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我已经把张琴带来了,你别耍花招!”赵辉还记得要尽量拖延时间,怒声道。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对方又挂了电话。

    我通过耳麦告诉了陈兵这条信息。

    “你们上去。我们会随时监控。小李和小张会跟在后面,后续的支援也随后赶到。”陈兵说道。

    “千万不要被绑匪发现,不然我儿子就完了!”赵辉急切的说道。

    “别担心。一定不会被绑匪发现的。”

    随后,赵辉和张琴一起去了绑匪指定的站牌。果然看到一辆黑色的金杯面包车在等着。

    他们走上前。赵辉敲了敲车窗。

    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汉子走了下来,冷冷扫了赵辉和张琴一眼。

    赵辉沉声道:“带我们去见那王八蛋!”

    络腮胡汉子冷笑一声:“把你们的手机,钱包。身上装的任何东西先交出来。暂时由我们保管。”

    赵辉皱了皱眉,和张琴对视一眼。

    张琴有些紧张,赵辉用眼神安慰。随即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和钱包,递了过去。

    张琴也拿出自己的手机和钱包。

    “没有其他东西了。”赵辉说道。

    络腮胡接过二人的东西。眯着眼笑道:“别以为我们这么好糊弄。”

    随即他拿出一根黑色扁平的物件。

    赵辉心中一惊,这东西他认识。是金属探测器,曾经高考的时候监考老师就用金属探测器在每个人身上查过。

    张琴身上并没有追踪器。

    可自己不但有追踪器。而且耳朵上还有耳麦,万一被查出来。恐怕自己儿子性命不保!

    赵辉急的惊出了一身冷汗,张琴也握紧了拳头。紧张的看着他。

    络腮胡子看了二人一眼,指着张琴说道:“你先来!”

    张琴老实的站了出来。

    络腮胡在用金属探测器检查的时候,还不忘在她身上摸两下,吃张琴的豆腐。

    赵辉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张琴检查完就到自己了,现在究竟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路上突然发生了车祸。

    砰的一声,一辆大众汽车一辆电瓶车撞在了一起。

    车子刹车撞在了路边的栏杆,电瓶车摔飞,一直滑到金杯面包车旁,电瓶车司机头戴头盔穿的很厚,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居然没什么事爬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车祸把络腮胡和金杯面包车的人都吓了一跳,目光都集中到相撞的两辆车上。

    随即,大众车上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赶紧跑过去问电瓶车司机:“兄弟,你没事吧?”

    “喂,你会不会开车啊,老子车撞坏了,你说怎么赔!”电瓶车司机不讲理,推了大众车车主一把。

    二人一下子就吵了起来。

    看到这两位司机,赵辉一下子醒悟过来,这两位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着自己一起上车的两位便衣警察,小张和小李。

    他们显然是得到韩队和陈兵的命令,制造了这么一出戏来保护自己。

    不过安排车祸来导演这场戏,也是够拼了。

    赵辉趁着络腮胡和面包车里人愣神的功夫,偷偷从口袋摸出追踪器,装作不经意的抓耳朵,把耳麦给掏了出来,赶紧扔到了路边草坪上。

    索性,他的动作并没有引起络腮胡的注意。

    车祸两位车主吵着报警解决,金杯面包车里人的反应过来,对络腮胡说道:“老三,别墨迹了,查一下如果没有别的东西就赶紧上车!”

    络腮胡点了点头,将张琴推到一边,立即为赵辉进行检查。

    赵辉心里长舒一口气,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两个便衣警察一眼。

    进过检查,并没找到什么东西。

    络腮胡才说道:“跟我上车吧!”

    他把赵辉和张琴推进了车里,然后关上门,坐上副驾。

    面包车立即开走了。

    上了车,赵辉看到车上两人,一个是络腮胡,另一个是司机,司机长得瘦小,贼眉鼠眼,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们这是去哪?”赵辉忍不住问道,没了追踪器和耳麦,他心里也有点没点。

    不过唯一值得放心的是他知道便衣警察正在后面跟踪,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到了地方就知道了。”络腮胡冷笑,随即问道:“二哥,有没有警察跟踪?”

    “暂时没发现。”瘦小汉子回答。

    金杯面包车回到市区,在市区兜了几圈,确定没有警察跟踪后径直开向了郊区。

    两个小时后,他们来到郊区的一个村上。

    沿着一条水泥路一直往村东头开去。

    张琴面色微变:“这是吴军的老家!”

    “吴军老家?”赵辉听了也吓了一跳,“难道是吴军在背后搞鬼?”

    可是吴军一直在坐牢,绑匪怎么可能是吴军?

    可他们带二人来吴军老家做什么。

    这个村子基本已经没人了,都搬到了城里,吴军父母死后,张琴也没有来过这里。

    二人心里充满了疑惑,想不通绑匪带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车子绕到村后,是一片墓地。

    赵辉和张琴越发的不妙,张琴忍不住问道:“你们带我们来这里究竟想做什么!”

    “见了我们老大自然就知道了。”瘦小汉子冷笑。

    说着将车子停了下来。

    络腮胡拿出两条绳子,将赵辉和张琴双手捆起来。

    赵辉还想反抗,络腮胡冷声道:“敢反抗的话就别想见到你儿子!”

    赵辉咬了咬牙,不再挣扎了。

    二人手脚被反绑在身后,被络腮胡推下了车。

    随即,赵辉二人被带进了墓地。

    沿着墓地一直往前走,里面不少墓碑,有些都长满了杂草,无人清理。

    在墓地的尽头,赵辉看到了一个人,身穿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站在一座墓碑前。

    络腮胡叫了一声老大。

    瘦小子汉子走在前面回头对赵辉二人道:“给我快点!”

    络腮胡又推了赵辉一把。

    四人赶到了风衣男子身边。

    风衣男子摘下了墨镜,是个面白无须的男人,大概三十多岁。

    他看到赵辉和张琴,眼中闪烁出一丝寒光,沉声道:“赵辉,张琴,你们终于来了!”

    “你就是绑架我儿子的绑匪,我儿子呢,现在在哪,我要见他!”赵辉愤怒道。

    风衣男子眯着眼笑了起来,走到赵辉面前,突然就是一耳光抽在赵辉脸上,冷冷道:“赵辉,你现在没资格跟我谈条件,还有你个贱人,你们两个都给我跪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