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凌晨五点钟,阮软感觉有人正轻轻摇晃着自己,她睡眼惺忪地睁开眼,就见宋之昀的半张脸隐在黑暗中,看不太清楚表情。

    “怎么了?”

    “苏慎醒了。”宋之昀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阮软却因为震惊,没有注意到他这个细微的变化,忙不迭地下床,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和宋之昀一起赶去医院。

    通知他们苏慎已经醒了的电话是流苏打来的,她说其他人都因为熬不住回去休息了,现在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让他们赶快过去,免得天亮了碰上苏家人。

    医院晚上是不允许病人家属探望的,宋之昀花了一番功夫打点,这才顺利带阮软到了重症监护室。

    阮软脚步不停,快速走到病房门口:“苏苏。”

    流苏已经等在门口,见她过来,连忙把自己身上的无菌服脱下来给她。

    阮软一边穿一边问:“他醒了,那应该是手术顺利吧?他没有生命危险了吧?”

    “还要观察三天。”流苏最后给她戴上手套,推着她的身体进去,“你进去跟他说说话吧,他……刚才在喊你的名字。”

    病房的门一关闭,流苏脚下就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宋之昀及时伸手一扶,稳住了她的身体,顺带把她扶着坐在椅子上。

    流苏含糊地说了谢谢,然后就把自己的脸埋在了掌心,她的肚子已经有四个多月了,圆滚滚的,把她的身材衬得越发娇小。

    宋之昀沉默地看着她,再将目光移到病房,脑海中闪过自己在电脑上看到的东西,垂在身侧的拳头微微捏紧。

    阮软走过去的时候,苏慎是闭着眼睛的,脸色惨白,带着氧气罩,旁边的心电监护仪曲线弧度不大,仿佛随时可能趋于直线。

    她心尖颤了颤,不敢太大声:“苏慎……”

    苏慎睁开了眼,原本清新明亮的眼眸此刻变得有些涣散,但还是很准确地锁定住了床头的人,声音沙哑:“软软……”

    阮软不敢去碰触他的身体。

    现在的苏慎,像极了当年的她。

    当年她也是这样,在重症监护室倒数着自己的死亡日期,她看到这个样子的苏慎,油然而生一种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她无法抑制地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为什么你的心脏会……”

    “本来可以瞒一辈子的,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苏慎的表现很漫不经心,淡淡地笑着,仿佛不是在说一件省市有关的事情,“你不要有负担,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你知道,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

    阮软眼泪决堤,再也忍不住握紧了他的手:“你怎么那么傻!”

    “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最爱你的人,不是宋之昀。”苏慎笑了,笑得有些得意,就好像小孩子终于抢赢了一次玩具,“在这件事上,我赢了他一回。虽然我知道,他也能为你做,但是这件事我先做,他没机会了。”

    阮软眼眶涩疼。

    苏慎深深地凝望着这个他曾用生命去爱过的女孩,她此刻满是愧疚和痛苦的模样,只让他觉得被捅了一刀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可是你这样,我要怎么还你的恩情?”阮软哑着声问。苏慎闭上了眼,他呼吸时呼出的热气把氧气罩熏得朦胧:“我说了,我是心甘情愿,不需要你还。”

    他敛了笑意,停顿了少顷,再开口:“而且,我也对不起你。”

    他低下头,自嘲一笑:“软软,我可能这次真的不行了,有些话,我想对你说。”

    “软软,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我向你道歉。”

    “你的孩子,不是宋之昀拿掉的,其实是……”

    阮软截断了他的话:“是你,对吗?”

    苏慎转过头,眼底闪过诧异,但终究是归于平静。生死面前,这些都不重要了,他重提此事,只是欠她一句:“对不起。”

    阮软捂住了嘴巴,无声落泪。

    苏慎语速很慢,麻醉过去后,心口的疼痛让他说一句话都很费力,以至于他无法把话说得很贯通,断断续续,停顿了很多次。

    “和你的生命比起来,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你忘记布兰科医生说的话了吗?你现在的身体,不合适孕育孩子,我怕你知道后,会心软,会、会为了宋之昀选择生下孩子,所以我才擅自替你做主……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以为是他……让你痛苦了……”

    阮软在知道孩子是被他害死的一刻,已经想通这一点了。

    按说她应该恨他的,恨他怎么能自作主张,恨他谋杀了她的孩子,可是,这个男人,做的所有事情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能让她活着啊。

    他怕她在自己和孩子之间选择留下孩子,他怕她做了傻事,他是为了保全她才狠心替她做决定,这样的他,她到底应该怎么恨?

    拿掉孩子,是对她的私心。

    嫁祸宋之昀,是他对自己的私心。

    苏慎说得很艰难,一度喘不上气,阮软怕他情绪过于激动,连忙道:“别说了,我接受你的道歉,原谅你了,你放松一点。”

    “就、就这么简单就原谅我了?是因为我好不了……你不想我带着负担上路吧?”苏慎轻轻地笑了,但是眼角却泛起了湿润。

    阮软摇着头,眼眶已经通红了:“我去找布兰科医生,让他帮你治。”

    “不行的,他救不了我了,这次不一样。”

    “一定可以!他一定能救你!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阮软毫不犹豫跑出监护室,直接跑到窗边打电话。

    她一定要救苏慎!

    她一定要救苏慎!

    那怕是把当初他对她做的事情再做一遍,她也一定要救他!

    苏慎看着门口,阮软走后,哪里出现了一个脚步犹豫的身影。

    他轻轻地喊:“苏苏……过来。”

    ……

    与此同时,宋之昀接到了张叔的电话。

    “少爷,已经再到那个下药的女孩了。”

    “嗯。”宋之昀的目光只落在窗口那个焦急打电话的人身上。

    张叔再次说;“刚才警局那边来电话,说找到阮益辉的女朋友了。”

    “嗯。”

    张叔吸了口气:“您可能想不到,她们竟然是同一个人。”

    “而且是我们公司的人。”

下一章          上一章