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呵呵,看你惊讶的表情,好像没想到。我就说我们会再次见面的。”对方开口冷笑道。

    这是一个面相普通的青年人。穿着也很普通。黑色的羽绒服配牛仔裤,不过面色异常苍白,尤为惹人注意的是两个浓浓的黑眼圈。眼中还布满了血丝,看着他阴冷的笑。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仅如此。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帆布包,包里有东西在蠕动。似乎要突破束缚,从里面跳出来。

    “你是警方口中的猫胎人!你怎么会从余庆来到青州,你抓我到底要做什么?”李华面色很难看。眼中充满了解星空之色。努力挣扎却因为手脚被捆根本无济于事。

    “我想这应该是咱们第三次见面了吧,前两次你还不知道我的身份,这次居然猜到了。真是不容易啊。”猫胎人找了张凳子坐在李华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其实,你早就是我的猎物了。只是上次暂时没打算杀你而已。还记得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李华怎么会忘记那个毛骨悚然的夜晚,想起来就让人后脊生凉。心里生出无比的绝望。

    那是十一月初的时候,距离猫胎人第一次上门找她说是赵辉的朋友。要找赵辉仅仅过了三天。

    那天晚上,大概是十一点多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胃有些疼,大概以前的毛病胃炎又犯了,家里没药,军军睡着了。

    她准备去小区外的药店买点胃药止痛。

    谁知道刚出小区门,一道黑影扑了上来,捂住了她的嘴。

    她想挣扎,却被对方用什么东西在后脑勺狠狠敲了一下。

    李华晕过去了,当她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郊区的路边,周围漆黑一片,她清楚的记得还有一片树林。

    猫胎人当时就蹲在她面前,和现在一样,手里拿着电筒照着她。

    李华吓坏了,认出对方是前几天晚上到她家找赵辉的男人,急忙问对方是谁。

    对方却笑着说自己姓夜,具体名字没告诉李华。

    和现在一样,他的旁边有个帆布包,里面还传来小猫的叫声。

    李华当时吓坏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就是猫胎人,惊恐的问对方想干什么。

    猫胎人冷笑道:“我要替天行道,好好惩罚你们这些无耻的贱女人。”

    随后,猫胎人数落了她的罪行,说她背叛老公,同时和两个男人交往,上/床,让老公赵辉戴绿帽。

    听到这话的李华吓得急忙解释,告诉了猫胎人一切真相,包括自己的秘密。

    没想到等她说完,猫胎人便改变了主意,不再想要杀她了,反而阴冷的笑道:“真有意思,居然为了以前的秘密,一直瞒着自己的老公。更没想到,李小姐居然和我一样,也杀了人。”

    “我……我不是故意的,当时黄磊也在,非要跑去要挟高原,高原当时是余庆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却被黄磊发现在贩/毒,想要对他进行敲诈勒索。高原以为我和黄磊合起伙来敲诈他,于是拿枪要杀我们,黄磊也参与了,是他先捅的高原,高原受了重伤还不肯放过我,转而揪住了我的头发,要拿枪杀我,我……我是逼不得已,出于正当防卫才杀了他,这事黄磊也有份,不……不是一个人做的!”李华慌张的解释道。

    猫胎人哈哈笑了起来:“别紧张,你杀不杀人与我无关,我倒是觉得你和我有很多相似之处。这样吧,咱们玩个游戏怎么样?我先饶你一命,如果你能够再不被你老公知道自身秘密的情况下,还能让他信任你,不选择和你离婚,我就当今晚什么也没发生,并且祝福你们夫妻二人天长地久,永结同心。如果你们因此离婚,那对不起,我会再次找到你的。”

    李华根本没有反驳的权利和理由,她吓得也说不出反驳的话。

    等到她恍恍惚惚回过神的时候,猫胎人早已离开了,什么都没留下,只是帮她解开了绳索。

    最后,她还是通过步行的方式走回市区,又拦车回去的。

    那晚简直是一个令她终生难忘的夜晚,她根本不敢报警,因为害怕自己的秘密曝光,更害怕自己因此坐牢。

    再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华心惊胆战的过着每一天。

    脑海的记忆停止,李华再次回到这个肮脏凌乱的小屋,害怕的说道:“你不是跟我打赌,说只要我老公在不知道我秘密的情况下,还能信任我,不和我离婚,你就不会对我怎么样吗,你出尔反尔!”

    听到这话,猫胎人哈哈大笑起来,舔了舔嘴唇,淡然说道:“别担心,我现在暂时不会对你怎么样,不过我觉得咱们之间的游戏还不够刺激,或者说,这游戏对你来说,太简单了,我想增加一点游戏难度,把最终的选择权交给赵辉赵医生。”

    “你……你什么意思?”李华心中生起了极度不妙的预感。

    这个猫胎人给她十分阴冷的感觉,关于猫胎人的新闻她也没少听过,对方就是个十足心理变态,或者说完全是个神经病,居然将猫塞进女人的阴户,从而杀死对方,却给自己扣上正义的帽子,说是替天行道,这样的恐怖分子,无论和他做什么游戏,恐怕自己都没好下场。

    “呵呵,这个呢……需要你好好配合一下。”猫胎人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李华面色骤变:“不要,你不能这么做!”

    “你害怕了,是因为你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吗,你害怕赵辉不信任你对不对?如果真的如此的话,你们夫妻二人也不配得到真正的幸福,你说是吗?”猫胎人咧嘴笑了起来。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我老公是好人,我不做这个游戏,你要杀就杀我好了,一切都是我的错,这跟赵辉没有任何关系!”李华急的都快哭了。

    “真没想到,到了这时候你居然还想着赵医生,看来你对他的感情不假。呵呵,差点真让我认为这时间有真正的爱情呢!”猫胎人微微笑道:“不跟你多说了,你先睡一会,我要出去一趟,办正事。”

    说完,猫胎人手里多了一块湿毛巾,起身来到李华的面前,在李华惊恐而愤怒的神色中,捂住了她的嘴。

    李华想要叫救命却为时已晚,几秒钟后她再次晕了过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