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关十一在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为真正的杀手。

    除了会偶尔接单之外,关十一在平常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名普通的装卸工。

    他有个妹妹。叫关小雨。今年才十六岁。

    记得他七岁那年。父母外出双双车祸,刚满一周岁的妹妹和父母一起也难逃灾难,索性被父母拼死护住。虽然经医院抢救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双眼却失明了。

    当时的关十一看着面前父母的尸体。哭的昏死过去。

    他和父母从外地来余庆。根本没有亲戚朋友。

    他和眼睛失明的妹妹在孤儿院待了三年,然后便毅然带着妹妹离开了。

    虽然院长很善良。不过其他小朋友却经常欺负他,还骂他妹妹是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父母。

    关十一和骂他妹妹的男孩打了一架。

    尽管对方比他高出一个头。而且壮实不少。但愤怒的关十一却像一头猛兽。将其扑倒在地,拳头如暴风雨一般,打在对方脸上。

    当孤儿院工作人员赶到将其分开的时候。男孩已经死了。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那年他才10岁。

    因为都是孤儿。而且关十一年纪还小,并没有被追讨法律责任。

    但是所有的人都不再喜欢他。连院长也是,小朋友们甚至见到他都会吓得躲避起来。

    于是关十一下定了决心。带着只有四岁的妹妹离开了孤儿院。

    弟妹二人在余庆市飘荡,无家可归。

    起先是乞讨。因为兄妹俩年纪小,妹妹眼睛失明。总会得到好心人施舍钱财。

    不过渐渐的,大街上看到这对兄妹的次数多了,便麻木了。

    关十一这个时候已经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成熟和稳重。

    他找了个破袋子,开启了捡垃圾的生涯。

    兄妹俩生活在废旧的垃圾房中,冬寒夏热,万分煎熬。

    有一次,关十一捡垃圾还被一个中年拾荒者打了一耳光,骂他杂种,说抢他的饭碗。

    关十一虽然只有十岁,但个子已经很高了,即便瘦的如同麻杆一般,也扑上去和对方拼命。

    不过小小的年纪,哪里是拾荒者的对手,被对方打的遍体鳞伤。

    最后,躺在地上的关十一无意间摸到一块石头,突然跳起来,就将石头砸向了对方。

    拾荒者头破血流,倒了下去。

    关十一拖着满身是伤的身体,回到了住处,三面透风的垃圾房中。

    他从腰间拿出用报纸包裹住的一个肉包,肉包是回来的路上买的,还热乎乎,递给妹妹道:“小雨,快吃吧。”

    “哥哥,你吃过没?”小雨看不到,并不知道哥哥受了伤。

    “我早就吃过了,你吃吧。”关十一说道,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叫了起来。

    小雨笑着说道:“哥哥骗人,你没吃,我们一起吃吧。”

