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长得还挺漂亮。”关十一说道。

    “怎么,你看上她了?”徐丽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瞪着关十一。

    “怎么会。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美的。”关十一笑道。

    “这还差不多。”徐丽笑了。

    二人蒙上被子。又是一番云雨。

    晚上,关十一回去,还没进门。他就闻到了血腥味。

    关十一的鼻子一向敏锐,不禁皱了皱眉。难道妹妹晚饭杀鸡了?

    可他根本没买鸡回来啊。

    关十一心里顿时生起一股不妙的预感。推门而入,叫了一声:“小雨!”

    灯是关着的。整个屋子显得漆黑。

    血腥味越发的浓烈,他心中一跳,顺手打开了灯。

    灯打开的一刹那。他浑身不由一震。

    地上一滩血迹。练成一条线,一直拖到妹妹的床边。

    床上的关小雨一动不动,身上一丝不挂。床上到处都是血。

    有东西在被子里蠕动,伴随着呜咽的猫叫。

    瞬间。关十一双眼血红,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一步步走到床边,猛地掀开被子。

    一只身上带血的小猫“喵”的叫了一声。跳下了床,一溜烟逃出去了。

    惨不忍睹的场景让关十一忍住眼泪流了下来。一把将妹妹抱起,哭着说道:“小雨。你别吓哥哥,你快醒醒!”

    小雨躺在关十一的怀中一动不动。

    关十一仰天长啸,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声。

    声音在夜色中远远传开,偏僻的垃圾场,没有惊起半点动静。

    抱着冰凉的尸体一直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关十一才稍微回过神来。

    随后,他看到了床头边一张血书。

    “小子,找到你家真是不容易,上次我以为是警察,不过总算让我查清楚了。你想杀我,没问题,来啊!看看究竟谁厉害,今天就拿你妹妹开刀,下次便轮到你,有本事的话就来找我,看看谁能活到最后。—猫胎人!”

    关十一一把抓起血书,咬牙切齿将其撕烂,心里默默发誓。

    “不杀猫胎人,誓不罢休!”

    他并没有报警,因为自己同样有命案在身。

    趁着天蒙蒙亮,他给妹妹穿上衣服,为她擦干净脸上的血,背着妹妹的尸体到垃圾场后面,带了一把铁锹,挖了一个坑,将妹妹给埋了。

    随后,他跪在妹妹坟前,眼泪又忍不住落了下来。

    妹妹和她相依为命这些年,妹妹一岁时候眼睛就瞎了,没有读过书,从来没有一天过过好日子。

    跟他住垃圾场,跟他一起吃剩饭剩菜,为关十一做饭洗衣。

    他从小心里就有个愿望,希望能治好妹妹的眼睛,赚很多钱和她一起过上好日子。

    妹妹才十四岁,便被恶魔所杀,她死的时候一定恐惧无比。

    想到这里,关十一紧紧握住了拳头,一拳捶在地上。

    草地被他打出一个拳坑,骨头发出了脆响,他却浑然不觉。

    “妹妹,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杀了猫胎人!”

    没有时间伤心,关十一将悲伤转化为仇恨,随后的日子,天天寻找猫胎人的下落。

    然而猫胎人居然像人间蒸发一样,搜遍整个余庆市也找不到对方。

    徐丽给他打来了电话问他最近怎么没跟自己联系,是不是很忙。

    “嗯,有点忙。”关十一坐在一家商场门口,啃着早上买的冷馒头,回答道。

    “忙到电话都不肯跟我打吗,晚上能不能一起吃个饭?”

    关十一想了想,说道:“好,我也正好有事跟你说。”

    晚上二人约好在一家火锅店见面。

    徐丽见到关十一,发现他脸上没有任何笑容,脸色也显得很憔悴,忍不住问道:“十一,你到底怎么了?”

    “饿了吧,先吃东西,我请客。”关十一说道。

    二人点了火锅,边吃边聊。

    徐丽越发觉得有些奇怪,以前关十一见到自己总是非常开心,今天脸色却十分沉寂,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终于,关十一开口了:“我妹妹死了。”

    “啊?”徐丽一惊,手里的筷子都没抓住,落在桌上。

    “什……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告诉我你妹妹才14岁吗,怎么可能……”

    “她是被猫胎人所杀。”关十一咬着牙回答。

    徐丽娇躯一颤:“猫胎人!他怎么会盯上你妹妹?”

    “是我害了小雨。”关十一眼睛红了,随即将自己做杀手的事,以及跟猫胎人之间的恩怨告诉了徐丽。

    徐丽听的目瞪口呆,看着关十一久久不语。

    关十一说完也沉默了,一脸的痛苦和自责。

    过了好一会,徐丽才问道:“你说你在虎爷手下做事,他才肯免去我的债务,原来所谓的做事就让你做这个,与其这样我宁愿去卖,我两年内还是可以还清债务的,十一,为了我你付出这么多你值得吗,我就是一只鸡,一个表子,你干嘛要为我做这些啊!”

    说着,徐丽忍不住哭了起来。

    关十一将徐丽一把紧紧搂住,说道:“不,在我眼中,你就是个完美的女人,我喜欢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喜欢。”

    徐丽猛然抬起头,说道:“十一,你放弃这个工作好不好?我也不当陪酒小姐,只要我们在一起,哪怕吃再多的哭,只要我们都没事,就是最幸福的事,答应我,好不好?”

    “对不起,丽丽。等我杀了猫胎人,我一定会金盆洗手!”关十一斩钉截铁的说道。

    徐丽不再说话了,她心里很清楚,关十一认准的事就连她也无法改变。

    二人吃过饭,关十一在徐丽的出租屋住了一夜。

    今晚什么也没发生,二人搂抱在一起睡觉,但心里却想的都是各自的事。

    第二天,关十一接到了虎爷的电话。

    “查到猫胎人的踪迹了,他现在在青州。”虎爷说道。

    关十一听了心中一喜,随即疑惑道:“他去青州做什么,难道是怕自己被抓,已经赶着逃跑了?”

    “这种变态的偏执狂,根本不会把自己的安危太当一回事,谁知道去青州做什么呢。他前几天在一家酒吧出现过。我给你地址,你去追查,相信很快会找到这家伙的。”

    “好的。”

    “对了,你妹妹的事,我听说了,在这里我要向你表示一声道歉。是因为这个任务,才导致你妹妹因此牺牲。”虎爷内疚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妹妹的事?”关十一疑惑道。

    “早上,你女朋友给我打了电话,她求我给你自由。这个任务做完,无论你还干不干,我都尊重你的选择,绝不阻拦你,待会,我叫人送十万块钱过去,虽然钱不多,也表示一点心意,希望你不要太难过。”虎爷说道。

    “谢谢虎爷。”关十一心里生起一丝感动。

    当天,他收到了猫胎人在青州的相关信息,也得到虎爷给他的十万块。

    他去银行把这笔钱存了起来,万一自己有个意外,他可以将钱留给徐丽。

    晚上,关十一去夜色酒吧找徐丽,把银行卡给了她,并说道:“卡密码是你生日,我明天去一趟青州,快的话一个星期就能回来,慢的话要待上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