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阮萌被她一出声吓了一跳,做贼心虚地骂道:“进来也不敲门,想要吓死谁啊!”

    “非常抱歉,这是给您泡好的咖啡。”易念之说道。

    有一个人在这里盯着,阮萌再怎么舍不得也只能把扇子放回原地,只是收回眼神的时候又不甘心地恨恨瞪了易念之一眼,才抢过咖啡,倏地喝了一口,那咖啡的味道一在口腔里弥漫开,就恶心得她想吐:“啊呸呸呸,这是什么啊?!”

    易念之双手相握放在小腹前,十分礼仪地站着,面不改色道:“咖啡。”

    阮萌仔细闻了闻,越闻越不对,和她平时喝的那些香醇的咖啡完全不一样,她当即怀疑是易念之阳奉阴违:“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总裁是我姐夫,我要喝的咖啡你居然敢拿这种烂货给我!”

    “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咖啡。”易念之垂着眸说,“如果阮小姐你喝不惯,我再重新给你泡一杯就是。”

    易念之不卑不坑的态度让阮萌感觉有些不舒服,总感觉这女人是在故意膈应她,心里不由得想,宋之昀是她姐夫,宋母还在背后力挺她,现在的黑马地产里谁有她后台强硬,这些人看到她应该来巴结她才对,怎么还敢用这幅语气跟她说话?

    再仔细看了看,她发现易念之明眸皓齿清纯动人,更重要的是年纪很轻,要想当宋之昀的秘书,资历很重要,这么年轻的女孩能有什么经验?所以她当即就把易念之确定成走后门的‘小蜜’。

    她虽然和阮软关系不是很好,但是现在阮软象征着他们家的金山银山,如果宋之昀被别人抢走,那受损最大的就是他们家。

    想到这里,阮萌抬手就往易念之脸上扇了一巴掌:“贱人!敢给我喝的是过期的咖啡!别以为我没喝过咖啡,哪里是这个味的?”

    易念之被打了一巴掌,也不生气,眼神往门口瞥了一眼,然后才来回答她的问题:“这是麝香猫咖啡,它的味道就是很这样的。”

    阮萌呸了一声:“一股酸味,跟屎一样。”

    “不巧,它的另一个名字就是猫屎咖啡,原材料是印度尼西亚的一种麝香猫的粪中的提取物。”

    阮萌瞬间瞪圆了眼睛,一把抓住易念之胸前的衣服:“你真给我喝屎?!”抬起手就又要打她,“妈的贱人!”

    然而那一巴掌还没下去,就先被人截住,阮萌愤怒地扭头,想要看看是哪个混蛋敢阻止她,结果一看竟然是宋之昀。

    宋之昀面若寒霜:“你闹够了没有?”

    阮萌脸上神情急转直下,变成了委屈:“姐夫,是她先给我喝猫屎!”

    宋之昀的目光在易念之脸上的巴掌印上停顿了一下,低声说了一句:“你先去忙。”

    易念之的声音沙哑,带着一点哭音:“是的总裁。”

    易念之挪着脚步离开办公室,门打开的一刻,乔稚楚这边也打碎了一个杯子。

    这已经是她早上第二个打碎的杯子了。

    护士晓玲皱了皱眉说:“阮医生,你是不是很累?我看你好像一个早上都很心不在焉,要不休息一下吧。”

    阮软甩甩脑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恍神。”

    “太太累了吧,到休息室休息一下?”

    阮软捏捏鼻梁:“好。”

    她的状态的确不好,别回头给病人看错药就糟了。

    阮软走到是休息室,手机响起,是郑雅秋的号码,她本来是不想听的,只是心里莫名奇妙地多了一个声音在呼喊她,让她还是接听一下,等到她回神,自己已经一手关上房门一手接了电话:“喂?”

    郑雅秋的语调不阴不阳的:“阮软,你是不是真的不想认我们爹妈了?”

    阮萌皱眉:“你又想说什么?”

    “呵,我什么都不想说,就是想告诉你,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你别太横,否则你是会有报应的!”

    说完郑雅秋就挂电话了,阮软握着门把的手紧了紧,心里开始有些不安,就像是即将有什么东西要被抢走一样,她连忙打开门,跑到走廊里左右看了看,这里还是人来人往,没有任何异常。

    晓玲原本是来给她送药的,一看她惶惶不安的样子,担忧道:“阮医生,我看你是真生病了,脸色不大好啊。”

    阮软拍拍脸颊,但仍有些精神不集中。

    “要不然我帮你请假,你回去休息吧。”

    阮软连忙点头:“好,那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

    阮软拎着包马上离开了一样,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就对司机说:“司机,去黑马地产。”

    “好嘞。”

    她突然很想很想到宋之昀身边去,好像只有他能让她惴惴不安的心定下来。

    在车上,阮软掌心满是冷汗,她都不知道自己的不安时候从哪里开的。

    她到了黑马地产,前台小姐认识她,之前宋之昀吩咐过,她来公司不用的预约,可以直接上楼。

    阮软搭乘专属电梯上了顶楼,易念之首先看到她,很意外地喊:“阮小姐,你怎么来了?”

    “之昀在吗?”

    易念之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总裁他……”

    “嗯?”

    易念之眼神有些乱,吞吞吐吐地说:“总、总裁现在有客人,阮小姐你要不等一下再进去吧。”说着她连忙倒了杯水给她,“来,先坐下等一会儿吧。”

    她的迟疑让阮软心头的怀疑又深了一分,她立即转身往总裁办公室而去。 狼性总裁不可以:

    易念之立即坐上来想要拦住她:“阮小姐!阮小姐,先等一下,总裁他在忙!”

    “阮小姐!”

    阮软什么都不管不顾,推开挡路的易念之,直接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

    宋之昀的办公室她来过无数次,对这里的每一寸都熟悉无比,但今天这里面,却多了一个不速之客……阮萌。

    而且,是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明显不属于她的白衬衫。

    那件白衬衫是男人的,让她一个娇小的女生穿能盖住臀部,于是她就裸露着一双白嫩嫩的腿,半坐在送至一的办公桌上,带着笑看着她:“姐姐?”

    阮软被这一幕轰炸得脑子一白:“你为什么会在这?”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