    小雨才四岁,但却也显得非常懂事。

    兄妹俩在寒风倾泻的垃圾房分了一个包子,吃的津津有味。

    关十一心里暗暗发誓,长大一定要将妹妹的眼睛治好,让她过上好日子。

    一晃十年过去,关十一二十岁,妹妹也出落成一个小美人了。

    不过大大的美眸却一片灰暗,如同死水一般。

    关十一长得很壮,在港口搬东西,当装卸工,妹妹负责做饭洗衣服,操持家务。

    二人在垃圾场边搭了个房子,这些年风吹雨打,缝缝补补,倒也过的安稳。

    那天他忙了一天,晚上9点多才回去。

    为了省钱,关十一从不坐公交车,都是花两个小时的时间跑步来回。

    迎着海风,感受着夜晚的宁静,关十一感受十分舒畅。

    目光下意识的扫视,却发现沙滩上几个满脸横肉的莽汉在欺负一个女孩子。

    一个光头抓着女孩子的头发,将她往水里按。

    女孩喝了不少水,拼命挣扎,光头把她扔在沙滩上,几个混混狞笑着上前,去扒女孩的衣服。

    关十一虽然没读过书,却善恶分明,满腔的正气忍耐不住了,他朝几个莽汉扑了过去。

    在众人没反应过来之时,跳起来在光头后脑勺来了一拳。

    关十一常年卸货,身体的力量非常人能比,这一拳就把光头打倒在地,惨叫着挣扎。

    其他几个混混反应过来,勃然大怒,朝他扑了过来。

    关十一低头迅速躲过一人的拳头,转而一拳击中眼前一人的面部。

    那人仰天倒地,满脸是血,直接晕死过去。

    关十一的拳头如同铁锤一般,即便几个莽汉魁梧高大,也根本扛不住。

    虽然也挨了几下,不过关十一还是顺利的将对方完全击溃。

    都倒在地上惨叫。

    这时他却发现女孩已经离开了沙滩,正往远处的公路慢慢走去。

    关十一追了上去,问道:“姑娘,你没事吧?”

    “没事,谢谢你了。”女孩嘴角带着血丝,头发湿漉漉的,非常凌乱,却掩盖不了她美丽的面容。

    她回应的话很冷淡,仿佛刚才救她的并不是关十一一般。

    “你去哪?”这么晚的天,关十一担心女孩再次遭遇危险,关切的追问。

    “回家。”女孩一边走一边简单的说道。

    关十一跟着她问道:“他们为什么欺负你?”

    “我欠了高利贷,他们几个是高利贷公司的,来讨债,我没钱还,他们把我拖到这里,逼迫我还钱。”女孩停下脚步,看了关十一一眼说道。

    “你欠了多少钱?”关十一又问。

    女孩皱了皱秀眉:“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关十一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和漂亮女孩说这么多话,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脸一红便闭上了嘴巴。

    女孩继续往前走,关十一在身后跟着。

    “我已经说谢谢了,你干嘛总跟着我?”女孩回头不耐烦道。

    “大晚上,你一个女孩有危险,我保护你回家。”关十一说道。

    女孩愣了一下,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关十一一番,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关十一。”

    女孩眼珠子转了转,问道:“以后我还会被高利贷的人欺负,你可以保护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孩美丽的面容,关十一总会有一总怦然心动的感觉。

    虽然他没读过书,但也能想到,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好,我保护你!”关十一犹豫了两秒钟,便一口答应下来。

    “关十一,那你送我回家吧。”女孩笑了起来。

    这一笑更是让关十一痴迷不已。

    二人沿着环海公路走了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辆出租车。

    女孩招呼关十一一起上车。

    关十一第一次坐出租车,有些不好意思:“算……算了吧。我跟在车子后面跑就行了。”

    听到这话的女孩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你还真是个奇葩,你不是要保护我吗,别磨蹭了,上车吧!”

    女孩拉住关十一的手,将他拉上车。

    虽然上车后,女孩就松开了手,但是关十一却感受到无比美妙柔软的感觉,和跟妹妹牵手的感受完全不一样。

    四十分钟后,女孩到了住处。

    车子停在小区楼下,二人下车,出租车离开了。

    “我家就住在这里,关十一,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以后有事打你电话。”

    “我没电话。”关十一如实回答。

    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关十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没有电话?”

    “我舍不得买,不过我明天就去买一个,把电话号码告诉你。”

    “那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吧。”女孩从包里拿出一支水笔在关十一手中写下了手机号码,并且说道:“还有,我叫徐丽,记住了。”

    关十一笑着用力点头。

    回家的路上,关十一十分兴奋,不时看看手里的号码,又闻闻自己的手,这是被徐丽刚才在上车时牵过的手,到现在似乎仍然留有余香。

    关十一回来晚了,妹妹一直在家等他回来,问道:“哥,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呀?”

    “今天的货比较多,就忙到现在。”关十一不好意思说,便撒了个谎。

    “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关小雨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哥哥的喜怒哀乐。

    “没有,哪里有。”关十一急忙反驳,“我去洗个澡。”

    他生怕妹妹发现什么,灰溜溜的溜了,在外面的水龙头下冲了把冷水澡。

    第二天,关十一就买了两部老年人手机,充值加手机,一共花了五百块。

    工作之余,摆弄了大半天,才学会操作技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