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阮萌,把妈带回去休息。”郑雅秋的情绪太不稳定,阮软记得她有高血压,担心她太激动,身体会吃不消。

    阮萌平时和她虽然不对盘,但也知道分场合,这种时候她不敢惹事,连忙扶起郑雅秋,边劝安慰边扶着她回家。

    宋之昀抿唇:“监控录像没拍到什么吗?”

    “那个地方是老城区,人流量很小,安的监控不多,唯一一个监控只是拍到的是这样的画面。”警察把一张照片给他看,照片总只有一个身穿黑衣黑裤戴着口罩和帽子,甚至分不清男女的影子。

    警察说:“死者的死状太惨烈,再加上这个可疑人物,我们怀疑这是一起是蓄意谋杀?”

    宋之昀拧眉,将照片还给警察,问阮软:“你对你哥的交际圈有什么了解吗?”

    阮软摇摇头,实话实说:“我大清楚,他和我的关系一直都很一般,要问这个我妹应该知道。”

    警察道:“刚才阮小姐已经说了,死者很早就辍学,没外出工作,平时都跟一些朋友在一起泡吧打游戏,也因为性子的关系,得罪的人非常多。”

    阮软皱眉:“所以也不知道是谁有可能做这种事?”

    警察叹气:“都还在调查中,也希望你们家属尽量配合。”

    阮软点头:“应该的。”

    但连肇事车辆都不知道是什么,想要找凶手,恐怕没那么容易。

    易念之今天心情特别好,甚至主动留下来帮同事加班,文森都笑问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怎么一脸春光灿烂。

    易念之俏皮地眨眨眼:“昨晚买彩票,中了头等奖。”

    “真的假的,要真的那可必须要请客。”

    “哈哈,请啊,下班了我请你吃麻辣烫。”

    文森抗议:“都是中头等奖的人,只吃麻辣烫会不会太小气了?”

    易念之仔细想了想:“勉为其难再给你加一份烤鸡翅吧。”

    “以前都没发现你竟然是这么小气的人。”文森痛心疾首。

    易念之笑得直不起腰:“那你还走不走?”

    文森道:“当然走,为什么不走。”

    两人结伴下班后,就去吃了麻辣烫,文森真好奇她到底是遇到什么喜事了,一整天笑个不停,吃饭的时候再多问了一句,她神秘兮兮地说:“我一直很讨厌一个人,刚得知,他死了。”

    文森抖了抖,压根没相信她的话,在他们同事们的眼里,易念之一直都是个特别软萌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因为讨厌的人死了高兴成这样,太丧心病狂了。

    易念之也没再说,边吃边看用手机看新闻,可能是因为阮益辉的死状太惨烈,几家媒体都报道了,她看到这些的新闻,笑的更欢。

    吃完了饭,文森送易念之回家,她上楼时接到了一个电话,刚接通那边的人就厉声质问:“阮益辉死了,是不是你干的?”

    易念之声音立即拔高,万分不可思议的反应:“阮益辉死了?!”

    苏慎眯起眼睛:“你不知道?”

    易念之唱作俱佳地演上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你怀疑是我做的……怎么可能是我!不是我!”

    苏慎并没有证据,也不太了解易念之的为人,一时分辨不清她说的话是真是假,声音沉了下来:“你不知道最好,如果人是你杀的,我一定不会姑息你。”

    易念之万分不可思议的语气:“你怎么会认为人是我杀的呢!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苏慎静了静,把电话挂断了。

    易念之轻呼出口气,删除了和苏慎的通话记录。

    阮软精疲力竭回到别墅的时候,宋之昀正在客厅里看新闻,屏幕上播放着阮益辉那件惨绝人寰的谋杀案。

    “怎么样了?”

    阮软脱掉外套披在沙发扶手上,直接躺在了他的腿上:“还能是怎么样?她还是一直哭。”阮益辉的离世对郑雅秋的打击很大,她一时无法接受,情绪很不稳定。

    阮软抓着他胸前的扣子把玩:“这几天我要回去陪她,可能就不在家里过夜了。”

    “嗯。”宋之昀是理解的,抚着她的头发说,“警察局那边我会盯着,那边你不用吵醒。”

    阮软叹了口气:“我实在想不明白,我大哥到底和谁有血海深仇?”能用这种办法杀死他,必定是有着不能化解的仇恨,否则对方不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去谋杀。

    “我安排了人查他的人际关系,再过两天应该会有线索。”

    阮软顿了顿,往他的怀里缩了缩:“之昀,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发现了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介意以前的事。”

    宋之昀扶着她的身体起来,和她平视。

    阮软声音闷闷的:“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但出了我大哥这件事后,我才知道,在生死面前,很多东西都微不足道。我看不得她哭成那个样子,我也心疼我大哥年纪轻轻就失去生命……”

    “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宋之昀平和道,“血脉相连的至亲,无论怎么断都不可能断干净。”

    “可是,我也没办法完全不介意他们对我的绝情。”

    宋之昀笑了笑:“那就折中,当成一般亲戚那样的来往,逢年过节我陪你回去看看他们,这样好不好?”

    阮软靠入他怀里:“嗯,听你的。”

    在阮益辉事件发酵的同时,苏氏也对黑马展开了攻势,一切如宋之昀他们之前说预料,他们无法从大股东里拿到股份,就转而收购股民的股票,不惜抬高市场价,在金钱的驱使下,已经有一些股民选择出让,以至于黑马的股票连续好几天都涨停。

    阮软抽空看了眼一路飘红的股市,心里多少有点惴惴不安,虽然宋之昀总是胜券在握,但苏氏这次真是在绝杀啊……

    收购要约进入倒数三天,苏氏高调宣布他们已经掌握黑马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也就是说,他们距离控制黑马又近了一步,如果他们能在三天内再拿下黑马百分之十的股份,那么黑马就会成为苏氏的控股公司。

    事件一下子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