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这条短信,赵辉顿时从脚底钻出一股寒意,让他不自觉的浑身打了个哆嗦。

    匿名短信不用多猜。就是前两次提供自己消息的同一人。对方没有恶意。而且前两次的情况都被对方说对了,那么这次肯定也不例外。

    今天赵辉在家里监听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原本郁宏伟说的协议是圈套设计自己的。想不到自己最后居然上了当。

    但这也不能怪赵辉,谁能想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安装的窃听窃却成为对方对付自己的突破口。

    他二话不说。拎起灭火器迅速返回,回到自己车上。

    将灭火器扔在副驾驶上。赵辉赶忙开车离开,车子马力开到最大狂飙疾驰足足五分钟,他也没想要去哪。只要逃离这虎口。

    直到觉得自己安全了。他才把车停在了路边,点燃一根烟,深吸两口。迫使自己渐渐冷静下来。

    当他清醒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对,扔掉抽了一半的香烟。又开车赶往那家农家乐。

    这次,他并没有靠近。而是停在一个很远的地方,他认为足够安全的距离。且视线的位置足以看到农家乐门口之后,马上拿出高倍军用望远镜进行观察。

    这回。他发现农家乐门口居然还多了一辆警车,几个人正站在车边进行交谈。透过望远镜,赵辉依稀看清正是郁宏伟和黄磊,旁边还站了两名警察。

    四人有说有笑,抽着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不过以赵辉的猜测,因为郁宏伟的圈套落空,正在向早已安排埋伏的两名警察正在进行道歉。

    过了好一会,四人才进了农家乐。

    赵辉心里长舒一口气,暗道一声侥幸。

    如果不是因为匿名短信的善意提醒,恐怕他此时已经落入郁宏伟的圈套,以盗车贼或更严重的协议被警察抓起来了。

    自己被抓不要紧,但是因此无法查清真相,还妻子和马龙一个公道,那就真的算是栽在了郁宏伟手里。

    同时,赵辉心里又暗暗责备自己,只怪自己没有足够小心,原本就想到协议只是郁宏伟的圈套,这次却被郁宏伟利用了自己的窃听器来陷害自己。

    赵辉没再多停留,以防被郁宏伟等人发现,随后便开车回家。

    赶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邻居家的小女孩已经睡了,邻居夫妇想哄军军就在他们家睡,可军军不愿意,哭着要等爸爸,夫妇二人劝了很久也停不下来。

    看到赵辉回来,哭成小泪人的军军立刻投入爸爸的怀抱。

    邻居夫妇也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赵辉又是道歉,又是表示感谢,随后才将军军接回家。

    军军被赵辉抱在怀中,问道:“爸爸,你去哪里了呀,我以为你不要军军了呢!”

    “小宝贝,你是爸爸的好儿子,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了呢!爸爸工作忙,耽误了一些时间,真对不起啊,爸爸保证以后不会抛下你一个人离开,好吗?”

    哄了好半天,军军跟赵辉拉钩之后,才停下哭泣。

    赵辉又问:“你吃了吗?”

    “吃过了,在林琳家吃的。”

    “以后也请林琳来我们家吃饭好不好?”

    “好!”

    赵辉给儿子洗了把澡,哄他睡觉。

    忙完这一切才疲惫的躺在沙发上。

    不过他的脑子没有停止运转,继续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既然自己的窃听器被发现了,那么以后窃听器就不能再使用了,可事情就这么完了吗?

    虽然今天郁宏伟设下的圈套他算是逃脱了,但是窃听器是他上次安装的,只要找到窃听器,很容易便顺藤摸瓜找到自己,自己会不会如同当初马龙说的那样,会被当成商业间谍抓起来。

    索性,自己并没有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光是窃听郁宏伟和黄磊的对话,在没有触碰到二人的利益使得郁宏伟造成重大损失时,自己应该不足以被判刑。

    他想了想,马上又给陈兵打了个电话,一五一十的将今天发生的事交代出来。

    电话那头的陈兵顿时说道:“幸亏你今天没有砸车窗偷什么协议。估计他们今天在车上准备的就是所谓的什么商业机密,并不是李华的协议。我国法律没有规定商业间谍罪,而是规定‘侵犯商业秘密罪’,《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有下列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之一,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的。”

    “还好,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你暂时都不符合。不过你以后不要干这种违法的事了,很容易出纰漏,别到时候郁宏伟还没进去,你就先进去了,到时候就算七月飞雪也没用了,你明白吗?”

    听到陈兵的解释和劝戒,赵辉连声道谢,但心里却不认同,忍不住说道:“我一个普通老百姓,不利用一点手段,怎么斗得过郁宏伟这样的人渣?”

    “有我帮你,你千万不要着急,我相信如果马龙现在清醒的话,也不希望你失去理智,做出一些过激的事。监控之类的你不要再想了,也不要想着用其他的不合法的手段,我这边查到什么情况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咱们多联系,相信恶人一定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辰未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