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雷云的父母在他五岁的时候就离异了。

    他一直跟着父亲生活。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读过书,一个字不识。这辈子的希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

    除了每天忙于工作。维持家里的开销。根本没时间管雷云。

    雷云小学就经常和同学打架,只因为那些同学骂他是有娘养没娘教的东西。

    雷云最恨别人提他的娘。

    对于雷云在学校打架,父亲也没什么办法。带回去最多痛打一顿,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甚至女生都不愿意和他说话。怕他出手打人。

    到了高一的时候。雷云还没有什么朋友。

    那时候,他已经有一米八的个子。长相极为魁梧,脸上长满了青春痘,更是没法得到女生的眷顾了。

    不过有个小个子的同学叫陈伟。和他是同桌。

    因为二人家靠的比较近。每天一起上学,放学,放晚自习。

    雷云家里穷。没钱买零食吃,同桌总是带不少好吃的和他分享。让雷云对陈伟有不错的好感。

    有一次,下午最后两节活动课。雷云和陈伟在绿荫场上踢篮球。

    高三五班的老大带着一帮人找雷云的麻烦。

    雷云虽然很能打,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被打的鼻青脸肿,缩在地上爬不起来。

    关键时刻。还是陈伟冲上去阻止了他们,义正言辞道:“你们再打的话我就去告诉老师和教导主任!”

    高三五班的老大这才叫小弟停手。骂了几句脏话离开。

    雷云对陈伟非常感激,被他拉起来后,向他道谢。

    “都是同桌,客气什么。要不要紧,我送你去医务室。”陈伟笑着说道,扶着他上医务室。

    雷云伤的不重,几天就好了。

    可因为陈伟的挺身而出,却被这帮混子学生惦记上了。

    那天晚上上晚自习,雷云一直没看到同桌。

    晚自习值班的老师也很奇怪,因为陈伟没打电话请过假。

    雷云心里十分疑惑,平时同桌根本不可能逃课或者逃晚自习的,除非生病了,才会请假。可陈伟下午的时候还好的很,不可能生病的。

    直到三节晚自习结束,陈伟也没来。

    雷云放晚自习后,给他打了个电话,也没人接。

    带着心里的疑惑,雷云骑上自己的电瓶车回去了。

    没想到在校门口不远处的路边草丛中,他发现了一个浑身是血,昏迷过去的身影。

    雷云愣了一下,他感觉那身影有些熟悉,下意识的停车,去路边将对方扶起。

    当看到昏迷的人正是陈伟的时候把雷云吓了一跳,赶忙打电话给120。

    陈伟在医院醒来,两条腿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就算以后能复原,恐怕也不能跑步和干重活了。

    陈伟体育成绩初中很好,尤其擅长百米短跑。

    前阵子刚结束的校运动会,他在50米、100米和200米短跑中都夺得了第一第二的好成绩。

    他从小的偶像是刘翔和刘易斯,目标是当一名国家运动员。

    听到这个噩耗,陈伟趴在床上大哭一场。

    雷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暗暗发誓替陈伟报仇。

    三天后,罪魁祸首的高三五班老大被开除了。

    当他背着书包灰溜溜离开学校的时候,雷云握着一块板砖躲在校门外等候。

    眼看对方出来,雷云冲上前一砖头就砸在对方头上。

    那家伙哼都没哼一声,头破血流倒在地上。

    雷云扔下砖头就跑了。

    结果高三五班的老大就这么被雷云一砖头砸死了。

    雷云因此被送进少管所。

    在少管所待了三年,雷云心里一直系挂着陈伟。

    他不知道自己对陈伟是朋友之情,还是一些别的感情。

    对于从没接触过女生的雷云来说,一切都是模糊的。

    从少管所出来,雷云踏上了社会,父亲让他去考了驾照,又用家里的积蓄买了一辆二手的尼桑。

    雷云成为一名滴滴车司机。

    每天能接送几个客人全凭他心情,散漫的性格让他一个月也就能挣两三千块。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出来后雷云心里越发想念陈伟。

    他忍不住去陈伟家找他,才知道二人闹矛盾,陈伟高考没考上大学,已经有半年时间没和父亲联系了。

    “叔叔知道陈伟现在在哪吗?”雷云问道。

    “我管那小子死活,从不让我省心!”陈父愤怒道。

    雷云叹了口气,离开陈伟家失望了。

    不过两个月后,有一次送一个客人去夜总会,没想到在夜总会门口看到了陈伟的身影。

    雷云格外激动,立即下车冲了上去。

    当走近之后看到是陈伟,雷云忍不住喊了一声:“陈伟!”

