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刚才徐丽说包养李华的老板姓高,是道上混的,青州人。

    而薛平也是青州人。曾经参与过贩/毒集团的活动。会不会薛平原来不姓薛?

    赵辉随即问道:“你还记得以前包养李华的姓高的家伙长什么样吗?”

    徐丽想了想问道:“他的身材又高又壮。足有一米八,还留了络腮胡,其余倒没什么印象了。”

    赵辉皱起了眉头。以身材上看,姓高的并是不娱乐会所的薛平。

    “除了你知道。还有谁知道李华过去的事吗?”赵辉又问道。

    “以前和我们一起在青州那酒吧上班的小姐们都知道。不过现在都散了,天各一方。也不怎么联系了。”徐丽说道。

    “姓高的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赵辉追问。

    徐丽摇了摇头:“不知道,从青州来余庆后。我就没再关心青州的事了。”

    赵辉想了想。决定把这件事告诉陈兵,随即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我还担心因此破坏你和李华的感情呢,看你胸怀如此大度。我心里也放心了。”徐丽微笑道。

    吃过饭,赵辉和两个女人告辞。带军军回家。

    回到家之后,他便让军军在房间画画。自己则是马上给陈兵打了个电话,将徐丽告诉他的事一五一十的跟陈兵说了。

    陈兵听了有些惊讶。问道:“那个当年包养李华的老板姓高?”

    “对,你认识?”

    “不是。我想起了肖队告诉我的一些事。我不是跟你说过,薛平曾经是贩/毒集团的一个头目吗?而那个贩/毒集团的老大就姓高。叫高原。”

    “对,我听你说过,那个高原难道就是曾经包养李华的老板?我听你说过,他好像被仇家杀了。”赵辉连忙说道。

    “事实上,警方当时也没查到高原是被谁杀的。他死那天,正是警察掌握了贩/毒集团的罪证,偷偷行动对其围剿的时候,没想到高原就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且身中数刀,死在自己家别墅客厅。身上并没有致命刀伤,真正的死因是因为血流过多而死。当时警方把贩/毒集团一锅端了,哪里还想调查高原是被谁杀的,案子就被定义为是仇杀就这么不了了之。”陈兵说道。

    “当初这缉毒案是谁调查的?”赵辉追问道。

    “省厅成立的缉毒专案组,因为那高原是青州人,但是出货的地点在余庆,所以包括肖队及青州警方都参与了那次的围剿行动。”

    “那肖队一定知道当年缉毒案的细节,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当年到底怎么回事,还有当年案发的时候李华在哪里。”赵辉说道。

    陈兵回答:“好,我知道了,我待会打个电话问问。”

    挂了电话,赵辉心里升起了新的担心,如果当初李华真的被高原包养的话,那么他肯定认识薛平,在青州医院的时候,赵辉看过薛平的眼神,那是是一种深深的爱意和卷帘,难道当初李华和薛平之间也发生了什么?

    高原的死和李华有没有关系,而李华有没有参与什么毒/品的制作运输贩卖过程?

    随着事情的逐渐浮出水面,赵辉的心也极为不平静起来。

    于此同时,正在医院照顾女儿的林佳音接到了郁宏伟打来的电话,让她马上去郁宏伟的别墅。

    林佳音当然知道郁宏伟想干什么,显然是要找自己泻火。

    可林佳音已经收了郁宏伟的钱,根本没办法拒绝,尝试着说道:“郁总,我女儿这两天身体状况不太好,我现在在医院陪着她,能不能明白白天的时候过去?”

    “少罗嗦!给你四十分钟时间,必须赶到我家,否则后果自负!”电话那头说完便挂了电话。

    林佳音长叹一口气,回到病房,对林倩说道:“倩倩,妈妈有事要先走一趟,奶奶会陪着你的,你要乖乖的,听奶奶的话,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是工作上的事吗?”林倩问道。

    林佳音笑着点点头,但笑意却显得有点苦涩。

    她跟母亲又打了个招呼之后便离开了医院,她在医院门口拦了辆出租车,便赶往郁宏伟郊区的别墅。

    别墅里灯火通明,门卫识趣的给她开了门,看她的时候眼中带着一丝猥锁的笑意。

    林佳音并不在意,进了客厅,看到郁宏伟正在抽烟,他礼貌的叫了声“郁总”。

    郁宏伟却下令道:“把衣服脱了!”

    林佳音愣了一下,勉强露出一丝微笑:“我先去洗个澡。”

    “我让你把衣服脱了,耳朵聋了吗?”郁宏伟扔掉烟头,冷喝道。

    林佳音娇躯一颤,郁宏伟今天的心情明显很差,有些忸怩道:“在……在这里脱?我有点不好意思?”

    “要不要我帮你?”郁宏伟沉声问道。

    林佳音面色一红:“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先把身上的呢子大衣脱了,然后是毛衣,再把牛仔裤脱了,只剩下一套红色的保暖内衣,保暖内衣将身体紧紧包裹住,凸显出完美的身材。

    “继续!”郁宏伟冷冷说道。

    林佳音有些尴尬,无奈最后只得把身上脱得一丝不挂。

    索性客厅有地暖,大冬天的病不感到寒冷。

    当白花花的身体浮现在郁宏伟眼前的时候,他便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

    林佳音没反应过来,就被郁宏伟按的趴在茶几上,还把她的双手抓着反绑到时候,开始从后面进行强烈的攻击。

    林佳音感到很屈辱,面红耳赤,但却根本没法反抗。

    她只得任命的配合赵辉的动作,心里在流泪。

    郁宏伟一边发泄着兽欲,一边拍打林佳音的翘臀。

    林佳音感觉自己像是一只母狗,任由郁宏伟摆布,郁宏伟就是一头公牛。

    二人正云雨正酣,外面居然有人在敲门。

    门外装了监视,郁宏伟透过监控设备一眼看到了外面的影像,站在门外敲门的居然是黄磊,让他游戏疑惑。

    不知道对方这么晚了来找自己做什么。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