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张琴知道无法违抗命令,眼神反而坦诚起来,羞愧感渐渐消失了。放下玩具。慢慢爬到赵辉身边。为他拉开了裤子拉链。

    赵辉手脚被捆绑,根本无法动弹,只得看着张琴为他做这些事。喉咙有些干涩,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赵辉。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今天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对不起你,无以为报,只能尽量伺候你。让你满意。我没有李华长得漂亮,身材也没她好,希望你不要介意。”

    说着。张琴还把赵辉搀扶起来坐在了沙发上,然后跪在他面前低下头去。

    那一瞬间赵辉感觉到了前所未有快乐。

    张琴口技娴熟。丝毫不逊色于李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很显然是吴军长期训练的结果。

    赵辉感受到自己如坠云里雾里,感觉一波接着一波。当真是美妙无比。

    不仅如此,张琴一边用口。一边还用一双秋水美眸抬眼看着自己,那表情就像是成年人电影的女主角一样。居然透着一丝含情脉脉之意。

    赵辉觉得更加刺激了,但却下意识的闭上眼,不去触碰张琴的目光。

    眼睛闭起来之后,感受就更加强烈了。

    吞吐之间,让他的反应越来越剧烈。

    对面传来吴军猥锁的笑声:“不错,就是这样,很好。母狗,记得要一直保持微笑,表现的更臊一点。”

    赵辉觉得此时的场景太过荒诞无比,自己妻子的闺蜜在为自己用口,而她丈夫不但不阻止,反而饶有兴致的进行着拍摄活动。

    很快,赵辉无暇思考其他的了,他感觉自己的魂都快被张琴吸出来了。

    他下意识睁开眼,看到张琴面带红晕,眼神充满了迷离之色,一边施展口技,一边还扭动起肥臀,显然已经有些春意荡漾了。

    镂空设计的皮衣胸前两团白花花在自己面前晃荡,如此诱人的一幕,配合身体反应感受到的强烈刺激,赵辉有些把持不住了,又坚持了几分钟,身体便突然僵硬起来。

    下一刻,张琴瞪大眼睛看向赵辉,已经感受到了异样,她并没有吐出来,反而很体贴的仍由赵辉最后的爆发。

    终于,赵辉的表情轻松下来、

    张琴又为其舔干净,最后居然还把吃了进去。

    赵辉可从来没在李华身上体验到这样的待遇,看到张琴吃下去后一副满足的样子,刚刚偃旗息鼓的趋势居然又有了反应。

    张琴露出一丝惊喜之色,显然没想到赵辉的能力这么强。

    这回没有吴军的命令,张琴用一双雪峰伺候赵辉。

    赵辉受不了刺激,很快反应强烈起来。

    正在为他们拍视频的吴军忍不住拿辫子狠狠抽了张琴雪臀一下,使得她浑身一颤,口中还骂道:“果然是条银荡的母狗,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被别的男人干了。”

    此时的张琴索性不再理会吴军的言语辱骂,皮鞭的抽打和言语的刺激只会让她更兴奋。

    随后,她把赵辉扶着躺在沙发上,直接坐了上去。

    当水乳相融的那一刻,赵辉心中只得默念对不起李华。

    赵辉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体验,虽然被迫,却无比刺激。

    旁边还有吴军摄像,口中骂着污言秽语。

    张琴身体疯狂扭动着,要将内心的渴望和压抑很久的情绪释放出来。

    赵辉虽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妙,但随着张琴的热情,他也逐渐沉浸其中,没法思考别的。

    一番云雨过后,张琴从他身上下来,又用嘴为其清理干净。

    “表现的很不错。”吴军笑了起来,“去厨房把牛奶瓶拿来。”

    刚刚云雨过后的张琴浑身香汗淋漓,听到这话才从刚才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娇躯微微一颤,恐惧的看向丈夫。

    啪!

    雪峰上又出现一道鞭痕,吴军冷喝道:“我让你去拿奶瓶,耳朵聋了吗?”

    “是……是的,主人。”

    张琴忍着疼痛慌张的往厨房走。

    “你忘记母狗怎么走路了?”吴军又喝道。

    张琴顿时停下脚步,蹲下来,朝厨房爬去。

    吴军咧嘴笑道:“这还差不多。”

    赵辉这一会也回过了神,心中除了对妻子的歉疚外,也更加厌恶吴军了。

    他冷冷说道:“吴军,我劝你最好放了我,我有朋友是市公安局的,要是让警察知道你在这做如此丧尽天良的事,你就等着坐牢吧!”

    没想到话刚说完,他的嘴上就挨了吴军一鞭子,火辣辣的疼。

    吴军冷喝道:“吗比的,我老婆送给你玩还叽叽歪歪,别急,咱们的账有的算!”

    没过两分钟,张琴出来了,还带着装有牛奶的瓶子和注射器。

    吴军狞笑起来,让张琴先把衣服脱了,然后让她在赵辉面前趴伏在地上,臀部翘的老高,为她进行注射活动。

    赵辉大怒:“姓吴的,有什么事冲我来,总是折磨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吴军抓起一个水杯“啪”的一声砸在赵辉头上。

    水杯碎裂,玻璃渣撒了一地,赵辉顿时头破血流,一时脑袋有些发涨。

    “老公,不要打了,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配合你!”张琴哭着说道。

    吴军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这家伙就是不识相。赵辉,你不要着急,我待会会让你体会到比伤我重十倍的痛苦!”

    说着他狠狠拍了一下张琴臀部:“屁股再撅高点!”

    张琴眼中含泪,乖乖照做。

    随着奶瓶中牛奶的减少,张琴的小腹也逐渐隆了起来,她露出难受的神色,苦苦哀求:“老公,够了,停下来,快停下来……”

    这回吴军倒是没再继续折磨张琴,笑着说道:“那行,去给我拿两块香皂来。”

    “不……不要。”张琴似乎知道要做什么,急忙摇头。

    吴军冷笑,一把抓住赵辉的衣领将其扔在地上,又狠狠的踹了一脚。

    赵辉手脚被绑,头上又开了瓢,此时晕乎乎的,被吴军揍也只得忍着。

    “老公,我答应你,你别打了!”张琴又哭了起来。

    “你倒是挺关心赵辉啊,如果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他老婆呢!”吴军讪笑道。

    张琴按照指令去找香皂,因为注射的太多,还得小心翼翼的慢慢爬行,防止牛奶流出。

    等拿来香皂的时候,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求饶道:“主人,求求你……让我上个厕所。”

    吴军不但没理会,反而将两块香皂也塞了进去,又找了个兔子尾巴堵上,然后笑着说道:“我饿了,你出去给我买点烧烤,两瓶啤酒,回来我就让你上厕所。”

    香皂的刺激让张琴肚子咕隆咕隆的响,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听到丈夫的话,娇躯一颤,想要拒绝,哪知道吴军却抬脚要踩在赵辉脸上。

    “好,我……我马上就去!”

    张琴想找衣服穿,吴军却不允许,只扔了件中款的黑色风衣给她。

    这件风衣只能堪堪遮住大腿根部,身后的兔子尾巴随时都有被发现的危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