辉如实回答道,又问:“警察同志,陈警官,昨晚马龙在哪里出的事故?为什么会这样?”

    这次由陈警官回答赵辉的问题,是在市区麒麟路一个十字路口,通过路口的监控录像显示,马龙的车速开的很快,想要趁着最后几秒绿灯穿过路口,结果大货车从岔路口冲了出来,两个车子就这么撞上了。

    昨晚司机就自首了,据目前形势判断车祸是一起偶然的交通事故。

    “麒麟路?”赵辉却有些疑惑:“他回家或者去派出所并不经过麒麟路,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不知道,或许晚上出去玩吧。”年轻警察回答,又问了赵辉几个问题,做了笔录之后便离开了。

    警察走了,赵辉心里仍然有所疑虑,马龙不是个爱玩的人,平时下班基本就回家了,何况最近又要忙连环杀人案,又要帮自己调查李华的事。

    想到第二点,赵辉心中一动,晚上这么晚马龙还在忙,不为案子的事很可能就是在帮自己的忙。

    马龙因为调查李华的事而在路上遭遇车祸,让他内心无比的愧疚。

    而且他觉得这事有些蹊跷,怎么偏偏在调查的时候出车祸呢。

    他拄着拐杖立即赶往楼下,索性,陈警官的警车就停在医院门口,还没来及开走。

    赵辉急忙上前拦住他们,陈警官打开车窗问怎么回事。

    “陈警官,我想问一下你们有没有查过马龙的行车记录仪,上面应该记载了他之前去过哪里。”赵辉对陈警官说道。

    年轻警察说案子已经能够确认是普通的车祸,查行车记录仪做什么?

    赵辉皱了皱眉,没理会年轻警察,对陈警官说道:“陈警官,我能不能跟您单独谈谈。”

    陈警官露出疑惑的神色,还是打开车门下车,二人走到一边,赵辉随即将自己的疑虑告诉了他。

    听到赵辉的描述和想法,陈警官皱起了眉头,认真说道:“你这么一说的话我倒是也觉得有点可疑。赵辉,你放心,马龙这孩子平时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他是个很有上进心,聪明肯吃苦的警察,而且我是他的师傅,他的事我不会不管,会局里我就先查一下行车记录仪,如果查到什么情况的话,会再跟你联系的。”

    “好的,太谢谢你了。”

    送走了两位警察,赵辉才开车离开医院。

    马龙现在身受重伤,接下来一切只能依靠自己了。

    他先去了趟客户家,为对方的抑郁症进行心里治疗,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在想马龙的事,着实为自己的好兄弟感到担心,忍不住叹了口气。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