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三天时间,没发现军军一点踪迹。

    可雷云也被赵辉一刀结果性命,正中心脏。当场死亡。也没了询问的对象。

    现在警方和赵辉夫妇唯一的希望是能够抓住上次偷赵辉钱包的小偷。

    他明显是和雷云等人一伙的。抓到他或许能够从他口中得知军军的下落。

    当然,值得庆幸的是虽然赵母中了枪,因为送医院及时。并没有生命危险,伤势相比张琴的丈夫卓风。还要好轻一点。

    警察全城发布通缉令。捉拿小偷,势必要在最短的时间找到对方。

    确实如同赵辉所说。如果雷云当初真的把军军关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没人找到,他这几天不吃不喝。恐怕坚持不了多久要被饿死。

    连受伤躺在医院的赵母。每次看到赵辉和李华来医院看她,问的最多就是警察有没有找到孙子。

    赵辉安慰母亲别担心,一定会找到的。

    而此时郊区一幢施工到一半的烂尾楼内。二楼的一个幽暗的洗手间,一个小男孩被全身捆绑。躺在那一动不动。

    军军已经有四五天滴水未进,实在撑不住。饿晕了过去。

    当夕阳西下的时候,军军才醒了过来。

    他脸上的泪痕早已风干。这几天惊慌恐惧一直缠绕着他。

    一个幼小的心灵,被绑匪绑架到这里。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已经很不容易了。

    虽然年纪小,很多方面不是很懂事。但这几天的经历却让他明白了许多东西。

    至少,他知道是坏人抓了他,把他扔在这里,不让他和爸爸妈妈见面。

    无论小孩还是大人,都有着求生的本能。

    醒来后的军军小脑袋灵光了许多,一定要逃出去,找到爸爸妈妈,不然自己会饿死在这里。

    眼看天色越来越黑,军军艰难的仰起头往房间外张望,扫视了一圈,他发现外面一堆碎砖之中有一块玻璃碎渣。

    他曾经将杯子摔在地上,捡玻璃的时候割破了手。

    所谓情急生智,军军小脑袋就想到了好主意,咬着牙奋力往房间外滚去。

    等滚到屋外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面色涨红。

    不过他总算抓住了那块玻璃碎渣,被绑着后面的手开始艰难的为自己割绳子,割了半天绳子也没断。

    累的他大口喘气,同时饿的头晕眼花,已经无力为继。

    不过完全可以理解,这么小的孩子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了。

    就在他快撑不住要晕过去的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

    有人上来了。

    “救命,救我……”军军虚弱的喊道。

    然而当对方上楼,他艰难抬头看向对方的时候,却露出了恐惧害怕的神色。

    这人他认识,上次好像在学校门口偷了爸爸的钱包,这个小偷怎么来。

    小偷看到反手被绑住的军军手里拿着玻璃碎渣,绳子也割了个小缺口,不由狞笑道:“你这小鬼还挺聪明的,居然知道自己逃生,现在大哥二哥三哥全死了,幸好大哥之前跟我讲过这里藏了一笔钱,准备完成任务后让我交给那杀手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小鬼,给我滚开!”

    说着,他一脚将军军踢到一边。

    军军疼的哭了起来。

    小偷白了他一眼,没再理会,而是走进了其中一间房。

    不一会,他拎出一个黑包,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

    看到军军还在哭,小偷眼珠子转了转,一把将军军抓了起来,扛在肩上说道:“小鬼,老子带你一起走,去外地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

    军军哭着在小偷身上挣扎,被小偷狠狠打了一拳,打在肚子上。

    君君面容扭曲,加上饥饿的缘故,直接晕了过去。

    烂尾楼门前长满的杂草,再往前就是一条石子路。

    小偷的车子就停在石子路上。

    他将军军扔进了后座,然后开车上路。

    小偷不敢从大路走,因为大路有监控,很可能会暴露自己的行踪。

    想要离开余庆市,车站是不可能了,现在能走的就是水路。

    还好青海好几个渡轮港口就在郊区,小偷心里期待,港口没有被警察封锁。

    半小时后,车子转向了一条水泥路,沿着水泥路一直往青海的方向开。

    哪知道半路却遇到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背上还背着包,显得青春靓丽。

    其中一个女孩就站在路中间,把他的车子拦了下来。

    小偷皱了皱眉,车子停在女孩脚边,距离只有50公分,打开车窗,伸出头怒骂道:“特么的想找死啊,快给我让开!”

    “艹,你还挺横的,以为有个破车了不起呀!要不是我们从青海回来,半路出租车坏了,我们愿意拦你的车呀!给你两百块送我们去市区,干不干呀!”女孩面对小偷一点不怕,反而骂骂咧咧道。

    路边的短发女孩赶紧走上来,拉着同伴的手,低声道:“姗姗,哪有你这么说话的,我们是求人家,我来。”

    她朝小偷露出灿烂的微笑:“叔叔,这里打不到车,您能不能送我们去市区一趟呀,我们会给您车费的,求求您了!”

    小偷车子后座还有个被绑架的小孩呢,自然不可能带两个女孩。

    而且眼前这个叫姗姗的女孩对自己出言不逊,他没一下子撞死对方算是仁至义尽了。

    “快滚快滚,我没时间,还有重要的事!”小偷不耐烦道,说着要发动车子。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姗姗火了,坚决拦在道路中央,不放小偷的车子走,“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张口闭口就骂人,你妈没教你什么叫素质吗?我们可是高中生耶,而且还是两个可爱的美女,送我们一程会死呀!”

    “小贱人,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信不信老子撞死你!”小偷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来呀,谁怕谁呀,今天不撞我,你就不是男人!”姗姗挺起了胸脯,愤怒道。

    “妈的,还真以为我不敢!”小偷气急败坏的打火踩油门。

    短发女孩吓了一跳,赶忙将姗姗拉到一边:“肖姗姗,你疯啦,不要命了吗?”

    随即对小偷说道:“对不起呀,叔叔,您要是有事的话就算了,您先走吧。”

    短发女孩连忙道歉,才让小偷平息怒气。

    “要不是有事在身,我早就冲下来把这小贱人狠狠揍一顿了!”小偷骂道。

    “你特么以为我怕你,下车呀,王八蛋!”肖姗姗怒火难消,忍不住踢了车门一脚。

    短发女孩又是一番劝说,小偷发现这女孩挺彪悍,估计在学校也是混子,懒得理会了,开车就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