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贵发被抓了,警察在他屋里不仅发现了大量的涩情道具,还从他的笔记本中找到很多视频。看视频的内容。多是偷窥别人在阳台上晾衣服。或透过窗子看别人在换衣服,还有一些男欢女爱的视频,都是透过窗户偷窥拍到的。

    显然。走廊上那架望远镜不是用来看星星的,分明就是陈贵发偷窥的道具。

    最关键的是。陈贵发厨房还砌了一面很厚的墙。没有贴瓷砖,看上去十分古怪。

    警察觉得可疑。把墙砸了,没想到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墙里面居然有一具尸骨。

    尸骨立即被挖出来由发现进行检查,发现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女尸骨。死亡时间大概在两年以前。

    警察通过陈贵发笔记本电脑的所有视频进行调查。最终发现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相关视频,都是被捆绑调教的。

    拍摄手法很高明,从没露出男人的脸或相貌。不过这些视频无疑在陈贵发家里拍摄的。

    通过视频上的内容,警察有理由判断。视频上的少女就是被陈贵发杀害的少女。

    很快,少女的身份被调查出来。是本市郊区一户农村人家的女儿,两年前失踪。至今没找到踪影。

    陈贵发被判杀人罪和绑架妇女强/奸未遂罪,数罪并罚。执行枪决。

    被救后的张琴告诉了警察一切,因为她也没法隐瞒。陈贵发的电脑有她很多视频。

    而且在后续的半个月中,张琴也从警察那里得知了陈贵发的杀人事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心里庆幸而后怕。

    如果陈贵发真的将自己囚禁起来,恐怕也会玩腻之后将自己杀害。

    李华的视频出处也弄清楚了,因为视频在阳台上拍的,张琴发现就是陈贵发对面的楼栋,和他家同一层的阳台。

    视频是陈贵发无意间偷拍到的,而里面的男人也正是当年贩/毒集团的老大高原。

    不过张琴也算想明白了,只要两个人真正相爱,即便视频没查清楚又如何,这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她心里衷心祝愿,李华和赵辉能够永远幸福。

    后来,张琴请快递小哥吃了顿饭,答谢他的恩情。

    聊天中得知,快递小哥叫卓风,今年二十五岁,长的比较帅气高大,至今单身。

    虽然他和张琴相差好几岁,但是二人发现彼此非常聊得来。

    张琴请他吃饭后二人便交换了电话号码和**。

    张琴闲暇之余,会主动找卓风聊天,卓风也会热情回应。

    很快,张琴得知了长相帅气英武的外卖小哥为什么至今单身的原因。

    原来他性格比较内向,不会说话。而且家里穷,根本没钱买房买车,在现在这个现实的社会,只有单身的命运。

    在一次次的接触中,张琴发现他不仅勇敢善良,乐于助人,还会定期进行鲜血,还不时去孤儿院当义工。

    如此善良勇敢的男孩慢慢的走进张琴的心灵。

    张琴开始主动约他,大男孩卓风很高兴。

    那天,她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卓风,卓风非常同情,忍不住拉住了张琴的手。

    终于,二人恋爱了,非常恩爱。

    一年后,二人打算结婚,尽管这个举动遭到卓风父母的强烈反对,毕竟张琴结过一次婚,而且有着不堪的过往。

    但是卓风却义无反顾的要娶她回家。

    最终父母无奈,也只得答应下来。

    二人的婚礼在五月一号进行,张琴提前给赵辉和李华发了请帖。

    这一年中她和赵辉夫妇从没断过联系,因为三人的关系非常好。

    得知张琴要结婚,李华和赵辉也非常高兴。

    李华通过**和她语音聊天聊了一晚上。

    聊累了,张琴脱衣去洗澡。

    卓风趁机溜进浴室,从后面一把搂住了她。

    二人在浴室缠绵,热水浇灌二人的身体,彼此尽情展现对对方的爱意。

    结婚当日,卓风穿着新郎官的西装,显得帅气逼人。

    他坐在婚车中,极为激动的去张琴家迎娶自己的妻子。

    一个小时后,卓风如愿接到了妻子张琴,不过为此付出了不少代价,散了很多烟,还发了二十多个红包,在从张琴娘家人手中接到了张琴。

    而李华作为伴郎,也在婚车之中。

    婚礼车队赶赴酒店,时间刚刚好。

    司仪宣布二人成为夫妻,交换戒指,对彼此父母行过大礼后,婚宴正式开始。

    新郎新娘一桌桌的敬酒,敬到赵辉这一桌。

    赵辉站起来笑道:“卓风,张琴,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张琴看了一眼赵辉,心情有些复杂,连声道谢。

    一桌子人正要举杯喝酒,突兀的枪声突然响起。

    砰!

    枪声震耳欲聋,打在天花板上,碎渣四溅。

    客人们惊叫起来,四散而逃。

    黑暗中一个身穿西装的汉子锁定了张琴,随即又开了一枪。

    枪声再次响起,卓风却于前一秒抱住了张琴,用后背踢张琴挡住了子弹。

    卓风身体在颤抖,嘴角流出了鲜血,张琴吓得哭了出来:“阿风,你不要吓我,你怎么样了?”

    “别……别管我,在……在那里!”

    他手指向一个方向,一个黑影正迅速随人群往酒店外溜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