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辉没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这回他冷静了不少。

    因为吴军说对了,他根本不知道妻子李华喜欢的姿势。因为结婚这几年来。吴军给出的几个选项。他们基本都没有尝试过,除了上次比较疯狂的让李华用口伺候他,但答案上根本没有。

    他不知道。也不想回答这方面的问题。

    这么一沉默便是两分钟的时间,吴军看着手腕的手表。微笑道:“时间到了。那么请给出你的答案吧!”

    赵辉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说道:“我……不知道。”

    “哈哈。真被我猜中了,丈夫居然还不知道自己妻子喜欢的性/爱方式,赵辉。你活的太失败了。既然如此的话。我只能先切掉你一根手指了。”

    吴军得意的笑着,随即又掰开了赵辉的食指,手里的匕首握紧。逐渐靠近。

    赵辉看到吴军眼中闪过的凶光,惊出了一身冷汗。沉声说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说好的游戏方式怎么可以轻易改变,难道你怕了?”吴军眯着眼看向赵辉。“怕的话就说出来,说不定我会考虑先放过你这一次。”

    赵辉怎么可能低头认怂。双眼喷火的看向吴军:“有本事你就试试!”

    吴军狞笑,锋利的匕首轻轻一划。赵辉便感觉手指一痛,出现了一道血痕。

    吴军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匕首立即举了起来,想要朝赵辉的手指狠狠砍去。

    赵辉瞪大眼睛,额头冒出了冷汗,用力挣扎,却没法挣脱。

    就在他以为自己的手指要被吴军剁掉之时,客厅的大门被人“砰”的一下一脚踢开,两个警察冲了进来,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警枪,看到客厅吴军举刀的场景怒喝道:“把武器放下,放开你手里的人质!”

    吴军做梦也想不到警察会找上门,吓得赶忙举起了双手,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当看到后面跟着进来的张琴时,吴军明白了一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贱人,是……是你报的警!”

    从张琴答应做他的奴隶之时,他就以为吃定了张琴,而且张琴的表现也让他非常满意,所以即使今晚抓了赵辉,吴军也敢放张琴出去买东西,他万万想不到,这贱女人为了别的男人,居然出卖自己的丈夫!

    “对不起,老公,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张琴自然也看到了吴军手里的匕首,更看到赵辉头上的血迹和脸上的刀痕,庆幸自己及时报警的同时又有些后悔,丈夫都动刀了,恐怕罪名轻不了。

    两个警察则继续厉喝道:“叫你放下武器,耳朵聋了!再不把你手中的匕首放下,我就开枪了!”

    绝望惊恐愤怒的吴军眼中闪过一丝诀然和凶狠,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间,突然一把抓住了赵辉的脖子,将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冷冷说道:“老子今天敢抓人,就没想过要好好活下去,有本事你们就开枪,大不了我让这家伙陪我一起死!”

    他这突然间的反转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就连赵辉也吓了一跳,鼻子都沁出了汗珠,尽量用平缓的语气劝说道:“吴军,你冷静一点,就算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你给我闭嘴!”

    随着吴军的一声冷喝,赵辉感觉匕首的力度下压了一些,他感受到一丝疼痛,估计脖子的皮肤被割破了,吓得不敢再说话。

    两个警察也有些傻眼,刚才张琴报案是因为矛盾引起的斗殴,现在居然演变成了劫持行凶案,性质来了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年长警察手里的警枪紧握,一直举着瞄准吴军的脑袋,却不断用眼神向年轻警察示意。

    年轻警察会意,不动声色的退出门外,请求支援去了。

    随即,年长警察对吴军说道:“我知道,你是这位张小姐的丈夫,即便你和你手中的人质有仇,但也不至于杀了对方解恨,只要你放下武器,乖乖交出人质,我们一定会向法院申请,争取宽大处理,如果不从,严惩不怠!”

    “老公,你千万不要冲动呀!就算你以前怎么对待我,我也没真正怪过你,今天的事纯属意外,我知道你也不想这样的,你放下刀,最多坐两年牢……”张琴也跟着劝说,可是话说到一半便被吴军打断了。

    “我不要坐牢!你们都给我退出去,不许待在客厅!”吴军双眼通红,睚眦欲裂道。

    “老公,求求你……放了赵辉,他帮了我很多,今天都是我的缘故,我不应该让他帮我找你,你放了他吧,我来做你的人质,好不好?”张琴哭着说道。

    “死贱人,你居然敢报警,你放心,他死了你就是下一个!”吴军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张琴生吞活剥,继而说道:“还有你这个警察,把枪快放下,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

    年长警察明显看出吴军情绪极不稳定,像是受了刺激一般,即便自己放下枪,也无济于事,偏偏现在同伴还在门外寻求支援,没有上级的指示,他心急如焚,当即下了决定。

    “你别激动,我马上就把枪放下。”年长警察眼睛紧紧盯着吴军,一点一点的慢慢放下枪。

    当看到吴军因此放松警惕,匕首稍微离开赵辉脖子的一刹那,立即又突然握紧手枪,朝吴军迅速开了一枪。

    砰!

    伴随着枪响,吴军也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他并没有被爆头,而是抓匕首的手背被钻进了子弹,匕首落在地上,整个人摔倒在地,捂着手痛苦的打滚。

    年长警察第一时间扑了上去,拿出手铐将其铐上。

    这时候年轻警察才进来,看到已经被制服的吴军,有些傻眼:“我靠,师傅,你这么牛逼!”

    看着受了枪伤,疼的死去活来,又被铐上的丈夫,张琴发出了绝望的哭泣。

    年轻警察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走上前,帮赵辉松绑,给他拉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谢谢警察同志,我没什么大碍。”赵辉说道。

    “别谢我们,要谢就谢这位大义灭亲的张小姐,是她报的警。”年轻警察淡然说道。

    赵辉不由抬头看向了张琴,却见张琴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痛苦的哭泣着,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怜惜。

    “我看你头破了,脸上还被划了道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处理完跟我回一趟警局。”年轻警察说道。

    随即,他又拿对讲机向上面汇报,不需要支援了,已经解决了。

    赵辉去医院检查,并没有伤及颅骨,算是皮外伤,倒是脸上的伤有点深,医生估计,即便伤势好了,今后可能也会留下一道刀疤。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