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见到这一幕,黄磊和郁宏伟对视一眼,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意。

    “你真的愿意为我们做任何事?”黄磊看着眼前白花花充满银迷气息的女人。阴笑道。

    尚能维持一点理智的余冰连忙点头。

    “那我问你。你弟弟被绑架。胁迫你们姐弟二人陷害赵辉的幕后主使究竟是谁?”黄磊神色犀利起来,质问道。

    余冰娇躯一颤,原本慰藉自己的动作缓解了几分。眼中的银迷之光也变得一下子清晰了不少,艰难说道:“我……我不能说。”

    “不能说?”郁宏伟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起身一把揪住余冰的头发冷喝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特么再不说实话,我就让你们姐弟俩在这里完成洞房。你还可以顺便给你弟弟生个儿子,你觉得怎么样?”

    “快……快放开我姐姐!”原本一直被欲/望左右的余光看到姐姐被打终于反应过来,急忙想要推开郁宏伟。却被黄磊一个巴掌扇在他脸上。直接摔在了床上。

    随后,郁宏伟揪着余冰的头发不住往余光的裆部靠,冷冷说道:“我想你体验了无数男人。还没尝过你弟弟的滋味吧,现在就让你好好感受一下。”

    “不要……不要……”余冰哭了起来。竭力挣扎。

    “那就给我老实交代,幕后主使人到底是谁?”郁宏伟质问道。

    “换一个问题……我……我一定回答你!”余冰痛苦的说道。刚恢复一点的理智再次被药物的功效取代,身体扭动起来。

    郁宏伟大怒。一把掐住余冰的后颈,强行将余冰往余光的胯下按。

    而余光也被黄磊抓住了。动弹不得。

    “给我住手!”赵辉再也看不下去了,一脚将房间门踹开。连陈兵都来不及阻止。

    他怒喝的同时已经大步进了房间,把房间里的黄磊和郁宏伟吓了一跳。

    而看到赵辉进来的余冰原本眼中的绝望化作一丝希冀之光,理智也清醒了一些。

    “赵辉!”惊讶过后的郁黄二人反应过来,郁宏伟眼神变得冷厉起来,松开抓住余冰的手,阴恻恻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赵辉没理会他们,第一时间脱掉自己的外套,将床上的余冰裹起来,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余冰艰难的摇了摇头,双颊绯红,身体滚烫。

    而陈兵则直接出示了证件,指着郁宏伟和黄磊冷冷说道:“你们两个,下药迷奸妇女,胁迫对方与未成年弟弟发生性乱伦关系,现场人证物证聚在,给我回警局一趟!”

    说着陈兵拿出两幅手铐要给郁宏伟和黄磊戴上,黄磊急了:“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告诉我你哪个分局的,叫什么,我让你大檐帽保不住!”

    “威胁警察,罪加一等!”陈兵冷冷说道,毫不犹豫将他双手反押到背后,熟练的铐上手铐并且锁死。

    “警察同志,我想这其中有点误会,我们都是朋友,只是在闹着玩而已,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哪有什么迷奸胁迫之类的情况,您千万要弄清楚啊。”冷静下来的郁宏伟笑着对陈兵说道,还不忘主动伸出手,让对方给铐上。

    “少罗嗦,你们的情况我在门外都听到了,休想在这里狡辩,回警局再说!”

    “呵呵,那行吧,咱们去警察局慢慢谈,不过我要打个电话给我的律师。”郁宏伟没有半点紧张之色,有恃无恐的笑嘻嘻说道。

    就这样,郁宏伟和黄磊被抓回了警局,而赵辉和余光第一时间把余冰送去了医院进行治疗。

    两个小时后,赵辉带着余光来市公安局找陈兵。

    因为二人一个是目击者,一个是受害人,所以需要录口供。

    见到赵辉,陈兵马上问道:“余冰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为余冰注射了镇定剂,我们走的时候已经睡着了。郁宏伟和黄磊那两个畜生呢?”赵辉随即问道。

    陈兵正要回答,却接到一个电话。

    “稍等一下。”陈兵到一边接了电话,“韩队,有什么事吗?”

    听到电话内容,陈兵脸色当即沉了下来:“可是郁宏伟二人……好吧,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陈兵深锁眉头,收起了手机。

    赵辉上前看到陈兵的表情,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连忙问道:“怎么了?”

    “韩队让我立马放了郁宏伟和黄磊,并且要对涉嫌卖银的余冰进行拘留和罚款。”陈兵有些为难的说道。

    “为什么要抓我姐姐?”听到这话的余光变得格外激动。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颠倒黑白吗,明明是郁宏伟和黄磊犯法,为什么要抓余冰?韩队又是什么人?”赵辉也是面色骤变,不禁勃然大怒道。

    “市局刑侦队的大队长韩青,我的顶头上司。他都下令了,我也没什么办法。”陈兵叹了口气说道,“何况,涉嫌迷奸,和迷奸罪是两码事,即便没有韩队的命令,我们也不能把郁宏伟和黄磊怎么样,最多拘留几天而已,所以你还是想开一点吧,只要余冰和余光没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么说的话,即便我抓到郁宏伟和黄磊破坏我和李华的婚姻的罪证,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赵辉追问。

    “你也看到了,郁宏伟能量巨大,而且为人格外谨慎,很难露出马脚,想要绊倒他有一定的难度,除非他犯下了什么重罪,比如故意杀人罪,或涉嫌谋杀警察之类的罪行,才能让他翻不了身。”

    赵辉顿时沉默了,说不出半句话来。

    陈兵拍了拍赵辉肩膀,叹了口气,随即转身进了警局。

    赵辉站在警局门口,拿出一包烟来,问余光:“抽烟吗?”

    余光摇了摇头,稍显稚嫩的脸上写满了沮丧之色。

    赵辉心里虽然有一团怒火在燃烧,却只得选择沉默,为自己点了根烟,吐出一口烟圈。

    恰巧这时郁宏伟和黄磊出来了,看到赵辉,黄磊咧嘴得意的笑了起来:“哟,郁总,看看,这不是想送我们进监狱的赵医生吗?”

    “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碰到,赵辉,咱们也算是有非常有缘分了。”郁宏伟微笑道。

    赵辉看着二人,恨不得狠狠的踹二人两脚,不过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忍住了,眼中透着寒光,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二人走到赵辉面前,黄磊说道:“对了,赵医生,你老婆口技很不错,这些天她还没回余庆吗,回来了让她再来伺候伺候我们,好些日子没见到她,还怪想她的。”

    见赵辉神色不对,郁宏伟瞪了黄磊一眼:“少说两句。赵先生,别生气,我这手下就是口无遮拦,喜欢瞎说,刚才说的是开玩笑的话,你可别当真。”

    说完,他就拉着黄磊上了车。

    车子随即扬长而去,消失在赵辉的视线中。

    赵辉咬牙切齿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如果不是郁宏伟和黄磊跑得快,说不定他真的要对二人动手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