    愣了几秒钟,陈伟认出了雷云,二人来了个熊抱。

    陈伟请雷云进夜总会玩,二人找了个包厢边喝酒边聊天。

    雷云这才得知,和父亲闹翻后陈伟在外面找工作一直找不到,后来听朋友说夜总会工资很高,于是就来了夜总会并当了男公关。

    “雷云,你是没见过那些女人,真是应了一句话,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越有钱的女人这方面的需求越高,如果老公不能给他们,他们就跑来夜总会消费。关键是都是些老妇女,长得还不怎么样,你能想到吗,一个一百八十斤的胖妇女压在你身上娇慎,一晚上给你来个七次,那种感觉当真叫真不如死,现在我碰到女人那地方就浑身起鸡皮疙瘩。”陈伟向雷云倒苦水。

    雷云露出羡慕的神色:“我连女人的手都没牵过,更别说和他们发生关系了。”

    陈伟这时候坐到了雷云身边,手放在他腿上,微笑道:“女人有什么好的,我现在就很讨厌男人。雷云,还记得咱们高一的时候吗,咱们经常一起上学放学……”

    “当然记得,我记得你有一次上课睡着了被老师罚站,结果摔了个狗吃屎……”雷云笑了起来。

    二人回忆起高中的时光,无比的开心。

    陈伟的手却有意无意的往上摸,一直摸到雷云裆部。

    雷云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挪了几下。

    陈伟尴尬的笑笑,没再多说什么。

    雷云站了起来:“我想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嗯,路上小心点。”

    虽然二人在包厢的时候早已交换了电话号码,但随后的一个星期却没再联系过。

    雷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见面会不自主的想陈伟。

    他心里不敢接受这个事实,难道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

    星期一,雷云在上班的时候,和一个同行因为抢一个乘客发生了冲突。

    随后同行叫来了十来号人,把雷云给堵住了。

    雷云被打的半死,还断了一条手臂。

    得知这个消息的陈伟每天都去医院看他。

    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陈伟对雷云悉心照顾,雷云口中不说,心里尤为感动。

    只是没想到,和雷云当初发生同行的那个司机因为被雷云打破了头,居然住进了同一家医院。

    雷云到走廊透风的时候看到对方,二人又发生了冲突。

    陈伟竭力阻止,才拦住二人。

    那同行司机转眼又叫来十多号人,跑到雷云的病房要继续揍他。

    这下雷云忍不住了,即便断了一条手臂,还要跟他们硬刚,一脚就踢中一人,让对方摔了出去。

    两方就这么打了起来,即便陈伟帮忙,两个人也打不过十来号人。

    即便医生和保安阻止,也无济于事,一帮人从病房打到走廊。

    乱战中,陈伟被一个汉子抱了起来,想要把他摔在地上。

    陈伟吓得拼命挣扎,打中汉子的脸。

    汉子仰面摔倒,陈伟“啊”的一声惊叫,刚好从走廊的护栏摔了下去。

    五楼的高度,摔下去粉身碎骨。

    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停止了打斗。

    “陈伟!”满身伤痕的雷云反应过来,扑到了护栏边,却看到地面陈伟的尸体已经积聚了一滩鲜血。

    那一刻,雷云双眼通红,像是一只暴怒的狮子,径直朝罪魁祸首的同行司机扑了过去。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其扑倒在地,仅剩的一只手臂握成拳,对着对方乱捶。

    “别打……别打……”对方被打的惨叫、

    雷云已经失去了理智,拳头如同暴风骤雨一般,不知打了多少拳,他的右拳已经血肉模糊。

    同样的,对方的面部也血肉模糊凹了下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